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580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580
写信日期:1994-04-09
写信地址:浙江省金华市金华县
受害日期:1942-1944
受害地址:浙江省金华市金华县
写信人:倪元茂
受害人:应金兰、郑良华、包玉妹等人
类别:强奸、其它、劳工、谋杀(RA、OT、SL、MU)
细节:寄来多名受害者资料,其中有应金兰被日本轮轮奸、郑良华等人财产损失,包玉妹的父亲在1942年被日军抓做民夫后杀害。

 

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签名
《中国简报》8.11.(三版)
向日索赔受害赔偿 我政府从未放弃

  1972年,中国政府放弃了对日“战争赔偿”要求,但没有宣布放弃“受害赔偿”要求。5月23日《法制日报》刊青年法学家童增刊文阐述国际法关于两种赔偿的区别:战争赔偿是因发动侵略的战败国侵略别国时给这些国家所造成的损失的赔偿;受害赔偿是因发动侵略的战败国在战争中违反战争法规和人道原则,对交战国人民和财产所犯下多种严重罪行而必须承担的赔偿。二战后,犹太人、波兰、法国均以受纳粹迫害为由索取了巨额受害赔偿。(摘自《法制日报》)

  此签名表是第十八批被日军杀害人和房屋及家具农具被日军放火烧掉户口
  浙江省金华县白龙桥镇附近村庄的村民在中日战争期间(即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五日)金华县被日军强行占领,金华沦陷,人民遭殃,以后被日军用枪打死,抓去当民夫拆铁轨而死,抓去当民夫做飞机场而死,被日军残暴蹂躏的妇女而死等等所牺牲人名单如下:
36
  以上共计受害者二十一名

公元一九九四年四月九日
负责制表人倪元茂(人名章)

