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556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556
写信日期:1996-06-21
写信地址:北京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吴炳琳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支持对日索赔并寄来描述抗战的文章。

 

童增同志:
你好!
前几个月见报纸你从国外考察老龄工作回来很有成绩,令人十分欣慰,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今年九十岁的黄宇宙老先生的抗日史迹已发表。以他在1938年8月7日击毙头一个叛国的伪皇协军长李福和及刘崎少将等16名日军将校为中心的〈东方佛朗哥之死〉已出版。有宋任穷同志的提词,还有前总政[府]主任郭林祥上将回忆44年黄在洛阳地区打游击的情况,出此书黄的夫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争取到很多赞助款(如出一本黄色书籍要容易一百倍)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应有实际行动!
中国人民战胜日本帝国主义,战后成为四强,当时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光荣极了!在盟军将校面前我总是挺着胸脯,扬眉吐气。因为中国人民抗战十四年,打死日本将官126个,歼灭日军518万。不是只凭被屠杀而坐等日寇投降的,所以今天对下一代,下两代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也要叫他们知道胜利的事迹,才能使他们有民族自豪感!
辅仁大学及育英中学叫我回忆抗日情况写稿给校友通讯,我把稿也寄给你一份,看有无报刊愿刊登这篇爱国主义教育的长中华民族锐气,灭帝国主义威风的片段回忆!
因老眼昏花,稿请你用放大镜看吧,如无法刊登,你算我的读者吧!
我全家老少户口,已于去年10月28日由青海西宁迁回,落在现住处,我盖了一个四合院,只是远点,还算北京郊区。
你爱人好吧!你们接电话了吗!常在办公室吗!
健康快乐,吉祥如意

