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372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372
写信日期:1993-02-11
写信地址:山东省菏泽市单县
受害日期:1941
受害地址:信中未提
写信人:李丛芳
受害人:李丛芳的爷爷奶奶
类别:轰炸、其它(AB、OT)
细节:1941年我的爷爷奶奶葬身于日寇扔下的炸弹中,我的父亲只能和我的太爷爷一起生活。可是不到1年的时间我的太爷爷去世了,从此父亲就无依无靠,无家可归,任人欺侮。这一切都是日本侵略军造成的恶果,我作为受害人的子孙愿意参加“索赔”的签名活动并支持索赔。

 

童增大哥:
  你好!
  我是一位很普通的青年,祖籍湖北荆门。现在山东省单县杨梅中学,昨天从92年第十期《读者文摘》中看了《历史没有忘记》一文之后,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思绪涌上心头,这么多年来的一切和千仇万恨终于找到了诉说人。
  “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高中毕业之前,我根本不相信这句话,可高考落榜后,我因交不起复读费而辍学,加上将近七年的社会生活,我终于悟出了这句话的深刻涵义。“儿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我并没有因这种说法而抱怨父亲,相反,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父亲的深爱也在与日俱增,我曾不只一次的发誓:一定要好好孝顺父亲,让他安度晚年,可还没等我的话变成现实,他就去了,永远地去了,劳苦了一生的父亲啊,你本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可你的一生,你的命运,竟是如此的悲惨,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当时那万恶的日寇造成的吗?
  1941年,我爷爷奶奶粉身碎骨于日寇从飞机上丢下的弹火之中,当时,只有四岁的父亲便由我老爷爷抚养,可不到一年,我老爷爷也去了,父亲从此便无依无靠,无家可归,任人欺侮,甚至连我老爷爷留下的一些稻谷也让那可恶的黑心人趁我父亲不在时用谷壳给换了,这下子,父亲真正成了一无所有的人了。怎么办?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不到六岁的父亲便靠“河”养活。每天刚亮,他就人家的小船到河里捞菱角、莲蓬什么的吃,吃不完的便在外面挖个坑用火闷热,放着以后吃,冬天,河水退了,他就偷人家的盒子冒着刺骨的严寒到河里扒藕,有一次手都冻麻木了,玻[璃]片把手指划得露出骨头来,他都没有知觉。更为伤心的是,在我老爷爷去[世]的那年春节,我父亲觉得没亲人了,就到以前的老邻居家说说去吧,可没进门,那个黑心的人就让他坐在门坎外,说他是个克星,亲人全让他克死了,为图吉利,他不让上他家去,还故意拿出点心什么的给他喂的狗吃,还说就是给狗吃,也不能给克星吃……父亲啊父亲,老天爷怎么那么不公平呢?没良心的人怎么就活得那么快活呢?这一切,不都是日本帝国主义所致,不都是日寇造成的吗?从那以后,父亲便离开了。他所谓的“家”——老邻居的稻草垛。[菩]萨保佑,离家还不到十里地,父亲便碰到了一个30多岁的男人,他是放“?”(我也记不清了,可能跟现在把东西挨家赊给人家的差不多)的,这个好心的男人(父亲喊他师傅,他当时也没问人家的姓名)便收下了父亲……后来和我母亲结婚时,只有一碗米、一碗盐及他们两个人,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他俩夜宿林中,日出谋生。我大哥因此出生不到半年就死去了,由于他俩的辛勤劳动,后来总算有了个土墙茅草屋藏身了。好歹我们现在的姐妹四人才幸存下来。一无所有的两个人加上四个孩子,得吃、穿、看病,我大姐因此小学都没上完,二姐因家中无大人照看差点让狗咬死,我算幸运,有两个姐照看我,且一直上学到高中毕业,但终究还是因钱而辍学。这,我不怨父亲,命苦的父母为了我们,吃尽了苦头。听说我还很小的时候,爷爷的仇人为了报复爷爷,想让他断子绝孙,父亲为了保护我们,给人家磕头,喊人家爷爷、祖宗,卑躬屈膝,固然属贬。可他那样做,难道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吗?父亲啊父亲,就凭这一点,我们做儿女的,今生今世也该永远敬重您,您为人忠厚,一生没有得罪过他人。你不善言辞,可你用你的行动,教育我们:堂堂正正的做人。以前用谷壳换你稻谷,大年之中侮辱你的那个人,因一生未生育,加之养子养女相继与其断绝关系,你听人说了他的处境后,经常步行往返40里路去给他送米、送油,帮他干活,人家都说你傻,可知父者莫如其女矣,你女儿最理解你,因为你常说:“人心都是肉长的,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父亲呀父亲,人家都说你,最终死到那个黑心人手里了。因为你是为起早去帮他干活才遇难的。由于生孩子未满月,加之远隔千里,你走时,我没能见上一面,为此,我曾与姐姐她们吵过嘴,可后来,我知道这是大队书记让赶紧送你走的,因为当时“火化”制度很严,你劳苦了一生,去的又是那样的悲惨,书记当时说“我就是书记不干了,也得给他留个完尸。”担保,让亲人赶紧送走你。父亲啊父亲,你听见了吗?据说当时听到你遇难的[噩]耗时,没有人不哭的,有好多行动不便的老人哭着要人家把他们送到你的跟前,都抱着你泣不成声,送你走的那天,一位90多岁的老爷爷拉着你的手死活不让人家盖棺。父亲啊父亲,你走的那样匆忙,女儿实在难以接受这一无可抗拒的事实……
  这些只是家父一生中的个别事情,如有可能,我定会将父亲的一生经历写成小说,让世人都知道,我父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父亲之一,虽然如此,可他的一生过得又是那样的辛酸?他无力供女儿继续上学,难道该怪罪他吗?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无情的战争造成的恶果吗?不都是日寇狂轰乱炸造成的吗?如不是日寇炸死爷爷奶奶,他们不会弃父亲而去的;如不是日寇,舅爷爷也不会随国民党逃往台湾;如不是日寇,父亲也不会受苦;如不是日寇,我也许大学早就毕业了;如不是日寇……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日寇侵华造成的。因此,我们强烈要求日方赔偿经济损失。我做为受害人的子孙,愿参加“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的签名活动。
  此致
敬礼!

李丛芳
1993.2.11

s2372-es2372-p1 s2372-p2 s2372-p3 s2372-p4

其它(OT),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