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570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570
写信日期:1992-12-27
写信地址:湖北省武汉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夏纯思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我出生在战争年代,在我一岁的时候,母亲带着我多在防空洞,我也因此受伤。我支持对日索赔。

 

童增同志:
  你好!
  我看了今日《长江日报》文摘版上的《索赔潮起于民间……》一文后,心情实难平复,因为我也是日军侵华战争中的受害者。
  我叫夏纯思,武汉市人,1943年3月29日出生。现在武汉市第35中学工作,任党支部书记。
  我出生于那可诅咒的战争年代,当我尚未满一岁时,我母亲在一次空袭中抱着我钻防空洞,不幸严重撞伤右额。后来伤处溃烂,并感染面部其他部位,特别是双眼和左耳以下部位,直至四岁多,左眼下眼脸内冒出一根黑骨后,其溃烂才止住,保住了性命。在治疗前,右臀部又断针,转院开刀,慌忙中医生错开左臀部,后又开右臀部,断针始取出。从此,我小小年纪就面貌严重损伤,疤痕累累。右额留下直径约2厘米,深2毫米的[圆]形疤痕,左眼下眼脸皮肤烂成一根“筋”,左耳下方留下三块疤痕。左眼下眼脸我于1962年和1964年两次自费殖皮,但下眼脸仍然外翻,严重损害视力,且右眼大左眼小。
  由于严重破相,我从小经常受到别人的讥嘲、白眼、侮辱和欺凌,精神上受到严重创伤,形成较内[向]的性格。为了能独立于社会,我学习努力,工作踏实,用优良的成绩和有效的业绩得到同学和同事们的理解和好评。但是,对于陌生人,我往往遇事忍气吞声,总怕别人用生理上的缺陷羞辱我,我的确受不了,对我个人来说,抗日战争虽已结束47年,但日寇侵华的留下的罪恶阴影仍时时笼罩着我,影响我的工作和生活,也许它将伴随我一辈子。
  我对日本的罪恶,从内心讲是痛恨到极点的,可是中日建交时却声明“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什么都一风吹了。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当然只能以国家利益为重。虽然一个人只有一次声明,谁都希望这宝贵的一次生命能过的自信、潇洒、美好、幸福,但是,我们这些战争的受害者——那些在侵略者铁蹄下丧失了生命,或者伤残了肢体而失去独立生活能力的人们,比之于我更为凄惨——只能将苦恼和仇恨紧紧地埋在心底。
  今天,看报后才知道政府之间的战争赔偿和民间的受害赔偿是两回事。受害者索回因受害应得的赔偿是应该的,更重要的是要控诉侵略者给我们带来的屈辱坎坷的经历,痛苦的精神折磨,而且不是我们单方面的控诉,去获得本国同胞的愤怒,同情和眼泪,应当让日本政府向受害者承认其罪行,自责其罪恶,以根绝今后的一切不义战争。
  感谢你伸张正义,为日寇侵华战争中的受害者,受难者对侵略者索赔的工作而做的努力。请代我在“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的活动中签上我的名字。同时,我向你请教,[像]我这样的受害者不知能否申诉、控诉、提请索赔,向谁申诉,手续如何办理?望能得到你的指导!
  谢谢,顺致
教安

夏纯思
1992年12月27日

地址:武汉市汉口汉正街永宁巷——武汉市第35中学(430031)
电话:533629

s2570-e s2570-p1 s2570-p2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