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344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344
写信日期:1995-06-08
写信地址:浙江省金华市金华县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倪元茂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支持索赔,为索赔奔走并提出一些问题。

 

童增先生:
您好!
光阴如箭,已有一年多未通信,我很想念,近日浙江省德清县难友徐继尧写信告诉我说:“对日民间索赔问题,你仍为广大受害者做艰苦工作,并于本年四月二十六日以对日索赔委员会的名誉在北京召开了中外记者招待会,计有八位老人,四男四女轮流控诉日军全面侵华期间残暴施行、臭名昭著、灭绝人性的三光政策,杀害中国大批无辜人民的滔天大罪,此次中外记者招待会的召开,是中国政府首次默许的,对日索赔委员会筹委会发言人李定国说:民间这次中外记者招待会与政府无联系,个人受索赔是不受限制的,日本政府不正式道歉、不赔偿,办不到。你还表示:民间索赔工作将 进行到底,绝不收兵。
最近我在金华日报看见,在二战期间日本侵略分子在中国大地犯下滔天罪恶——在我国胜利前夕,日军把中国人民强行带走到日本国土做艰苦生活后,日军还殴打和虐待中国人民,由[此]引起暴动之事,结果被日军杀死许多人,现今该地人民[联]合起来向日本国法院起诉,现我已把该报剪下一角,经过复印寄给先生过目参考。
由于以上情况,我村受害者家属积极响应,在中日战争时,1942年5月——1945年8月止,我村被日军占领,在那时我村被日军无辜杀死几百人,被日军烧毁数百间房屋,被日军强奸的妇女无数,被日军强抢去物资无数,以上日军犯下绝灭人心罪恶,永远记在我们受害者家属的心坎上,永世不会磨灭。在未向日本法院起诉以前,首先务必请示童先生,我们要如何步骤,怎样写法,向[哪]一个部门起诉,一定要恳求童先生点点滴滴教导,以免我们走错道路,遗误时间,浪费经济,效果不佳。
最后的要求童先生接信之后,务必在最短时间一定给予回信,以免我们大家悬念,谢谢童先生为我们受害者伸冤,造袂,为我们出无穷无尽力量,我们大家都感恩不尽,永世不忘。
请先生费神告诉一下:
①李定国的通信处,现在做什么工作?
②要向日本法院起诉的时间是否条件成熟,请告之。
在回信之中告之
话不多谈,下次再叙,敬祝童先生全家快乐
身体安康、万事如意

难友 倪元茂稽首(人名章)
公园一九九五年六月八日

「花冈事件」受害者将向东京地方法院起诉

  据日本时事社报道,“花冈事件”谈判于日前终止,将于今年6月向日本东京地方法院起诉。
在停战前夕,被强行带往秋田县大馆市鹿岛建筑公司花冈办事处的中国人举行暴动,结果造成许多人死亡,这一事件被称为“花冈事件”。这一事件的幸存者和家属代理人4月30日宣布,中止一直难以取得进展的同鹿岛建筑公司(东京都港区)的赔偿谈判,将以事件50周年的今年6月30日为目标,以该公司为对象提出起诉,要求赔偿损失,围绕这一事件,由幸存者们于1989年成立的“花冈受难者联谊会”,向鹿岛建筑公司发函,要求赔偿道歉、建纪念馆、每人赔偿500万日元,鹿岛建筑公司于1990年承认负有责任,正式道了歉,并且宣布“通过协商争取早日解决”,但是此后,关于具体赔偿方法的谈判一直难以达成协议,事实上处于决裂状态。
另外时事社驻京记者也发回消息说,对于花冈事件的中国人受害者宣布进行起诉一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对至今仍留在中国人民身心上的战争创伤,要求日本方面以负责的态度加以处理,早日进行赔偿”。中国政府通过的1972年日中联合声明对于日中战争已经放弃了国家间的赔偿要求,但是,采取了“受害者可以请求日本政府赔偿”的立场。对此,日本政府的见解是:中国已放弃了一切请求权,赔偿问题已经解决,两国的解释存在着分歧。
今年是战后50周年,钱其琛副总理兼外长已再次表示,“请求赔偿是个人的权利,政府不加干涉”。 摘自(青年参考)

s2344-e s2344-p1 s2344-p2 s2344-p3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