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359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359
写信日期:1992-11-15
写信地址:广东省广州市
受害日期:1937-09
受害地址:浙江省杭州市
写信人:葛俨君
受害人:张学良(葛俨君的父亲)、葛俨君的外祖父
类别:轰炸、劳工(AB、SL)
细节:1937年9月下旬日本侵的战火燃烧到我家乡杭州,日寇用飞机进行狂轰乱炸,由于炸弹在离我父亲很近的地方爆炸使得他精神错乱没几天就去世了,母亲只好带着我跟随外祖父逃难。外祖父又被日寇抓去当了挑夫由于年事已高挑不动重物日寇就用残忍手段间接害死他。日寇侵华夺取了我两个亲人的生病我强烈要求日本政府给予赔偿。

 

童增同志:
  您好!
  从92年第10期读者文摘题为“历史没有忘记——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纪实”一文中知道您的工作单位,但未知您目前的工作单位有无变动,亦未知这封信您是否能收到,但该文章写道“……正在多方寻找这些受难者,以期望他们能勇敢地站出来……”,作为受害者的亲属,出于对祖国的爱,对侵华者的恨,我要控诉日寇的暴行,并向您反映我家被害的简况:
  1937年9月下旬,战火燃烧着我的故乡杭州,当时我的父亲(张学良)正守护着一个工厂,日寇的飞机狂轰滥炸,炸弹正丢在工厂,在距我父亲很近的地方爆炸,这突然的变化,促使他精神错乱,不几天,年仅23岁的父亲就去世了。战火继续蔓延,成了新寡的母亲,只好带着当时尚未满月的我,跟随外祖父家离乡背井,逃难到异乡,但仍逃不出日本侵略者的魔掌,当时已70岁高龄的外祖父,被抓去当“脚夫”,被迫为他们挑担——运抢来的东西,可怜外祖父年迈体弱,实在挑不动重担,欲停下来休息一下,即被日本兵用刺刀在脑门上挑了三刀,并飞起一脚,将外祖父从山腰踢到山脚下的池塘里,虽当时被同胞救起,未死于池中,却因贫伤交加,一病不起,屈死外乡。
  日寇的侵华战争,夺走了我二个亲人,使我原来美满的家庭家破人亡,我的童年,即是在血泪的记忆中度过的。迫于生活,我母亲只好改嫁,我只好寄养在舅父家并随了舅父的姓。
  童增同志:未知您目前是否还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冒昧地给您写信,给您添麻烦了。如果可能,收信后望给我写几个字,说明信收到即可。
  再见!
  祝
顺利

广州市胸科医院
葛俨君
92.11.15

s2359

s2359-e s2359-p1 s2359-p2 s2359-p3

劳工(SL),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