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530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530
写信日期:1994-12-08
写信地址:湖北省武汉市
受害日期:1938
受害地址:湖北省武汉市
写信人:王宝聪
受害人:王宝聪的大哥、父母
类别:轰炸、谋杀、其它(AB、MU、OT)
细节:1938年我家在武汉的房屋被日军炸毁,在逃难路上,父母被日军打死,9岁的大哥被抓去大骂,放回家后病倒死去要求日本赔偿。备注:信封丢失

 

日本国驻华大使馆
尊敬的大使先生:
您好!
请恕本人直言,过激情绪写这封信。
我是中国普通公民,职业系工人,男,姓名王宝聪,乳名换运(即意:1945年11月生,吾父母为共庆侵华日军宣布投降,我家再不受苦难,该换运气了)。
本人曾于8月1日写信给您——尊敬的大使先生(并请您将信转给贵国村山富市首相),就二战期间我家遭受日军侵略之害,倾家荡产损失(无法用金钱计算的精神肉体损失除外)强烈要求贵国给予经济赔偿。
信中报告了所受日军侵略之害的情况:1938年10月日军侵占武汉,我家父母亲在汉口民权路口河街开设有三层楼房,规模的鼎大杂货铺(招牌名)被日军飞机炸毁。嗣后,日军又烧毁我家在民权路附近严家湾(今改名为严家巷)民宅一栋和在汉阳南安坦临近河边铁器铺房屋一栋(原门牌双街特12号,后改为双街20号)。我父母逃兵荒回到汉阳大军山乡下开米粉丝作坊,一匹小红马被日军开枪打死,接着抢走一匹大白马,害得我家无法维持生计。此期间,我9岁的大哥误入日军戒严区,被抓去打骂恐吓,放回家后病倒死去。被日军烧毁、焚毁房屋内家具、衣物等未计入。
说实在,当接二连三出现诸如法务相永野茂门、环境厅长官樱井新、通产相桥本龙太郎等贵国内阁要员([尽]管被罢官)不顾二战历史事实,否定日军侵略罪行,口吐狂言乱语时,我愤怒心情难以言表,明明是你日本军队闯进别国杀人、放火、掠夺财富,使无辜百姓遭灾,还不承认,天下哪有这种道理?!
今年,贵国村山富市首相访问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东南亚四国后回到东京,曾由贵国官房长官五十岚广三先生代表村山首相作书面讲话中表示,对二战日军侵略罪行深刻反省,并积极着手研究解决二战遗留受害国民间赔偿问题(其中日本人民二战中亦受害,真是害人又害民)。11月15日在印尼召开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领导人会议期间,贵国首相村山先生同我国江泽民主席会晤时是否谈及二战民间赔偿问题?我国领导人从政府国家角度顾全友谊,很有可能对此问题缄口不言。然而,受害者和受害者直系亲属老百姓是殷切期望,只有通过两国政府的交涉协商,顺应民意予以赔偿,解决问题。
近悉报载,日本国会将通过政府立案赔偿二战时,受原子弹之害的贵国广岛,长崎的受害者或直系亲属(遗属)每人折合美元1000元赔偿。
又据我国《工人时报》(1994年11月18日第四版)刊载消息:日本《读卖新闻》17日报道,日本政府将在二战结束50周年时设立特别基金会负责向二战期间强行征召的中国、韩国、菲律宾、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随军“慰安妇”赔偿。
鉴于此,贵国政府既然可向自己国内二战受害者或其遗属和国外强行征召的“慰安妇”赔偿,理所当然我们受二战日军侵略之害的无辜的别国老百姓受害者或其直系遗属亦可向贵国政府索赔!否则,受害者或直系亲属心理难以平衡!不在人世的受害者的亡灵得不到安慰,死不瞑目!!
中日双方要友好!但历史的欠账不能赖,总得尽快有个交待!若时间拖长了,利息的数额那就会更大了!
我们亚洲各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不仅仅只听听每年的8月15日和二战结束50周年贵国一番反省检讨和口头承诺,更要看到贵国言而有信的实质性的行动,树立良好形象取信于民!!
尊敬的大使先生,请将此信转交给贵国尊敬的村山首相先生。
愿中日两国和两国人民友好!
愿您——尊敬的大使先生身体健康!
愿贵国村山富市首相身体健康!欢迎贵国村山首相来我国访问!
致此
敬礼!
谢谢!

