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506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506
写信日期:1993-04-19
写信地址:江苏省盐城市
受害日期:1941
受害地址:江苏省盐城市
写信人:黄经实
受害人:黄子宪、黄子美(黄经实的亲人)
类别:谋杀(MU)
细节:1941年日军入侵我家乡盐城市,无辜杀害我父亲黄子宪、叔叔黄子美等7人,这事在盐城县志有记载。

 

童先生:
  久仰先生大名,只是无缘拜会。今有友人提供线索,云先生曾服务于“中国老龄委员会”,只有试投,不知能否收到。
  我是江苏省盐城市伍佑中学教师,闻先生正致力于日寇侵华战争民间索赔问题的研究,亦成提交上届人大为议案,其结果就不得而知。
  一九四一年古历闰六月初一日晨,日寇曾于江苏盐城县伍佑镇丁陆舍(今为盐城市郊区伍佑镇丁陆村)无辜枪杀我父亲黄子宪和叔父黄子美等七一人(地方志称“丁陆大屠杀”亦称“伍佑大屠杀”)这件屠杀案记载于《盐城县志》和《伍佑志》上。
  日寇侵华战争犯下滔天罪行,它使多少父母失去儿女,多少子女失去父母,田[园]荒芜,白骨累累毁坏多少建筑,掳掠多少财产,多少家庭妻离子散,离乡背[井],真是罄竹难书。五十余年来这中华民族蒙受多大耻辱,我们更是集国仇家恨于一身。弑父之仇不共戴天啊。
  难得先生一身凛然正气,出面伸张民族大义,且悉心研究世界战争(或国际战争)中国于赔偿战争中生命与财产问题。先生学识渊博,晓古通今,非凡夫俗子辈能企及,实乃可钦可敬。
  据说先生集二三同志组织一民间索赔机构,该组织是否凡属受害者嫡系亲属均可参加,需履行何手续,承担什么义务,如何联系,有无定期或不定期活动?尚望先生不吝赐教、指点迷津,于万机之联函告之。
  先生此举将得到整个中华民族十亿人民的支持,屈死于日寇屠刀下的先人及其子孙亦感哉先生之大德,先生的英名将载入史册,万古流芳!
  匆匆致以
敬礼!
  附件于另纸。

黄经实手书于
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九日
通讯地址:江苏省盐城市伍佑中学
邮政编码:224041
电话:0515-811509

