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345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345
写信日期:1994-01-19
写信地址:山西省太原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李万忠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我是中国劳工受害者之一现为索赔收集资料,向童先生报告一下一年多的工作情况并且寄来几份报纸作为资料,支持索赔。

 

童增先生:
您好!
现在我向您回报一下工作一年多串联受害劳工50名以上,包括河北永清县、和廊坊区、太原区。其他受害人武台县、武番县、太谷县、河南省。我们宿舍区很多受害人都给他们受害报纸材料了。您的复信也都给他们复印了。现在估计您的复信和受害报纸总共复印有200多份了。还经常有人找我要受害材料。我还在复印。我有决心干到底。我认为这是正义的工作,光荣的工作。希望您复信指教。
随信邮去参考供您参考

中国受害劳工 李万忠
94.1.19

山西日报 92.5.30日
民间索赔潮
——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始末

  1990年8月,9名已过古稀之年的日本老人收到了每人两万美元的受害赔偿及一封布什总统言词恳切的致歉信。这是二战发起国之一的日本侨民向美国政府索要的12.5亿美元受害赔偿的一部分。
1991年初,经过46年的努力,数以万计的日本侨民及日裔加入向加拿大政府要回了3亿加元的受害赔偿。
但是,作为战胜国的中国,作为饱受日本侵华战争迫害的中国平民,他们的境况又如何呢?

几多受害几多赔偿

  自从有了人类社会,便有了弱肉强食、胜者为王。自从有了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便伴生出人世间的争斗、厮杀,在我们这个生生不息的世界上,纵观其五千年的历史,可以看到,这是一部烽烟四起、战火频仍的战争史。
武装斗争必将给交战国双方带来巨大损失。为减少这种损失,惩罚无道的战争发起者,18世纪以来,人类社会便出现了“发动侵略的战败国对各战胜国支付赔偿”这一国际法范畴内的概念。随着国际社会人权呼声的日益高涨,这里所说的赔偿问题在实施过程中,也逐步按照战争赔偿和受害赔偿两种形式进行了。
所谓战争赔偿,是指战败国由于战败原因,根据和约规定付给战胜国一笔款项,这种赔偿主要是在政府之间进行。
而受害赔偿,是指战争中发动侵略的战败国因所属军队及个人违反战争法规和人道原则,对他国人民和财产犯下严重罪行所必须由侵略国承担的赔偿。
在1931年到1945年间,日本侵略者发动的侵华战争,使中国人民蒙受了千年未有的劫难。数百万中华儿女慷慨捐躯,两千多万骨肉同胞伤痕累累,上千亿美元的财产化为乌有,因此从国际法角度来说,中国人民有权向日本国提出赔偿的要求。
但是,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长期友好,为了减轻日本人民的负担,20年前的1972年9月29日,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同日本国政府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内称:“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在这时,中国政府只是放弃了政府之间的战争赔偿,而从未放弃民间的受害赔偿。
翻开半个世纪前那页世所罕见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1000万被日军疯狂杀戮和伤害的中国平民、伤员有权要求赔偿;
难以计数的被日军残暴蹂躏的中国妇女有权要求赔偿;
被当作试验品和死于细菌武器下的同胞们有权要求赔偿……
有人统计了一个数字,根据战后国际惯例和比照其它一些国家关于赔偿的数额计算,1934年——1945年间,日本侵略者给中国造成的损失的赔偿,理论上约3000亿美元。其中战争赔偿约1200亿美元,受害赔偿1800亿美元。也就是说,1972年中国政府放弃的只是这1200亿美元的战争赔偿,而1800亿美元的受害赔偿则从未放弃。