附件说明

  在中日战争中被日军直接和间接杀害和迫害而死的人员、房屋和家中的农具家具粮食衣服,无故被日军放火烧掉或者无故抢去的真实罪行情况如下:
  (1)俞世相(报告人),男,现年41岁,住金华县白龙桥镇东俞村。金华沦陷后,日军在姜山驻有重兵,并且建立炮台十余处,在1942年农历八月十六日深夜日军数百名把我村所有房屋全部烧光,当时我家有楼房二间无故给日军烧光。当时家中有稻谷四十余担和所有的家具和农具衣服全部给日军烧光,给日军抢走银元1000余枚,金戒指二只计重3钱又毛猪二只计三百余斤、鸡20余只等等。
  (2)郑良华(报告人),男,现年27岁,家住金华县白龙桥镇筱溪村,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八月十六日日军驻扎在姜山头村设有多处炮台,并驻有重兵数百名,每日外出抢物资、强奸妇女。那日日军数十名到达筱汘村强行到我家中抢去银元500多枚金戒指二只计重3钱,又金手镯一双计重250克,又将我家中稻谷50余担抢去,毛猪二只计重500余斤,又抢去我家中毛鸡二十余只全部都运往姜山头部队吃掉。
  (3)申瑞清(报告人),男,现年55岁,住金华县白龙桥镇东俞村转交东下村(自然村)
  在国民党时期,东下村居民申启成生有三子(长子申荣方、次子申小方,幼子申荣其当时全家共有人口十五口,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四月十一日金华县沦陷被日军强行占领,日军在姜山头村驻有重兵数百名,经常外出抓夫、放火、烧房屋、强奸妇女等等强盗行为。在农历八月十六日深夜时,日军数百名进入我村,把我家原有堂楼屋八间平屋二间全部烧光,当时屋内有一个男婴二周左右被烧死屋内,现将损失情况如下:
  烧掉堂楼8间计约人民币6万5千元。
  烧掉平屋二间计约人民币2千元
  烧掉家具4套计约人民币5千5百元
  烧掉被子16床计约人民币1千1百元
  烧掉床7张计约人民币2千元
  烧掉桌子8张计约人民币8百元
  烧掉箱8只计约人民币8百元
  烧掉衣柜4只计约人民币6百元
  烧掉皮箱2只计约人民币二百元
  烧掉许多衣服计约人民币4千元
  烧掉4个立方米杉木计约人民币1千5百元
  烧掉家中所有农具计约人民币1000元
  烧掉家中谷柜3只计约人民币600元又其他许多杂货计约人民币1500元
  被日军强行抢去大水牛1只约人民币1600元,又抢去大猪4只计重800余斤计人民币1900元,毛鸡计24只约人民币800余元,羊5只计约600元,鸭4只计人民币50元。
  藏放家中的粮食和杂粮被日军烧掉和抢走东西如下:
  烧毁稻谷150多担,米200斤计人民币160元,菜油200斤计人民币600元,其他杂粮约45担。
  藏放家中被日军抢去银元450余枚,金戒指6只计重15钱,金耳环4双计重6钱。
  以上共计损失人民币九万二千三百十元,稻谷约二百担左右,银元450余枚,金器约重21钱左右。
  (4)报告人俞孔轩,男,现年41岁,家住金华县白龙桥镇东俞村。东俞村居民俞在斌有儿子6个,(长子俞家云,次子俞家开,三子俞家吉,四子俞家昌,五子俞家棋,六子俞家祯)
  金华沦陷后,日军驻扎在姜山头村重兵数百,每日派兵四出抓夫、放火、杀人、抢东西、强奸妇女等等强盗行为。
  在一九四二年八月十六日(农历)深夜日军数百名进入我村放火杀人抢东西,当时全村的人基本都逃光,当时我家只留年老的祖母在家中看守家具。日军把我家房屋点起放火被我的祖母扑灭,但是其他四间楼屋被日军放火烧掉。
  被日军烧毁楼屋四间,烧掉掛床一张约人民币1千元
  壮柜一张计600元,又碗柜一张计200元,谷柜一口计人民币300元
  勤凳2张计人民币200元,六仙桌2张计300元,八仙桌一张计100元,又长凳方凳共16条计人民币300元,其他用具计人民币1000元,又给日军抢去黄牛1头计1200元,毛猪2只,计人民币1000元,给日军又抢走银元800余元,金耳环一双计重2钱,金手镯二双,计重20钱,玉钗2支,又被日军烧掉稻谷60余担,农具计人民币2000元
  以上损失惨重。
  (5)报告人包玉妹,女,现年68岁,住址金华市婺城区竹马乡方下店村包坵富的大女儿包玉妹。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四月中旬日军强行占领金华,金华沦陷后,我的父亲(当时年已40岁)带领家中大小逃到洞源山上躲避,不久我父被日军抓去当民夫,在劳动之中又给日军无故杀害。
  当时我家的楼屋三间和平屋三间先被日军霸占去关牲畜,之后又被日军放火烧掉。在家中被烧毁有做凉粉作坊全套计人民币3000元,大衣柜一张,箱柜2张,箱2张,六仙桌2张,八仙桌1张,高低各型凳16张,其他用具等等,损失衣服,费用计二千元,粮食约15担左右。
  (6)报告人李芳均,男,年 岁,住址金华市婺城区竹马乡东宅村
  李芳均的母亲应金兰
  金华沦陷,日军强占金华,每日四出农村抢东西,强奸妇女,在一九四二年八月十六日日军无故闯到东宅村应金兰家中抢去二只毛猪和10只鸡计损失1600元左右
  (7)报告人徐根富,男,现年61岁,住址金华县白龙桥镇龙蚌村
  金华沦陷后,日军强占金华,在姜山头村驻有重兵并设炮台,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八月十六日深夜,上级日军官派数百日军到炮台前所有村庄全部烧光,当时我家的十间楼屋被日军放火烧光,家中稻谷400余担箩筐35双,花床三张、供桌一张、圆桌二张、凳20条、茶几20条,又酒坊内酒缸三只(七斗缸)酒坛1000余只、酒榨一张、榨袋40余只,家中所有农具衣服家具全部都给日军放火烧光、抢光。
  (8)报告人陈卸芝,男,现年 岁,住金华县白龙桥镇邵家村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四月十一日金华沦陷,日军强占金华之后,日军每日四出农村强奸妇女、放火杀人、强抢货物,在农历八月十六日日军强行到我家强抢去如下:
  抢去稻谷100余斤,小麦20余担,毛猪4只计重500余斤,母鸡30余只计重80余斤,又抢去银元50余元,金戒指二只计重4钱。
