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499

信扫描序列号:s2499
写信日期:1995-11-09
写信地址:广东省湛江市
受害日期:信中未提
受害地址:湖北省黄石市
写信人:程菲
受害人:程菲的养母
类别:慰安妇(SS)
细节:我的养母被邻居骗到湖北省黄石市强迫给日军做慰安妇,在受害期间多次寻死和逃跑都没有成功,等回到家乡以后自己的女儿已经死了而他就再也不能生育了。我在周围人的歧视下长大,我要为我的养母和自己向日本讨回公道。

 

北京化工管理干部学院,法律系,童增
童老师:
  你好。
  我现是湛江某某学院某某管理工作人员。(92年5月从武汉某某大学,随丈夫唐某某调入湛江,他在某某系任教。)程某某,在92年底看到12月18日羊城晚报,第二版“西新”写《索赔潮,起于民间……》一文知道你正在为被逼成日军“慰安妇”,而惨遭蹂躏,难以计数的中华姐妹而呐喊,正在多方寻找这些受难者。以期她们能勇敢地站出来,索回她们应得的赔偿,目前她们在何方?就在武汉市某某街某号某楼住着一位受难者,袁某某老太,也就是我的养母,现年73岁。听她所述,当她在十七、八岁时被人(邻居,一个坏女人)所骗到湖北黄石,石灰窑给日军当妓女,去时将一名怀抱的亲生女儿叫给她母亲代养,大约二、三年回来后,女已去逝了,从此后再也没有生育了,(当她24岁时领养了我,当时我只有四十多天)她在受害期间,曾多次寻死逃跑未成。她不但是身体受其害,精神受害直至心理也有所变态(据我观察)她对男人都不喜欢,包括她的几个丈夫、女婿,连同外孙几乎没抱过他。对我以及我的女儿她就喜欢。(其实我儿子比女儿乖)。我跟着她生活二十多年也受到了歧视。60年代初我读中学期间同学曾骂我“上梁不正,下梁歪”。准备入团时,支部委员(班主任)找我谈话,要我正确地认识我母亲的问题。我是这样表态的:“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听了我的表白,从此将拒我团外,再也没有要求加入那个组织了,怕谈家史。我恨,恨日本侵略者害了两代人,蹂躏了母亲,影响(诛连)了我,代我母亲控诉当年日本侵略军的罪行,讨回人身的损失。她已73岁高领了。在她有生之年,能看到日本政府的公开赔礼道歉吗?能得到迫害所造成的人生损失赔偿吗?童老师,索赔行动,仍在继续吗?有何进展,收集了多少材料?关于我母亲的具体材料是听她所述,整理成文还是给他录音,证明人也要找吗?她两个妹妹都知道,小妹、二妹都健在汉口。这次写信向你咨询,有必要我可回武汉做母亲的思想工作,让她将苦水吐出来,可能要具体的时间、地点吧?当时日军的名[字]吧?请你在百忙之中给于回信指导。在当年日本政府没有公开赔礼道歉之前,我不想在本学院传开,我怕。暂写到此。
  索赔行动,继续下去,指导问题解决!本月11日我丈夫唐某某去北京人民大学哲学系,和陈志良编写一点东西,约待半个月,他说有时间前去北京拜访你!

湛江某某学院某某科
程某某
11.9

s2499-e s2499-p1 s2499-p2 s2499-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