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352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352
写信日期:1993-02-10
写信地址:北京市
受害日期:1941
受害地址:四川省成都市
写信人:张维琪
受害人:张荣臣(张维琪的父亲)
类别:轰炸(AB)
细节:1941年夏季的一个午后日本侵华军的飞机对成都市进行轰炸。投下的炸弹和燃烧弹把所有街道炸成废墟百姓受到严重的伤亡。我的父亲经营的店铺和居住的房屋全部被炸毁,家里财产损失严重。日本侵华军用各种残暴的手段直接和间接的害死中国同胞日本政府应该承担责任。附上签名表一份。

 

童先生:
  您好!工作忙?
  您给我的复信①于1992年11月30日收到,我即时的起草了一份:向日本国政府要求受害赔偿的初稿件和一份要求日本国政府索赔的签名表,并寄望在四川省各地我的亲属征求意见和补充,由于当年侵华日军的飞机轰炸成都时,那年我刚十来岁,对具体时间记得不太准确,最近收到我亲属他们寄来的补充意见说是日机轰炸成都是1941年夏季,上次我给童先生去信说的是40年,现更正说明此事,另外是我家父张荣臣病[逝]时是53岁,原我写的是50来岁。
  在四川各地我的亲属人员较多,他们都认为等到春节回家人多,都参加签名,表示支持向日本政府索赔,所以上星期我才收到签名表,我的亲属他们都要我向童先生表示感谢,为千百万受害同胞伸张正义,捍卫民族利益,也维护了我们中华民族的尊严。
  半个世纪过去了,当时受害的第一代人现在世的也不多了,就我们家来说,家父被日机轰炸后第二年就去世了,家母活到83岁于1978年也去世了,我们这些第二代人如我们家的大姐、二哥也都去世了,他们都不知道受害的同胞还有权向日本索赔的权利,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真是从内心里感谢童先生依据国际法为受害同胞伸张正义。
  现将在签名表上签字的我的几个亲属简介一下:永川市:王纪兵是我大姐的儿子,现在重庆市文工团工作,单位住永川。自贡市张淑冰是我五姐,已在自贡市人民医院退休。成都市张焕文是我三哥,早已从部队退休。成都市张四维是我四姐,已从成都市百货批发站退休。
  签名表共30人签名。
  致

受害者遗族:张维琪
1993.2.10日

向日本政府要求受害赔偿

  半个世纪前日本国发动的侵华战争中,日本侵略军执行的三光政策:杀光、烧光、抢光,使中华民族遭受到严重地侵略战争制造的劫难,千百万中国同胞的生命,被侵华日军采用各种残暴手段杀害,侵华日军还野蛮地蹂躏中国女性,并劫持中国壮年同胞去日本干劳工,其中之一的一位同胞就是山东省的刘连仁,在归国前在日本深山野林中过着苦难的生活,中国平民百姓的私有财产房屋等也遭到侵华日机投下的炸弹、燃烧弹炸毁烧尽,造成很多中国同胞家破人亡,无家可归的悲惨状况。
  这些罪恶事实,应由发动侵华战争的日本国政府承担责任,根据国际惯例,发动侵略战争的战败国,日本政府应主动地向蒙受劫难的中国人民进行民间受害赔偿。
  就我们的家乡四川省来说,在当年日军侵华战争中,还称之为大后方,但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同样遭受侵华日军残暴地屠杀和严重的破坏,那时侵华日军的步兵未能侵入四川省境内,可是侵华日军的飞机却不断地飞往四川省境内上空,对重庆、成都等城市进行狂轰滥炸,侵略军的空军还采取低空飞行,在机上用机枪扫射残杀平民百姓,这血腥的残暴事实,在当时仅成都少城公园内和猛追湾等几处就有很多的同胞遭到敌机射杀伤亡。
  深为悲愤的1941年夏季一天午后,侵华日军的飞机飞临成都市内上空,投下了罪恶的炸弹和燃烧弹,遭狂轰滥炸的所有街道都变成了一大片废墟和灰烬,同胞们的生命遭受到严重的伤亡,房屋财产被摧毁,这是在成都市内又一起日本法西斯分子犯下的滔天罪行。
  遭到侵华日机轰炸的成都街道,其中有东御街,当时我家父张荣臣经商的店铺就在东御街(门牌五号)此地段又叫(盐市口)我们住家的地方也是在东御街(经商店铺和住家点两处相距有二十来间店铺)这两处都同时被炸烧毁。
  被炸前,由于我们听见防空[预]备警报的响声,全家人员赶紧提前跑了警报,逃离市内去到成都南郊武侯祠乡下亲戚家躲避,才幸免人身伤亡,当时已是热天人们都是身着单衣,空着两手逃警报,也没有带什么东西,还认为解除警报后就可以返回家内,没料到这次逃警报是敌机真的来轰炸了。(这也是敌机第一次对成都的轰炸)在此之前当时成都的防空受制单位已[预]演过多次,拉响防空[预]备警报,街上店铺都得关门,人员都要疏散,并要求每人随身带一条湿毛巾,以[预]防敌机投下毒气弹。
  在日本法西斯分子惨无人道的暴行下,我们全家八口人同其他受害同胞一样都处于无家可归的悲惨境地。这突然出现的灾难性打击,家父张荣臣实在接受不了,感到一切都完了,经商的店铺变为灰烬,连居家落脚的房屋也都没了,一气之下口内断续的开始吐血,在被炸后的成都市内,我们全家人已无安身之处了,几天之后全家人只好去到四川仁寿县农村投靠亲友,离开成都时我们的家具连一根桌子腿也都没有了,这都是日本侵华战争制造的苦难,要不这样,中国人民不会落到此境地。
  到农村后,家父张荣臣的吐血病越来越严重,经医治无效于1942年秋季过早的离开了人世,年仅53岁。在遭到侵华日军各种残暴手段直接和间接死亡的中国同胞人命,都应由发动侵华战争的日本国政府承担责任。
  我们千百万中国同胞,曾遭受日本国发动的侵华战争的受害者们,有权向日本国政府要求受害赔偿。
  我们中国人民是通情达[理]的,尽管我们遭受过日本法西斯侵略军制造的深重灾难,但是我们还是要正确的对待,现在主张中日友好的日本国人民,但日本国政府应主动地根据国际法尽快的向受害的中国人民赔偿。