此信曾试投老龄复退回,今改投老龄研究中心,仍为一试耳。

“41.7.24”盐城市郊区伍佑镇
丁六舍日军大屠杀暴行目击记
“丁六大屠杀”现场目击者 盐城市盐业公司退休干部 陈学俊

  《伍佑志》及《盐城市人民革命斗争史》中都记载了侵华日军“丁陆大屠杀”事件,读后发现书中所记与史实有所出入。尤其是《伍佑志》相当粗疏,不仅编造了“裸体排队”的情节,甚至竟将部分遇害者的姓名搞错。我是遇害者陈学炎、陈学懋的胞弟,是现场目击者,往事历历,如在眼前。并曾多次走访过其他遇害者的亲属(包括走访虎口余生、遇难幸存的曹广学在内),对死者姓名曾一一核对过,就连曹广学先生本人也坦率地承认:“有些内容,添油加醋,是‘文革’期间出于‘忆苦思甜’教育的需要;至于部分死者姓名搞错,是由于单凭少数人臆想,未作周密调查,”兹应盐城市地方志办公室于海根同志之约,写此《目击记》,以还历史真实面目。
  1941年7月,侵华日军第二次占领我的故乡盐城市郊区伍佑镇。镇上百姓纷纷逃离,到农村避难。7月28日,我的一家九口人,逃到了离伍佑西郊三华里的农村丁六舍,借住在一户开磨坊的丁三胖子家三间闲房子内。周围邻居也挤满了从镇内逃出来的百姓。
  第二天(7月24日)清晨,盘踞在伍佑镇内的日军倾巢出动,到农村“扫荡”新四军。早上七点多钟,一小队日本兵,从伍佑镇虹桥向西经过西堡村向南直向丁六舍扑来,并用机枪扫射向南逃跑的百姓,有的群众因怕被日军打死,纷纷到人家躲藏。这时,我家也跑进来六七个人,都是镇内逃难的百姓。一群日本兵很快包围了我家所住的房子和东西两户村民的房子,两个日本兵先在我家门前架起掷弹筒,朝南边大路上逃跑的人群开了一炮。那些端着上了明晃晃刺刀的日本兵,又分头到各户人家搜查,将屋内的人一个个撵出屋外,集中到我家门前的晒场上。计有男女老幼三十多人,分别站在三处,每处都有三四个日本兵端着枪监视着。一名日军指挥官伸着四个手指朝群众吼叫,意思是“你们是新四军”。在场群众个个摇头,并作打算盘和写字动作,意思是我们都是做生意的人,不是新四军。这时日军指挥官和士兵叽里咕噜了一阵,日本士兵就开始打人,有些群众被左右开弓打了嘴巴,有的被拳打脚踢,有的挨了“东洋掼”,就是把人从背后掼到前面跌落在地上,跌得鼻[青]脸肿,口鼻出血。日本兵还对妇女、儿童进行威吓,想打开缺口。我四姐陈学凤(当时15岁)就被一个日本兵牵住头发,问她是不是“女新四军”,吓得她跪在地上直哭。这个日本兵还劈胸揪住我的上衣吓唬地说:“小孩的新四军”(那年我才十一岁)。我摇着头回答说:“我们都是老百姓,没有新四军”。日本兵对集中到晒场上的逃难百姓前后盘问毒打了近两个小时,最后将在晒场上的妇女、儿童[驱]赶回房子内,门口由端着枪上上刺刀的日本兵看住,不许出门。晒场上留下十二名男子,都是青壮年。日本兵将他们赶进路东的一块水田,有的人是用带刺刀的枪赶进去的,有的是日本兵抱起扛在肩上抛进去的。被驱赶到水田里的人,个个变成了泥人,坐在一尺多深的水田里。此时,日军指挥官下令,在水田西侧,架起一挺机枪,一名机枪手卧倒在机枪后面准备射击,蹲在水田里的群众,知道日本兵要开始屠杀了,顿时发出一片惨叫声,屋里的妇女、儿童也是一片哭声。随着一声口令,机枪顿时朝水田内百姓开火,水田里的百姓纷纷倒在泥水之中。凶恶的日军唯恐有的百姓不死,在机枪停止射击后,又有三名端起步枪的日本士兵,朝水田中被杀的百姓补射了十几发步枪子弹,直至水田中一片沉寂,日军才收兵向南,朝伍佑方向走去。就在门外监视的日本兵刚一离去的时候,三座房子内的二十几名妇女、老人、儿童全部从房子中冲出,冒着刺鼻的火药味,拼命地奔向水田边,不顾水田里流淌的血水和泥泞,跳进田中哭嚎着寻找自己的亲人,把找到的亲人遗体一个个搭上田边,围住嚎啕痛哭,并咒骂日本侵略军,愤怒控诉他们惨无人道,屠杀中国百姓的滔天罪行。我的大哥陈学炎、二哥陈学懋都惨遭日本侵略军屠杀。大哥遇害时才28岁,二哥遇害时才22岁。我和大嫂、四姐、五哥一起找到了大哥、二哥的遗体,老母、大嫂都痛不欲生,哭昏死过去几次,经大家帮助抢救才苏醒过来。我家的近邻和路过这里的逃难群众也有多人被屠杀。只有同乡人曹广学一人因躲在死人堆里未被日军的子弹打中,得以死里逃生,但他的父亲曹少华和外甥张逵达也被日军的子弹屠杀。同时被杀的还有伍佑中学教师黄经实的父亲黄子宽、叔父黄子美,他们都是镇上的商人,还有在街上开布店的王载、天华堂中药店店员姚武江、开理发店的袁树宝(俗称袁二)及理发员姚顺昌,还有龙王庙(现大丰县三龙镇)的一位朱姓青年,总共被杀十一个人。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中国老百姓,没有一个是新四军。他们被屠杀后,遗体分别由其亲属和当地群众一一拖到田边,临时用芦席盖起,当天下午有的直到第二天,由亲友买来棺木收殓埋葬。
  时隔五十二年的今天,作为一名中国人,一个丁六舍屠杀事件的目击者和被屠杀人的亲属,我有权利控诉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期间所犯罪行,并要求日本国政府对受害人的家庭及其亲属按照国际法进行合理的赔偿。

(1993年4月30日)

  (“41.7.24”伍佑丁六舍日军大屠杀暴行目击者陈学俊家庭住址:盐城市毓龙路2-6号)

s2506-e s2506-p1 s2506-p2 s2506-p3 s2506-p4 s2506-p5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