Blog

10月 21, 2018

s2154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154
写信日期:1993-09-06
写信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元氏县
受害日期:1944-08
受害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元氏县
写信人:毕增武
受害人:毕二庆(毕增武的父亲)
类别:劳工(SL)
细节:1944年8月底9月初的时候日寇来到了我县抓苦力,我父亲被强行抓走后关在大木笼里,每天吃不饱,没有棉衣棉被还经常挨打挨骂,有的人病了看管劳工的日本人就把病的人扔到海里。我父亲一路乞讨当年腊月返回家中没几天就离开了人世。父亲被抓后我们一家生活非常艰难是日本害得我家破人亡,我有权利有义务向日本国要会赔偿。

 

童先生:
  您好!
  您我本不相识,但最近从一位老乡哪里了解到:经您与日本驻华大使馆政治处联系和交涉,日方对几个在侵华战争期间被抓劳工的家庭给予了经济补偿,为此,我把我父亲毕二庆被抓至死的经过呈送与您,请您们多多费心与日方交涉力争使他们给一些经济赔偿。
  祝您工作顺利、万事如意、健康长寿!
  致

元氏县南佐镇长村村 毕增武
元氏县南佐镇长村村村民委员会(村委章)
1993年9月6日

政治处负责先生:
  我叫毕增武,系河北省元氏县长村 村人。近闻贵处正在寻查侵华战争期间被抓往日本的华人劳工,并对他们所受的损失给予经济补偿。这一举动,充分体现了贵处对过去历史勇于负责的精神和为中日人民世代友好所做出的积极努力。我父亲毕二庆就是在被抓往日本途中惨遭迫害,身染重病而致死的。这一历史伤痛我本不想揭开,但看到你们的态度和你们的努力,我决定把我父亲被抓致死的事实经过简述如下,以便你们开展工作。
  1944年8月底9月初,驻元氏日军派皇协军到我村抓劳工到日本当苦力,我父亲毕二庆被强行抓走,抓到元氏后被塞进一列煤罐车运往天津塘沽。到塘沽后,被关进大木笼。在大木笼里,他和其他被抓人员过着非人的生活:每日三餐三人合吃一个玉米面饼子,没有棉衣棉被,连水都喝不上,真是食不果腹、衣不卸寒、水不沾牙。在这种饥寒交迫的情况下,还经常挨打受骂。由于被关押人员吃喝拉撒都在木笼之内,木笼成了病源肆虐的场所。我父亲连冻带饿染上了伤寒病。当时看押劳工的日本人,对染病致死的人员往海里扔,对染病未死的人则推出木笼撒手不管。当看押人员发现我父亲染病后,就把他推出木笼。我父亲无依无靠、身患重病、手无半文,一路乞讨于当年腊月返回家中。到家后五、六天就离开了人世。
  我父亲被抓时年仅三十五岁,全家靠父亲这一唯一的劳力维持生活。父亲被抓后,家里只剩下母亲和我们兄弟姐妹五人一家老小处境艰难。父亲带病回来后,我们全家及亲属都被伤寒病传染,为治病欠下了大笔债务。父亲死后,活着的人重病在身,无法生活下去。万般无奈,母亲拖着病体带着我和哥沿村讨饭,姐姐当了童养媳,弟弟给了南佐一家,只落的家破人亡。到现在我一家人一提起父亲的惨死、一提起当年的悲惨遭遇,都忍不住地放声痛[哭]。在整个侵华战争期间[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又何止一家!
  长话短说,过去令人痛心、令人悲愤的一页已成为历史。现在贵处以勇于负责的精神对待这段历史,并为中日人民世代友好而积极努力,我父亲九泉之下亦当瞑目,我全家老小也表示赞赏。如贵处确有计划对我们这样的家庭在过去蒙受的损失予以补偿,这便是你们的一片诚意,我们没有理由不予接受。如果你们确实有能力,我代表我全家要求赔偿经济及精神损失五万美元。
  最后,祝贵处全体工作人员身体健康、工作顺利,祝你们的长辈健康长寿,祝你们的子女岁岁平安、学习进步、事业有成!
  致

元氏县南佐镇长村村村民委员会(签章)
1993年9月6日

s2154-e s2154-p1 s2154-p2 s2154-p3 s2154-p4 s2154-p5 s2154-p6 s2154-p7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