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180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180
写信日期:1992-10-08
写信地址:江苏省镇江市
受害日期:信中未提
受害地址:安徽省芜湖市
写信人:朱袼其
受害人:高慧川(朱袼其的外祖父)
类别:轰炸、其它(AB、OT)
细节:我的外祖父在安徽省芜湖市开了两家油坊,由于日寇轰炸毁于一旦大火烧了几天几夜。我看到您发表的文章非常激动,对索赔有一些意见。支持索赔。

 

童增同志:
  你好!
  自从阅读了92.10期“读者文摘”杂志上登载的李佩钰同志所写“历史没有忘记”的文章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现根据文中所提供的你的工作单位给你写信,误了你宝贵的时间,请谅解。
  由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的侵华战争结束已近半个世纪,但战争索赔问题[至]今仍无解决的迹象。日本侵略者所欠下的中国人民的血债,[至]今没有偿还。在这一点上我们愧对抗日志士的英灵。不仅如此,日本还制造了一系列事端,如参拜靖国神社、教科书等等。对承担发动侵略战争的责任采取消[极]、抵赖、拖延的态度。对民间索赔更是不理不问,这不能不使中国人民对日本产生严重的不信任和极大的愤慨。
  我的外祖父高慧川曾在皖芜湖开有两家油坊,毁于侵华日军的狂轰滥炸。由于是花生、大豆等油料作物和成品食油,大火烧了几天几夜,且又无人扑救。几十万公斤的原料及成品油近千平方米的房屋毁于一旦。外祖父生活无作,回苏北老家江都县后又迁至镇江市郊,贫病交加于51年病逝。现在我的舅父、母亲、姨母均健在。姨母已75岁,他们都是见证人和受害者,我可以向他们进一步了解情况后,再与你联系。
  索赔工作面太广,量太大,且年代久远,日本国又采取消[极]的不合作态度,这项工作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您们所付出的劳动是巨大的、艰难的。我钦佩你们为人民的利益不辞劳苦的精神。
  另外,我也有几点建议仅供参考:
  一、为尽快做好此项工作(可能需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从地方到全国自下而上(或自上而下)地建立一个临时性的群众团体或组织,名称可商定,负责民间索赔、收集人证、物证、征集签名,团结全国的日本侵华战争的受害者,用一个声音说话,少数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
  二、大力开展宣传活动,充分利用电台、电视台、报纸杂志等现代化宣传工具,使受害者本人、亲属、后代充分认识索赔的意义,勇敢地站出来,提供有力的证据、线索,要求索赔。我们得到的不仅是经济上的补偿,更重要的是对发动侵略战争的人的惩罚。这是我们对民族的伟大贡献。
  三、呼吁我国政府通过适当的渠道,为民作主,我国政府虽然放弃了政府之间的战争赔偿,但人民群众从未放弃这种索赔。政府不能以已放[弃]政府赔偿而不过问民间的赔偿要求。我们的政府是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我们的国家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这是孺妇皆知的道理。民间的索赔要求,政府是责无旁贷的、义不容辞的。怎么能说:“日中战争的民间受害者可以直接要求日本赔偿”和“但是,对民间要求赔偿的动向不加限制”这类不负责任的话呢!这件事拖了半个世纪,政府是有责任的。
  四、争取国际上的支持和同情。首先与受日本侵略之害最深的朝鲜、南韩、东南亚国家和台湾地区的民众保持密切的联系,互通情况和动态,及时调整行动方案,造成强大的国际压力,迫使日本政府认真考虑索赔。
  五、筹集更多的活动资金,号召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同时要合理使用所筹资金,堵塞不合理开支,防止贪污浪费。
  以上是本人的粗浅认识和建议。由于水平有限,难免有不足之处,希望得到你的帮助与指导。我敬候回音。我的联系地址是:住:江苏省镇江市梳儿巷25号101。邮编212003。工作单位:镇江市润州区劳动从事局,电话232201,邮编212004
  致以
礼。

朱袼其
92.10.8

s2180-e s2180-p1 s2180-p2 s2180-p3 s2180-p4

其它(OT),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