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569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569
写信日期:1992-10-20
写信地址:湖北省鄂州市
受害日期:1939
受害地址:湖北省
写信人:皮国华
受害人:皮国华的父亲
类别:谋杀(MU)
细节:1939年日军入侵我家乡,进行三光扫荡,要带走我母亲,我父亲与日军反抗,遭到杀害。

 

童增同志:
  您好!您辛苦了!
  我是湖北省鄂州市武钢矿山机修厂的一名工人,今天,我是在看了92年第10期《读者文摘》中的“历史没有忘记”这篇文章后写下这封信的。
  看了这篇文章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当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时,数以万计的中国同胞任日本侵略军践踏和蹂躏,亿万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的家就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我的父亲就是[惨]死在日军的屠刀下。
  一九三九年,日本鬼子进我们村进行“三光”扫荡,强行要带走我的母亲,我父亲上前与鬼子奋力搏击,终因寡不敌众,被惨无人道的鬼子用刺刀挑死,有孕在身的母亲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只身逃离他乡,生下我一年半后,也追随父亲而去。扔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在生命垂危时,被我的外祖父母领养回家。
  我恨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日本鬼子,是他们夺走了我的父母亲,是他们使我家破人亡,过早地让我饱受人世间的酸甜苦辣!
  为了给父亲报仇,为了给祖国千千万万个父母兄弟报仇,十五岁时,我参军了。几十年的部队生活,使我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随着中日关系恢复正常化,我也随之退伍回家,但这个未了却的心愿,却一直让我耿耿于怀,因为,那从未享受过的父爱、母爱,是人世间任何东西都无法补偿的。
  童增同志,从书上知道,你们正在发起“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的签名活动,这里,我也要替我九泉之下的父亲签个名。我想:既然日本要求美、加两国给其民间赔偿,那么,我们中国人也应该要求日本给予受害赔偿!这样做,不仅仅对无辜的受害者及其家属是一种精神上的安慰,同时,更是对无道的战争发起者的一种经济惩罚,所以,我认为,向当今的日本政府索取这笔赔偿金,是理所当然的,也是刻不容缓的!
  童增同志,我代表我的父亲,也代表我们全家,向您们致谢!也代表祖国千千万万个受害同胞向您们致意!感谢您们为受害者伸冤,祖国不会忘记您们!
  不知道我该怎么签名?是否要出示什么证明,请您在万忙之中给予答复。
  如果您能到湖北,请您一定来我家做客。
  最后
  祝您们
身体健康,一切顺利!

湖北鄂州市碧石镇
武钢矿山机械修造厂汽车队
皮国华
一九九二.十.二十

s2569-e s2569-p1 s2569-p2 s2569-p3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