  (9)报告人徐其森,男,现年 岁,住金华县琅琊镇梧桐村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六月六日日军到南山扫荡,狠狠打击中国兵,我家豆500斤、酒榨架一副、千张架一副、大小各种缸约10余只、菜盘约150只,碗200只、大小各种钵头约10只、大小各种锅约五只、棉被15双、蚊帐8令、皮箱4双、木箱4双、水桶2双、大小各式桶15只、热水瓶10把、毯5双、杀猪桶一只、杉木5立方、木板十方左右,以上财物都被日军烧光抢光。
  (10)报告人包小琪 ,男,现年 岁,住周村乡店边村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八月十六日日军进入南山,到店边村放火杀人抢物资,我家被日军抢去金戒指6只计重12钱,金耳环2双,金手镯2双,金项链2根,金砖5块共计重3500克左右
  (11)报告人尹菊仙 ,女,现年55岁,住白龙桥镇临江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6月时日军盘踞临江村时看见尹勇根(当时年38岁)日军当场用枪打去正中脚踝盖,造成尹勇根终身残废,损失无穷无尽
  (12)报告人尹菊仙,女,现年55岁,住白龙桥镇临江村。
  金华沦陷后,日军野心很大,心想征服世界,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到一九四四年时日军在太平洋战争失败之后,金华县日军作垂死挣扎,日军命八号特务组织到临江村抓人,那日把尹勇根之妻抓到金华特务机关内要白米300担才可以回家,否则要杀死,不得已只得运去米300担,才把人放回家。
  (13)报告人郑作霖,男,现年60岁,住金华县白龙桥镇郑岗山村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五月时金华县沦陷后,日军经常到我村抢东西,那时我村群众在路上与日军拼搏之后,日军在一九四三年五月十五日到16日派大队日军至我村放火杀人抢东西等等。当日军到我家放火时,我祖父前去阻拦日本军队时当场被日军刺死。
  (14)申瑞清,男,现年55岁,住金华县白龙桥镇东下村
  金华县被日军占领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八月十六日夜,大批日军进入东下村放火、抢物资,当日军把我家房屋放起来时申瑞奎(当时11岁)一时逃不出来被火烧成重伤而死亡。
  (15)报告人申瑞清,男,现年55岁,家住金华县白龙桥镇东下村。
  金华县被日军占领,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八月十六日深夜,日军长官派大批军队至我村附近村庄全部烧光,当日军进我村放火抢东西杀人等等,我家毫无准备,当日军替我家房屋烧起时,我们心中非常害怕,忘记家中有一个二虚岁的弟弟正在睡觉中,这样就活活烧死火中。
  (16)报告人邵宝奶,女,现年61岁,家住金华县白龙桥镇吕塘下村
  金华县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五月下旬时,日军无故闯入我家时,无故抢去毛猪二只计重300余斤,损失地点在七一农场下山村。邵谨慎,男,当时年56岁,住在下山村,家中大水牛1只计人民币1500元左右被日本兵抢走,又到我家房中强行抢去银元150余元,金戒指3只计重5.5钱,损失巨大。
  (17)报告人包玉妹,女,现年68岁,住址金华市婺城区竹马乡方下店村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四月十一日金华被日军强行占领,日军每日外出抓夫,抢物资强奸妇女、杀人等等强盗式行为,在农历5月份时我父带领家小外逃到北山洞源村的山里后,那时被日军发现,当场抓获我父之后,就用枪殴打致重伤,另一个日军就用枪打死我父亲。
  (18)报告人李某某,男,现年 岁,住址金华市婺城区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四月十一日金华沦陷,日军在金华地区每日干尽坏事,每日都要杀人放火抢东西等等,在本年农历八月十六日大队日军闯进竹马村时,不意又冲撞到应某某(女)家,日军见到年迈的应某某立即野蛮的性欲大发,要应某某衣服扒光进行强奸,这样给日军无耻轮奸后,就被日军活活搞死。
  (19)报告人吴凤姣,女,现年68岁,住址金华县白龙桥镇下新屋村
  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六月时金华县沦陷,日军每日外出抓夫,强奸妇女、杀人放火,利用汉奸干坏事,那日我父(吴学瑞,男,当时年36岁住金华市婺城区红元村),日军抓去做向导者,替日军陪到华南乡下干村,喻世村,我父不堪日军虐待,敲打,准备逃跑被日军发现,当即被日军用枪打死,我父死于凉帽山。
  (20)报告人徐根苏,女,现年65岁,住址金华县白龙桥镇下新屋村
  我父(徐凉师)男,当时年57岁,住金华市婺城区二仙桥乡华堂村人),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七月时日军强行要我父亲拿出军米,我父亲拿不出来,日军就用枪殴打我父致重伤,回家后,当时没有医院,无法医治,第二天就死掉。
  (21)报告人倪彩林(子章松鹤)女,现年九十岁,住址金华县白龙桥镇下新屋村
  金华沦陷后,在一九四二年农历八月十六日我弟(倪小根,男,当时年26岁,住址金华县白龙桥镇怡村)无故被日军抓去当苦力,每日受尽日军残酷的殴打和虐待,由于不堪虐待,设法逃跑回家,我弟逃至我家中(下新屋)暂时躲避日军捕捉,等待身体复原,再回家中,那日目见家中房屋被日军烧毁,我弟不得已无奈何只得回家看望,他走到沙溪村附近时,不意被日军发现,万恶的日军当即用枪打死我弟(倪小根)
  以上共计受害者二十一名
  此签名表是第十八批被日军杀害人和房屋被日军放火烧掉户口

负责制表人:倪元茂(人名章)
公元一九九四年四月九日

s2580-e s2580-p001 s2580-p002 s2580-p003 s2580-p004 s2580-p005 s2580-p006 s2580-p007 s2580-p008 s2580-p009 s2580-p010

其它(OT), 劳工(SL), 强奸(RA),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