布衣位卑 未忘忧国

  去年七届人大四次会议期间,一位布衣书生循正常渠道,把这一海内外人士共同关注的问题提了出来。
他就是北京化工管理干部学院的法律系讲师童增。
这位青年来自蓉城。他从四川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分配到北京工作,不久又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苦读3年,专攻国际法专业,获得法学硕士学位。毕业后他先到北京化工管理干部学院做了两年法律系讲师,后又调到中国老龄问题研究中心工作。
作为国际法专业的研究生,童增在其学习及研究过程中,对战争赔偿及受害赔偿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半个世纪前日军侵华的一幕幕惨剧也激发起了这位热血青年的民族使命感。
于是,在查阅了大量资料及找到了充足的理论根据后,这位布衣书生在1991年七届人大四次会议期间,写了一份洋洋万言的意见书,以一位普通公民的身份,将其送到了人大办公厅信访局。随后,为了争取人大代表的理解与支持,他又采取了进一步的行动与他的助手——齐鲁石化公司团委办公室主任陈健穿梭于遍布京城东西南北的人大代表团驻地,向20个省团的代表游说自己的观点,引起了人大代表的普遍反响。
随后,童增又在《法制日报》上发表了署名文章,论述了国际法上战争赔偿与受害赔偿的区别。这一文章随后被《人民日报》、《工人日报》等国内十几家报纸转载,引起了舆论界的一片惊呼。
1991年8月,当时的日本首相海部俊树应邀对我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童增、陈俊、杨颐、李成一、唐行五等108位中国市民,又将一份要求日本国支付1800亿美元受害赔偿的请愿书送给了海部首相。

一人呐喊  万众呼应

  从去年8月至今,童增等发起了一次“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的签名活动。目前,已征集到来自北京、山东、浙江、黑龙江等地的1万多人的签名。
此次要求日本国给予中国人民受害赔偿是完全发自民间的活动,从其被提出起到现在,虽仅有一年多的时间,但它现已不单是几位文弱书生的呐喊、呼吁,而成为了一种蔓延于民间的普遍情绪。
前不久,童增还辗转托人带信给当年的东北“少帅”张学良,希望能得到他的签名。同样,这完全来自民间的呼声,也引起了中日两国政府的注意。
今年4月1日,江泽民总书记在赴日访问前答日本记者问时,也阐述了中国政府的立场:“放弃国家要求日本给予战争损失赔偿。但是,对民间要求赔偿的动向不加限制。”
迫于南朝鲜、菲律宾等国民众的强烈呼吁,日本政府即将对二战中的日军慰安妇问题采用一揽子解决的方式,给予赔偿。同样,在日本侵华战争中,也在难以计数的中华姐妹被逼成日军“慰安妇”而惨遭蹂躏。目前这些饱受摧残的人们身在何方,尚无从查证。据童增介绍,他们正在多方寻找这些受害者,以期他们能勇敢地站出来,索回她们应得的赔偿。

(摘自《中国经营报》)

文摘周报
四川日报社主办 国内统一刊号:CN51-0087
1993年2月3日 星期三 第644期 代号:61-10

  1992年12月9日,日本东京神田“思考礼堂”。关于日本战后赔偿首次国际听证会议正在举行,来自世界许多国家的劳工和包括中国在内的8名当年被逼给日本军人充当随军妓女的“慰安妇”——登上控诉台。
当日本东京思考礼堂正在举行听证会时,最难抑制激动情绪的,可能要算童增了。
童增今年37岁,四川重庆人,曾在四川大学和北京大学学习,专攻国际法专业,获得法学硕士学位,现在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工作。
1989年的一天,童增从一份资料上看到东欧各国要求前东、西德国给予赔偿,他联想到中国,强烈的民族使命感使他把自己全身心投了进去。
他在查阅了大量资料后,写了一份洋洋万言的意见书,送到人大办公厅信访局。
随后,他在报刊上发表《东欧各国重提战争赔偿给中国的启示》的文章,论述了国际法上战争赔偿与受害赔偿的区别。很快,这一文章被《人民日报》、《工人日报》等国内几十家报纸转载。
他一批又一批地接待从全国各地赶到北京的当年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为他们安排食宿,并一趟又一趟地去日本驻中国大使馆替受害者们递交材料,尽管从他家的住址到日本使馆往返一次乘车就要花4个多小时。
山东182名中国劳工,当年被抓到日本受尽迫害,他们找到童增,童增立即把他们材料送交日本方面,提出每人500万日元的赔偿;
当年在日本留学的20多名学生,被日本军当成中国共产党东京支部成员严刑拷打,20多人中只幸存4人,童增去日本使馆为他们呈书;
去年8月,山西省盂县一民办教师把当地几个当年被迫给日本军做慰安妇的受害妇女的材料,送给了童增。
1991年8月,日本首相海部俊树应邀对我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童增、陈健、杨颐、李成一、唐行五等108位中国公民,又将一份要求日本国支付1800亿美元受害赔偿的请愿书送给了海部首相。
在童增和陈健等的努力下,对日本索赔问题成为1992年3月召开的七届人大五次会议议论的热门话题。并被列入此次人大的正式提案之中。
同时,从1991年8月开始至今,童增等还发起了“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规模浩大的签名活动。
在去年3月间,童增又向日本新闻界发表了一封致日本国会的公开信。
公开信称:我们将征集1亿中国人坚决要求日本国受害赔偿的签名——直到日本国正式谢罪和进行赔偿为止。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992年3月11日发表讲话说,日中战争中的民间受害者可以直接要求日本赔偿损失。
江泽民总书记1992年4月在访日前答日本记者问,放弃国家要求日本给予战争损失赔偿,但是,对民间要求赔偿的动向不加限制。
根据战后国际惯例和比照其它一些国家关于赔偿的数额计算,1931-1945年间,日本侵略者给中国造成的损失的赔偿,理论上约3000亿美元。其中战争赔偿约1200亿美元。也就是说,1972年中国政府放弃的只是这1200亿美元的战争赔偿,而1800亿美元的受害赔偿则从未放弃。

