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581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581
写信日期:1994-12-28
写信地址:湖北省武汉市
受害日期:信中没写
受害地址:信中没写
写信人:王宝聪
受害人:王宝聪家人
类别:其它(OT)
细节:关于二战中我家收到日军侵害的情况之前已经给您写信,想必您也在为实现索赔而努力。

 

尊敬的童增同志(先生):
您好!
转眼新的一年(1995年)即将来临,本人首先向您致以新年问好!
关于向日本政府要求二战期间我家受日军侵略所遭损失赔偿问题,自1993.元.2写信给您——要求日本政府给予二战民间损失赔偿先知、先觉、先行者之一第一封信,1994.2月写给您第二封信以来,又快一年了,此间我仍在进行这方面的努力,想必您及其他同志同仁(先生)亦同样在为实现向日本政府要求赔偿二战期间民间损失这一合理要求而努力。
近时,吾从新闻传媒得知(我国《工人日报》(1994.12.22第4版):12月21日日本政务官员宣布,日将拨款246亿日元作二战赔款,其中150亿用于日占领台湾其未兑债务偿还,提供10亿美元用于今后10年对受害者赔款。日本政府坚持不直接对个人赔付,其中亦包括“慰安妇”。说实在,闻此信息,本人苦悦。在您——尊敬的学者童增先生及广大受害者及其直系亲属的再三强烈要求下,日本政府对此问题的解决总算有点交[代]了。但是,关键在如何落实到受害人或其直系亲属(遗孀或子女),使民间赔款具有真正的意义。尽管赔付数额远不及您及其他同志代表受害者依据国际法和有关资料准则,曾向日本政府提出1800亿美元,对中国民间损失的索赔数额,但日本政府终究答应了赔偿,总比不赔好。当然,合情合理的多赔总比少赔好,我想有必要向日要求追加赔偿数额(适时进行)。目前,就看这前期许诺的赔偿如何兑现,就其“日政府”仍坚持不直接对个人赔偿,其中也包括“慰安妇”而言,本人理解:日本政府怕麻烦,难以对待一个个受害者或其直系亲属,一揽子交给受害国政府,由受害国政府当局去处理。不管直接也好,间接也罢,只要赔偿能真正落实到受害者或其直系亲属手中(这用血、泪乃至生命铸成的赔偿钱,绝不能容许贪污、受贿、冒领、挪用),则民间赔偿才具有意义,诚然,这个问题的妥善解决,看来还要取决我国政府的态度。若我国政府既本着友谊又不妥协日本,从维护受害者人民的利益出发,认真重视,国务院设立专门代日赔付领导小组(办公室),各级民政部牵头会同公安、房地、工商、财税、档案、新闻(资料)联合组成专职赔付机构(办公室),受理受害人或其直系亲属报告(各级办理此事机构经费,可从其赔款中按上级有关规定,提取一定比例),根据提出的报告中所报告的受害情况介绍,双方调查取证,依据受害程度的不同给予不同数额的赔偿。报道中所言:日所许偌的10亿美元用于二战受害者赔偿,是对中国、韩国、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香港、台湾等亚洲国家(地区)二战受害者赔偿共同数额?还是仅对中国或中国占其中多少?均未明确。
童增先生,您读报可能也知,今年日本首相村山富市访问菲律宾时,机场门前聚集几十名菲律宾当年“慰安妇”举标语牌抗议并要求日本赔偿。本订10月份来北京访问我国的村山首相,后因十二届广岛亚运会“徐立德事件”[缘]故,推迟日期于12月份来华,又由于其国内党派之争取消,可能改为明年来华。我想,您及其他在京的要求日本政府赔偿的受害者,代表我们不在京的受害者和其受害者直系亲属亦可到村山首相下榻的机场或宾馆门前,举标语要求增加赔偿数额和尽快兑现。按我国国情,大概不宜此举吧?
本人从《通俗文艺家》(1994.3期宁夏回族自治区文化厅主办)载文《日本学者及官员谈:日本侵华战争的赔偿问题》中知您,邓小平同志说过:“日本也没有付给中国赔偿……”。又从《参考消息》(1994.11.4第三版)刊载:“桥本为何又口出狂言”一文中了解到,桥本是现任日本遗族会的会长,所谓遗族会,就是官方承认的战争阵亡家属的组织,拥有110万会员,是领取政府发出的“军人恩给”“遗族军金”等政府津贴者的组织。我想(建议):我们亦是否可以“本着爱国主义,不忘国耻,居安思危,展望未来,发展中日友好的宗旨”以向您用书信及签名等其他形式表示过要求日本对二战受害者民间赔偿的受害者及其直系亲属人数为基础(想必您处还保存有信件签名资料存档可查)组成民间团体,称谓:“中国二战受害者索赔会”由您——具体法律知识,学多见广者起草章程,向民政部作书面申报。本人积极参加,借此信先寄两张登记相(一张存档,一张贴证)。
不久前,我读到由《湖北日报》编辑出版的《楚天周末》(1994.11.19第46期总第341期,第1版)载,题为“哭墙”谁建,筹拍艺术巨片《南京大屠杀》一波三折(该片由吴子牛导演)明年二战结束50周年前正式出片上映。文章所述:“影片中一处重要置景“哭墙”(也是拟留下来的纪念性景观)所需资金尚无着落,亟盼有识之士相助,这一功德之举!”吾深表同情,是否以我们索赔会名义(无论赔款是否落实到手),每人捐助起码10元,由您——名誉会长(请允许我这一委任)出面,通过文化部捐赠给该片摄制组吴子牛导演,略表寸心。
好,要谈就这些。目的是相互交流,沟通信息,共同继续努力,尽快实现日本对受害者赔款落实到手。前途渺茫,但希望有。
童增同志(先生)收到此信,请您给我回封信并寄张生活照给我,作为社交之友吧!行吗?
祝您身体健康,新年工作顺利!

(工作通讯址)湖北机床厂(武汉洪岖)王宝聪
邮编430073
1994.12.28

附:本人今年曾给日本驻华大使和江主席,李总理写过信(随信附有您寄给我们第一封复信),现借此附给您,我曾写给上述要员的信(复印件)。

s2581-e s2581-p1 s2581-p2 s2581-p3 s2581-p4 s2581-p5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