1994年12月8日
写信人:王宝聪

  通讯地址:中国武汉市汉阳区洲头街建港倒口南村第一居民委员会辖3栋戊门五楼
邮政编码:430052

尊敬的江泽民总书记、尊敬的李鹏总理:
您好!
本人系中国一普通公民,姓名王宝聪,男,湖北汉阳县人,现年49岁,住武汉市汉阳区洲头街倒口南村141号三栋戊门五楼。
今就强烈要求日本政府赔偿二战日军侵华期间造成我家经济损失(不含肉体、精神方面无法估价的摧残损失,我家亦仅仅是千万曾遭日军侵略之苦难的包括台、港、澳同胞在内的中国人民之中的一员)之事,特向您——尊敬的江总书记、李鹏总理写信。对此要求我亦曾向全国政协、全国人大会议写过信,建议立案,但不见回音。当然,这是件涉国际间政治政策、法规性较强的大事,须严肃谨慎,但也不要过于拘谨。
中日建交联合公报,我国周总理与日本前首相田中谈判,尊重保留中国人民意愿,并未放弃民间索赔权利。如今,日本国经济腾飞,更有能力、财力赔付。我认为,在这件事上我国政府(台、港、澳同胞由其所在地当局负责办理)不要太老实了。一旦日本政府有愿赔偿意见,我国也不要拒绝。当官要为民作主,着想!!
“既是亲兄弟,也要明算账”。我国政府可参照韩国政府向日本政府提出索赔做法。虽说,日军侵华期间所犯罪行不仅仅单一“慰安妇”问题,日军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无论广度、深度都超过对亚洲其它国家(地区)所犯罪行,情况更为复杂。
但是,我们相信只要我国政府真正下力认真对待,支持各级建立专门领导机构,各有关方面部门联合协力,根据受害者或受害人直系亲属提供的报告,调查落实,问题是会得到较圆满解决的。受害群众及其直系亲属们心理也会得到心安平衡。我国政府也可从民间索赔款中提出一部分,用于为此办事机构有偿服务费用,和捐助社会民政福利事业。
江总书记、李总理,[尽]管不时出现诸如原环境厅长官樱井之类阁僚要员,歪曲二战史实,美化日军侵略的狂言乱语,可是我们决不容许当年日军借我国国、共两党两军不团结,打内战之机,乘虚而入的历史悲剧重演。甲午战争,我方自卫战败,可日方要我腐败清政府赔款,割地那蛮好!?
日本政府若真正付诸行动,诚心诚意向民间赔款,受害人或其直系亲属真正是赔款到来,这同样是件着眼未来和平发展中日两国,两国人民友好关系,皆大欢喜的旷世之举措。
我国可[像]全国人口普查那样,全面深入进行赔付调查摸底工作,逐户逐人根据报告损失程度进行核实(尚在世不多的见证人,或其它有关方面证实材料)和权威性估价(虽不能精确无误,但也应有个粗略大概估计)。相信中央和各级专管部门会有更好的办法,做到受害人或直系亲属较满意。
尊敬的江总书记,尊敬的李总理,恳请您在百忙中抽空看看此信,并祈望将此作为要事尽快动议。
祝您身体健康!愿在邓小平同志总设计下的我国改革、开放硕果更大,国富民强!
谢谢!
致以
崇高敬礼!

1994.8.15(日本二战战败投降纪念日)书
王宝聪
工作及通讯址:武汉湖北机床厂
邮政编码:430074

s2530-p1 s2530-p2 s2530-p3 s2530-p4 s2530-p5 s2530-p6 s2530-p7

其它(OT), 谋杀(MU),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