(据1月16日《蜀报》 杨力文)
中国受害劳工印 李万忠
93.2.15.

参考消息

1992年2月25日 星期二

共同社报道
中国关注日侵略军强迫中国妇女充当军妓问题

  【共同社东京2月21日电】题:中国驻日大使杨振亚首次表示关注当年中国妇女被作日军军妓问题
中国驻日本大使杨振亚21日在日本记者俱乐部发表了讲演。在讲演后回答问题时,杨振亚大使就军妓问题指出:“这是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在亚洲犯下的可耻罪行之一。有报道说,在中国妇女中也有受害者。我希望进一步查明事实真相,我们在注视这个问题。”他表明了将密切注视调查情况和日本政府的态度。
自军妓中不仅有朝鲜人,而且还有中国等其他亚洲人这一事实被揭露出以来,这是杨大使作为中国政府人士首次正式谈及这个问题。
尽管杨大使在讲话中未谈及受害者补偿等问题,对此采取了克制姿态,但他却表明了这样的态度:不仅南北朝鲜,而且中国也在关注这一问题。这将使日本政府的处境更加尴尬。
【《香港虎报》2月11日报道】题:日本军队曾强迫中国妇女充当军妓。
日本最近披露的一些内部文件透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至少曾有来自台湾和大陆的890名中国妇女被迫为日本军队充当军妓。
据日本国会的一位议员透露,有52项文件提供了中国妇女被迫从妓的具体证据。这些文件是这位议员从日本自卫队的图书馆里找到的。
中国“慰军妇女”的实际人数可能还要高得多。
这些证据已促使台湾要求日本政府道歉和赔偿。这给台湾和日本之间已经很脆弱的关系构成严重威胁。文件透露,1942年1月,中国大陆的大约820名妇女被送到日军占领的南京,在一所专门为军妓设立的医疗站检查身体。
文件还透露,1942年3月,日本军政府曾批准驻扎在台湾的日军在台湾强召50名军妓,送往婆罗洲。
3个月后,日军又在台湾召募了20名军妓。
台湾当局3周前已致函日本政府,要求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军强迫中国妇女当军妓进行调查。
【美联社新德里2月21日电】印度和中国今天一致同意其边界军事人员定期举行会议,以缓和边界紧张局势。
印度报业托拉斯报道说,外交部发言人说,这是在由印中两国高级官员组成的讨论30年之久的边界争端的一个特别小组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决定的。
它说,两国政府还决定在边界两侧的军营之间建立热线。两国将在边界地区开始军事演习之前通知对方。

日本决不能重蹈历史覆辙
——日三大报就战败48周年纪念日发表社论
应为国际和平作贡献

  【日本《读卖新闻》8月15日社论】今天我们已迎来终战48周年纪念日。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给其它国家的人民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同时,自己也经历了悲惨的遭遇。
战败后,日本得到各战胜国特别是美国的帮助,以民主国家的姿态走上了重生的道路。而且,如今已经实现了繁荣。从战争结束至今,已过去了近半个世纪,我们确信无疑:日本致力于和平的民主主义体制业已成熟,不会重走军国主义道路。我们希望把这个纪念日变成思考如何为国际和平作出贡献的日子。
国际舆论日益强烈地主张应该让大战的战败国日本与德国担任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以加强联合国的机能。日本不仅要在资金方面作出贡献,而且要发挥政治领导作用。
在世界力争建立新秩序之际,以图刷新政治。

