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297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297
写信日期:1992-10-18
写信地址:河北省保定市
受害日期:信中未提
受害地址:信中未提
写信人:程庆云
受害人:程庆云的祖父和父亲
类别:劳工、其它、细菌和化学战(SL、OT、BC)
细节:我十分敬佩童先生的举动,感谢您为受害赔偿奔走。我的亲人也是受害者;我的祖父被日本兵毒打造成精神失常,父亲被抓去做劳工长达14个月惨遭非人的待遇母亲也因为日寇撤退那年收到了伤害病亡,日本撤兵以后还洒了细菌导致全村几乎得了传染病。希望这些线索能帮到童先生。
 

童增同志:
  首先向你致以崇高的敬礼,感谢你为二战期间我国的受害者及其亲属的万分关怀,感谢你为受害赔偿问题奔走呼号!!
  我为此问题今年曾分别向沈阳市政府和河北省政府写信询问,河北省政府未函复,沈阳市政府外事办回复放弃索赔权。
  偶然翻阅今年《青年文摘》第10期,看到《历史没有忘记》,介绍了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的纪实,当然我是万分的高兴,尤其了解到你为此事面陈人大,上书日相,从内心敬佩你,因而写信向你致敬,向你请教。
  我叫程庆云,女,57岁,原在保定市新市区法院任审判员,于1990年12月退休。
  我的亲人是受害者,我愿参加“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的签名。
  我的亲人受害的简单情况如下:
  我祖父因遭日本兵的毒打,造成精神失常,失去劳动能力和生活能力。我父亲被抓劳工十四个月,惨遭非人待遇,后逃了出来。现二老人均已亡故。最叫人疼心的是我母亲的病亡,日本撤退那年我全家得了伤寒,我母亲因此而亡命(故去时才29岁),她死后七天我一个吃奶的小弟弟也死去。当时的具体情况搞不清。我当时只有10岁,只记得全村几乎家家得传染病,全村死了仨多口人,还记得大人说的话:小日本跑了,撒的细菌,你们小孩在外边见到花纸等什么好看的东西,不准拣回来。
  究竟是什么情况,我是不知道的。据说沈阳市苏家屯以南好些个村都闹传染病。此事如能和当地健在的老人核查,或查敌档,我想应该是可以搞清楚的。
  我力所能及的就是提供以上线索,愿意和你联系。
敬礼
  通信地址:保定市红阳路第一干休所,12楼2单元302。
  住宅电话:234969

程庆云(人名章)
1992.10.18

s2297-es2297-p1 s2297-p2 s2297-p3

其它(OT), 劳工(SL), 细菌和化学战(BC)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