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178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178
写信日期:1992-10-08
写信地址:江苏省徐州市
受害日期:1938
受害地址:江苏省徐州市
写信人:朱耀先、朱耀增
受害人:陈钟芳(朱耀先、朱耀增的母亲)
类别:轰炸、谋杀、其它(AB、MU、OT)
细节:1938年初日军飞机轰炸我市,随后我们和母亲、姑姑逃离。6月的一天日寇突然来到我村抓住了姑姑母亲上前阻拦被日寇当场枪杀姑姑被吓的精神失常。丧母之痛刻骨铭心日本天皇必须向中国人民谢罪并赔偿。

 

关于请求设法疏通“向日本国索取受害赔偿”渠道的呼吁

市人大信访室,市政协信访室,徐州日报社:
  顷阅1992年10期《读者文摘》“历史没有忘记——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纪实”一文,我兄弟表示全力的响应与支持。我兄弟的生身之母也在国家沦陷之时惨遭日寇枪杀,但由于在我市缺乏向日本提出受害赔偿的渠道与其他方法条件,我们不知如何才能让日本偿还家母的血债。考虑到我市乃台儿庄会战的中心,系饱受战争侵害的重点地区,受害者何止万千,因而我们呼吁有关部门和群众组织,尽快筹设相应机构或开辟联系渠道,使欲向日本国索债的受害者得到索债的机会。
  我兄弟在抗战前住在我市夹河街11号,于1938年初日寇飞机频繁轰炸时随母亲、姑母逃至城西北的铜山县权窑村。在1938年6月初,徐州业已沦陷,已无战事的情况下,两汽车日寇突然来到不设防的权窑村(该村很小,从未驻扎过军队)进行骚扰,我不到14岁的姑母朱永保被日寇追赶抓住假辫,家母陈钟芳因上前抢夺姑母,被日寇当场枪杀,死时年仅31岁。姑母朱永保也因当时受到严重惊吓,致使精神损伤,20多岁即早亡。母亲惨遭杀害之时我兄弟分别不到10岁、7岁,丧母之痛,刻骨铭心,50多年来时时难忘杀母之仇。由于失恃之苦,我兄弟童年少欢,并丧失许多受教育的机会,只读至小学五年级,以至影响了以后一生的发展,受害的程度无法估量。
  值此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20周年之际,我兄弟认为日本人应当偿还血债,必须由日本天皇向中国人民谢罪,并按国际惯例行惯例标准进行受害赔偿。
  血的债,必须偿还!

朱耀先
朱耀曾
一九九二年十月八日

  联系地址:徐州市黄河新村52号楼504室
  邮编:221002
  抄送童增同志

s2178-e s2178-p1 s2178-p2

其它(OT), 谋杀(MU),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