谢罪不应怀有别的目的

  【日本《东京新闻》8月15日社论】细川首相在就职后举行的首次记者招待会上冷静地说:“上次的大战是侵略战争。我们认为那是错误的战争。”在历任首相当中,从未有人如此直接了当地触及这个问题的核心。
细川的讲话令“一国和平主义”派感到高兴,这是理所当然的。但同时也不要忘记,他的讲话也让“对国际作贡献”派感到满意。因为他过去一直认为,为不使积极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被亚洲人看成是“日本军国主义复活”,有必要“对过去进行反省”。
但是我们必须记住,不管是在随军慰安妇问题还是在侵略战争问题上,如果为达到别的目的而“对过去反省”及“谢罪”,是不应该的。如果认为只要能同令人讨厌的历史诀别,今后干什么都自由了,那么其诚意将受到怀疑。
“国际贡献”派要求日本扩大对外发挥的作用尽管符合时代潮流,但是其中有可能包括如下主张,即日本应成为把行使武力看成是理所当然的事。近半个世纪来,日本“未杀一个敌兵”,日本只有把这点当作珍贵的国家财产,并在此基础上制定日本独自对国际作贡献的政策,才能消除近邻国家的不安。

反省要有具体行动

  【日本《每日新闻》8月15日社论】也许有人不同意或反对承认过去的战争是“侵略战争”。
在这一点上,政府也是足足用了48年的时间才承认了国内外早就指出了的问题。尽管从时间上说已经晚了,但是我们仍想积极评价新首相的决断。
反省不应只停留在口头上,有必要使其具体化。那就是战争赔偿,要对担负着下一代历史重任的年轻人进行彻底教育,使他们成为“和平使者”。为对战争问题进行处理,细川新政府已在研究设立1万亿日元基金,希望能实现这个设想。
进行认真的战争赔偿,从日本人今后同亚洲及其他国家的人民真正加深友好关系的角度来说,是无法回避的问题。特别是为了不让将成为国际社会的一员的年轻人在同中国人交往中产生矮人一头的想法,要求新政府采取有诚意的对策。
为在年轻人心中建立“和平的堡垒”,进行教育是必要的。这也是日本向世界表示今后“不再战的证明”。为此,首先应进行以二次大战为中心的日本同亚洲国家关系史的教育。虽然让日本的年轻人了解“黑暗的过去”可能将会背上“负遗产”的包袱,但是有必要进行教育,以使“负遗产”转化为“正财产”。
英刊认为 日八党联盟可抑制民族主义复活
【英国《经济学家》周刊8月7日一期文章】题:日本的新面孔
日本最近大选最重要的结果可能还没有被人觉察。具有国际主义倾向的日本八党联盟获取权力,可能有助于防止令人担心的日本民族主义的复活。
历史告诉我们,日本复活民族的贸易政策,其态度之强硬是异乎寻常的。
在防务方面。日本也十分自信。北朝鲜最近试验发射了一枚射程可以达到日本的导弹,并可能试图装载核弹头。要是在过去,日本可能于8月4日正式就“慰安妇”一事表示道歉。日本还准备通过历史教科书把过去的过失记载下来。
联合政府似乎还准备讨论日本的军事力量。日本目前有25万“自卫队”,但是日本宪法不准使用武

日披露会在华进行细菌战

  《朝日新闻》十四日在头版报道,在防卫厅防卫研究所图书馆保存的当年日本陆军军官的业务日志中,有关于日本七三一部队在中国东北秘密开发细菌武器和在中国各地实际使用细菌武器的记载。
《朝日新闻》说,中国方面的资料已经表明,七三一部队曾在中国进行细菌战。但是,得到日本方面的资料证实,这还是第一次。

“花冈事件”史料在日公开

  日本国会图书馆决定从十二日起向读者公开有关“花冈事件”的历史资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末期,日本军国主义者从中国绑架了九百八十一名劳工押送到日本秋田县花冈町(现大馆市)进行强制劳动。中国劳工由于无法忍受日本工头的虐待和摧残,终于在一九四五年七月一日奋起反抗,结果遭到日本军警的残酷镇压,一百多人被严刑拷打致死,在历史上留下了“花冈事件”悲剧。