受害者张荣臣遗族:
儿子 张焕文
女儿 张四维
女儿 张淑冰
儿子 张维琪
1993年2月10日

  附:受害详情。1、
  附:受害索赔签名表。2、

附2:

《向日本政府要求受害赔偿的签名表》

  我们坚决支持要求遭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索赔正义的行动!
  受害人张荣臣遗族:签名
  成都地区子女:
子:张焕文,孙儿:张光灿,曾孙:张迈,女:张四维,女婿:刘力斌,孙儿:刘远,孙媳:罗玉芳,孙儿:刘遏,孙媳:孙淑军,曾孙:刘飞甫。
  成都地区亲属:
孙儿:张宁,孙媳:沈小呈,曾孙:张乔乔。
  四川自贡地区子女:
女:张淑冰,外孙:潭平勋,外孙媳:汪俊英,外孙女:潭熔,曾孙:谭天,外孙女婿:罗必然,曾外孙女:罗薇、罗静。
  四川永川地区亲属:
外孙:王纪兵,外孙媳:童显荣,曾孙:王童,曾孙:王刚。
  北京地区子女:
子:张维琪,儿媳:张贵琴,孙女:张京蓉,孙子:张奇志。

1993.2.10日

附1:

遭日本侵略战争受害人张荣臣财产损失情况

  1941年夏季一天午后,侵华日军的飞机第一次轰炸成都市内,其中东御街也是被炸又烧光的一条街。
  一、受害人张荣臣在东御街门牌五号,用自己的一间房屋经商,屋内还有一层木板楼,使用面积共五十平方公尺,按现经商房屋价估计应值十五——二十万元人民币,因此地过去或现在都属商业繁华地区。
  二、商店经销商品:各种牌号香烟、医药品、药酒、汽水等,还经办钱币零整兑换,当时社会上流通使用银[元]和小额铜钱币,为方便持银[元]的消费者使用,按市价规定以银[元]兑换给小额铜钱币,店内雇佣一位姓钟的先生,还有一位姓陈的学工,张荣臣和其儿子张焕文四人共同管理经营此商店,商店设备两个柜台,四个货架等和储备的商品货物,被全部炸毁烧光,按今估计损失约值三万元人民币。
  三、受害人张荣臣距经商店铺往西二十来间店铺远的三间住家房屋(是租用别人的)也是在东御街,都同时被炸烧光,那时候一般人家庭也没有什么[豪]华的家庭设备连个收音机都没有,最时[髦]的有一个座钟,其他的就是衣柜、床、桌椅,可是被侵略军这一轰炸烧光,我们就连一件换洗备用的衣服都没有了,遭受此害的同胞们都处于无家可归悲惨的境地。
  四、受害人张荣臣由于遭受侵华日军制造灾难性的打击,气得口内吐血于1942年53岁就过早的离开人世,这都是日本国政府发动的侵华战争造成的恶果,日本国政府应承担责任。

受害人张荣臣遗族:子 张维琪(拟件人)
1993.2.10日

  张维琪于1951年在兰州市进入邮电部西北邮电管理局工作时,在填写的职工履历表中其栏目:解放前后家庭经济状况栏,以文字填写向组织交待,41年日机轰炸成都时,家父经营的商店和住家处都被炸毁。
  1992年1月张维琪在邮电部北京仪表研究所(北京通县北苑)退休,现住家北京理工大学77单元17号
  邮编100081
s2352

s2352-e s2352-p1 s2352-p2 s2352-p3 s2352-p4 s2352-p5 s2352-p6 s2352-p7 s2352-p8 s2352-p9 s2352-p10 s2352-p11

劳工(SL),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