吴炳琳
6.21

稿你可酌情删改,不便发表的可删去

敌后抗日片段回忆

北京朝阳区离休干部 吴炳琳

  先考吴麦熙1881生于新加坡,早岁在英国剑桥大学读书,毕业后在英法等国考察,辛亥革命后回祖国定居,在北京遂安伯胡同29号。设南洋华侨俱乐部,免[费]接待来京华侨,并为在京工作,学习华侨免[费]提供住所,经常组织联欢会。曾任张作霖高级参议;张学良的顾问;南洋侨胞宣抚专使……。1951年在京病逝,家产全部无偿捐献给国家,包括五百多件珍贵文物;
先妣徐仲清于1937年12月下旬在震惊世界的日寇南京大屠杀中遇难!
我自幼受家长及育英学校的爱国教育,在1943年育英中学毕业后,离开沦陷区通过封锁线到大后方。
1944年春,日军在海空战争中节节败退,完全被动,准备在大陆垂死挣扎而全国总动员,大本营发布“一号作战”命令,对华发动最疯狂的全面总攻,年底打通了平汉,粤汉,湘桂铁路,经由印度支邢,保持日本与南洋联系的“大陆交通线”,在此民族危亡关头,我响应“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时代号召,投笔徒戎!
1945年春,中国军民奋起反攻,在湘黔公路门户雪峰山将日军六个师团各联合兵种二十多万人包围歼灭!相继光夏邕宁,柳州,桂林,南漳,襄阳,樊阳等重镇,并派出当代最精锐的特种部队,空降敌占区,打击日军并为全面大反攻做准备,我有幸被挑送到特种部队增援豫北战斗组。
小组已有8名战友早已深入敌后,我和姚念明(参军前是华西大学学生)等4人,经过严格的训练后于6月初自西安起飞,到达黄河遇狂风,返航回西安。
一周后两[架]C-47运输机满载装备,由两[架]黑寡妇战斗机掩护在下午5时起飞,同行有其他战斗组四位军官,他们负责空投装备,(各种自动枪支,火箭筒,火焰喷射器,枪榴弹,手榴弹,各种炸药,弹药,手摇发电机,收发极机,陆空对讲机,手持极活机,袖珍照相机,装火柴[盒]内,有今天傻瓜相机的功能。还有一门4.2寸有来福线的追击炮)还有一位报务员,飞到孟津以西,他起立和我们一一拥抱告别,跳下机去。飞到豫北湛县(朝歌)境内,战斗机巡航搜索日军,运输机在距地面200米以下飞行,我们四人相继跳伞,降落在才耕过的庄稼地中,七位战友跑来迎接,飞机继续盘旋几十个红降落伞相继飘落,景[象]好看极了。夜航战斗机掩护运输机返航,我们飞机上战友们互相挥手告别。战友田根邦(一战区上尉参谋)带一个排地方兵淌水从村北河对岸赶来,我们急忙收集空投物资。
回村已天黑,住处叫大囤村,因联系失误,本应空投河对岸,飞机临空才联络上,只好在驻地旁跳伞,这时来了位农民打扮的湛县王县长,他是河南大学毕业生,四十来岁,他说“飞机虽低飞,但几十个红伞,目标太大,老远就看见了,你们最好转移!”(敌后空投时间紧迫,红色便于寻找,载人伞是迷彩包)
8位战友已做了大量的工作,局面基本打开,成功的策反汪伪将领孙殿英(曾在二十年代占据西北数省)庞炳勋(〈血战台儿庄〉中与张自忠并肩苦守临沂的军团长)约定在大反攻时他们抄日军后路,战斗组给孙配备通讯设备,并派一报务员协助他收发报。
已联系了王国然纵队,贺兰亭支队……抗日地方武装,王、贺各拨一个连由我们指挥,立即予以装备。
次日离湛县南下,王国然纵队同行,距背后的太行山渐远,抵达魏邱(当时是个土寨子)开始训练地方兵使用新武器,袭击小股日军及车辆,派人大量散发反战印刷品,对日进行心理战!
因平汉路黄河铁桥由日军一个高炮联队防守,中美空军始终不能[彻]底炸毁之,7月中旬最高统帅部令一战区付长官范汉杰通知我们战斗组炸毁它!
我们转移到大庙场,全组研究决定由朱葆森(参军前是中国银行总行会计科长)田树新(一战区少校参谋)带三个熟悉地形的地方兵负责爆破事宜,我带四个地方兵掩护阻击,誓死保证任务完成。