日本纪念战败48周年

  日本政府15日中午在东京日本武道馆举行全国阵亡者追悼仪式,纪念日本战败48周年。日本首相细川护熙在仪式上致辞说,日本宣布永久放弃将战争作为解决国际纠纷的手段。他还向亚洲近邻各国及全世界所有战争牺牲者及其家属表示哀悼。细川说,要将阵亡者的牺牲告诉年轻一代,决不让战争的惨祸再次发生。
日本明仁天皇和皇后美智子、细川内阁全体阁僚及国会众参两院议长出席了追悼仪式。

(本栏均据新华社电)

1993年8月10日 参考消息
新书《圣战墓碑》披露二战时日本奴役华工详情
日本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路透社东京7月14日电】一位日本作家出版的新书披露了有关二战是日本为满足其帝国战争机器的需要,大量奴役华工的更多详情。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在劳工营里服苦役并死在那里,这是日本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上叶所著的这本名为《圣战墓碑》的新书使人回忆起当年的情景:劳工们每天忍饥挨饿,被迫在矿井里工作长达16个小时,外面有武装士兵的监视,并被围在通电铁丝网里面。
二战期间,日军按照一个与纳粹德国相类似的方案在中国东北建立了几十个这种劳工营。
伪满洲国需要劳工,这个傀儡政权是1932年在日本扶植下在中国东北建立的。随着在亚洲战争的升级,伪满的矿山和工厂对日本的战争需要来说显得越发重要了。
在这样一个气候严酷的未开发地区,人力极为匮乏。到哪里去找这些新矿山和工厂所需的劳工呢?
日本人的办法是利用他们所能找到的任何人。这些人中包括被俘士兵、罪犯以及中国其它地区那些因渴望找到工作而被骗来的贫苦农民。
日本当局还搜罗那些无家可归者,街头小贩等。
上叶在书中援引一位曾在伪满洲国的煤矿当警卫的日本人描述当时警察半夜里“搜寻游民”的情景。
露宿街头或是在街上游荡的人一经发现就被赶上卡车。随身携带身份证的人被放走,其他人则被送往煤矿。
这名日本警卫说,劳工营还在大城市里进行这样的搜捕,把抓到的人像牲口一样塞进闷罐车,运往劳工营。
由于劳累过度,营养不良,事故频繁,疫病流行和缺医少药,劳工的死亡率高达20%。
一开始,死者还被装进厚棺材里埋掉,但是随着死亡人数的上升,就改用薄皮棺材或者干脆把尸体扔到坑里。
狼和野狗把尸体翻出来吃掉,尸骨散落在地上。这个警卫的妻子回忆起狼群在夜里跑到她的住宅附近,嗥叫着吃人肉的情景。她说:“那些狼就紧靠着我的房间嗥叫,我从不敢夜里出去。”
上叶还拜访了69岁的田文治(音)老人,他是中国河北省一个村子里的农民。
他回忆起他和他的父亲以及村子里其他28个人由于生活所迫,签订合同到满洲国煤矿上做工的情景。
到了那儿才发现,在有武装卫兵看守的围着电网的劳工营中,他们其实是做苦役。田老汉说,他父亲负责收集和处理劳工的尸体。尸体被放进万人坑,这是天寒地冻时的一项主要工作,有时有多达50具尸体堆在一起等着掩埋。
从1943年开始,还把劳工运到日本,让他们到煤矿、建筑工地、港口和其它与战争有关的地方去工作。
战争结束时,总共有大约4万人被送往日本,其中有7000人死在那里。
刘连仁是幸存者之一,他是新婚不久就从他的山东老家被抓走的。
他被抓到日本最北部的北海道的煤矿做苦工,就在日本投降前不久他逃出煤矿,在北海道的山林里生活了13年,冬天呆在山洞里面。
现年80岁的刘连仁在他家里对上叶说:“北海道的严冬对我来说还不算太可怕,我最怕让日本人再抓回去。”
他于1958年4月10日返回中国。他说:“我母亲(在我回国)10天前刚刚去世,她临终前呼唤着我的名字,我一想起这件事就心如刀割。”

92.8.26. 参考消息

  《每日新闻》:为了构筑新的日中关系 在日中邦交正常化20周年之际,天皇将对与日本拥有两千多年的交流史的中国进行首次访问。
希望政府和国会以诚意对待随军慰安妇问题、抓劳工、强迫劳工劳动等过去的“负遗产”。如果在政治上不采取补偿过去的谦虚态度,那么,就不可能消除亚洲近邻国家对日本“

s2345-es2345-p1 s2345-p2 s2345-p3 s2345-p4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