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479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479
写信日期:1993-02-18
写信地址:上海市
受害日期:信中未提
受害地址:浙江省湖州市
写信人:陈玉英
受害人:章万福(陈玉英的父亲)
类别:谋杀(MU)
细节:那年的阴历10月28日父亲见邻居家着火便上前去营救谁知日本鬼子一枪将我父亲打死,母亲从此一病不起不久就厉害了人世我成了孤儿。父亲的不幸给我家带来了无穷的灾难,我家曾经是多么的幸福和美满如今被日寇害的家破人亡,日本国犯下滔天罪行必须偿还。

 

童增老师:
  近日我无意中看到1992年12月28日“羊城晚报”上刊登的“索赔潮,起于民间……”一文。阅后,又一次激起我对日本侵略者的无比仇恨,56年来,我一直想控诉日本侵略者的罪行,但不知向谁去控诉,今天我写信给你,希望你能为全国无数受日本侵略者迫害者及其亲人解解心头之恨。
  我原是湖州双林镇西乡木桥头章万福的女儿。56年前,我那时才十岁,我父母亲和我一家三口,做做吃吃,生活美满,幸福的家庭使我感到无比温暖,没想到好[景]不长,日本人侵略我国进入双林,杀人放火,烧房子。一天晚上,离我家大约四五十米远处的房子被日本人点火烧着了,我父亲是个热心人,一看房子着火,就去帮着灭火,救人,没想到当场就被日本人一枪打死,那天是阴历10月28日,鬼子的一枪打死了我父亲,从而伤害了我善良的母亲,从此母亲一病不起,阴历正月初二,我亲爱的母亲就离开了人间,留下我一个十岁的孤儿,无人照管,我的叔父将我卖给陈家(我原名叫章玲珠)改名为陈玉英(现在名字)。我从小懂事,父亲的不幸给我带来无穷的灾难,悲惨的年月,这深仇大恨我一直铭记在心中,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我要报仇[雪]恨,但我能力有限,直至解放,我控诉过这日本鬼子的罪恶,但还是难解这血泪之恨。
  今天,国家讲友好,但我们老一辈的血债还是要他们赔偿的,金钱也弥补不了我们精神上的痛苦,这个债是永远还不清的。我们这一辈受尽日本侵略者迫害的人都老了,但我仍感到我们千百万受日本鬼子迫害的中国人应该勇敢地站出来告诉我们的子孙,要索回应得的赔偿,要他们承认是他们给我们留下了苦难,是有罪的。
  童增老师:我原在光跃半导体器件厂,现在已退休,生活美好,但我要看看日本人如何来解除我们这些受难者的恨,也希望你能更大的呼[吁],让千百万受难者都来控诉日本侵略者的罪行,也让我们的子孙万代不要忘记日本侵略者对我国老一辈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一定要讨回这一血债!
  此致
敬礼!

陈玉英
1993.2.18.

s2479-e s2479-p1 s2479-p2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