我们十人乘胶轮子马车到距桥东约十公里的一个小村,夜晚经过几个村庄都听到拉枪栓声,不知是敌是友,唯恐有变误了大事,藏了一天。黄昏我们携轻武器,背炸药悄悄前进,当晚阴云密布,我们潜至黄河铁桥在沙滩中部分的底下,朱、田等开始在七对桥柱敷下T.N.T炸药及雷管,导火线,我们五个狙击手密切注意敌踪及响动,幸亏敌高炮联队防空未防地面,久经训练及精神准备的朱、田等迅速完成工作,并将引线一一点着,我们撤离桥约300米,看夜明表是23点17分,开始雷鸣般的连续爆炸,我右耳受震动后有点聋,此时忽然发生了一件出人意料,锦上添花的特大喜事:一列满载日军的火车自北开来,坠毁桥下砂滩中,我们忙即用袖珍相机拍照战果后撤退,次日回到大庙场。总结战果:连桥上被炸着的,带车上的共歼灭日军饭田师团等部1200多人,切断大陆交通线!也配合了刘伯诚部围攻顽伪李英部的濮阳战役(李及其叔李福和于1938年3月30日在林县投敌,建立头一个空协军,8月7日被我的忘年老友黄宇宙将伪军长李福和及日军川崎少将等击毙,全军起义,李英漏[网])
三天后孙殿英的少将李付官主任赶来告诉我们:“孙军长得知罔村宁次命令新乡饭田中将赶快消灭你们因刘伯承部已进抵塔岗附近,威[胁]平汉北段日军,饭田抽不出消灭你们的兵力,准备使用毒瓦斯……建议你们到日军较少的开封地区……日军从新乡出动,我们头发电报通知你们!”
我们无法对付化学武器,连夜转移,次日到达封邱附近,庞部师长张山峰及封邱县长刘某来迎,我们住一小学校里(张系赶大车出身,治军极严,战后被国民堂收编,王仲濂以违抗军令为借口将他枪决)
电西安指挥官,他叫我们尽量避免伤亡,如迫不得己作战,坚持一个半小时,空军即可临空轰炸扫射日军,次日给我们空投一位迫击炮手,及防化装备,日军表犯几次,我们早有准备,都躲过了,仅一次交战飞机还未临空助战,日军已被我们的炮火击退!但因枕戈待旦,精神极为紧张,难以安眠!
美军在广岛,长崎先后扔了两颗原子弹,我们才大喘一口气,才有空听广播,知道月,日,星期几(因特种部队纪律森严,自受训起即不准外出,执行任务前更不准外出,跳伞后敌后生活紧张,因此只知夏天,秋天,其他不详)
‘八一五’日寇投降,十九日庞炳勋派卡车接我们,我们只装了较重武器装备,其它由士兵携带步行去开封!入开封城,把门的日军感到突然,不禁泪流满面,此时庞炳勋已被国名党政府改编为“中央直辖暂编第一路军司令”,其子庞庆振为特务旅长(后庞部补充被打垮的四十军。1949年5月四野南下时,庞庆振率一个团起义,国民党在华北最后的据点新乡解放,解放军任命他为团长,炮校主任……)
我们叫来日军在开封的指挥官;辖1800人各兵种的警备队长田中大尉(连级)宪兵队长生野少校,陆军[联]络部长林大佐,要求他们交出武器,田中说: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命令河南日军由刘峙在洛阳统一受降。(我们一听这二位,一个是传说的亲日派,一个是恐日派,不禁大失所望)满头白发的林大佐以挑拨的口吻说“八路军也叫我们交出武器!”他拿出十八集团军朱彭总[副]司令给罔村宁次的命令给我们看!
我们决定回西安,庞炳勋与我握手告别并合影(因我最年青,他已年逾花甲),沿路王国然,贺兰亭等列队相送(庞不许他们进开封城,王战后因受‘中央军排挤’,向解放军投诚,贺率部回八路军),上飞机时,庞庆振说:“在你们面前,我十分惭愧!我是陆大毕业的!”他曰说“马法五、高树勋正兼程北上!”飞过郑州上空,见城市很大,驾驶员在空中盘旋,叫我们看,一个不甘心亡国的日本兵迎头用步枪打飞机,我们干生气只好飞走!
到西安指挥部,战斗组立即解散,我飞梁山—重庆—昆明—天津。10月初回家,到北平行营任中校联络官为李宗仁主任迎送接待盟军高级将领;替李出席各国使命的招待会;协助盟军遣返日俘日侨(包括高丽人)
后果然十一战区长官孙连仲,率付长官兼四十军长马法五,兼新八军长高树勲(原係石友三的付军长)及胡伯翰军于9月自郑州北上打通平汉路,被阻于黄河,八年抗战,民生疲惫无足够渡河船[只],故于十月才侵占漳河以北,时上党战役已结束,解放军集中兵力还击,高树勲起义,马法五被俘,孙、胡[只]身逃走!
蒋中正表弟后勤部长兼战时运输局长俞飞鹏生镇郑州督修被我们炸毁的黄河铁桥,后谓日俘工兵十一月修通,时机已逝,国民党军队永远没打通过平汉北段!
我46年夏考取北平辅仁大学社会系,八月辞职入学,此时内战爆发,我的(军中日记)及战地照片已入‘国史馆’保存。(日记时间都是推测的)

s2556-e s2556-p1 s2556-p2 s2556-p3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