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587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587
写信日期:1994-10
写信地址: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
受害日期:1944
受害地址:河北省保定市
写信人:王庆祥
受害人:田洛良、田洛锯、田洛万、王木尔
类别:其它(OT)
细节:我父亲王洛良是河北省保定市人,在1944年11月被日军抓去,同时被抓的有本村的田洛锯、田洛万、王木尔,集中了80人送到唐县,让他们干活,还不给饭吃,他们只能向当地百姓讨饭,晚上日军把他们绑在一起防止逃跑。日本行动的时候就让他们在前面趟地雷,一次我父亲就被炸成了残废,被炸后他被人抬回来,没多久就去世了。

 

对日要求民间损害赔偿书

  我叫王庆祥,男,汉族,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韩村乡孙村人,1946年7月参加革命工作,1982年4月离休,离休前为呼和浩特铁路局工程处三段干部,现住内蒙古包头市东河区站北路二号楼2号。
  我的父亲叫王洛良。1944年11月,日本兵扫荡华北山区路过我村,早晨七点多钟,日本兵进了村子,我父亲由于没有来得及钻地道,被日本兵抓走,同时被抓走的还有本村的田洛锯、田洛万和王木尔(前两位已经故去,王木尔现还健在,住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韩村乡孙村)。当时,我只有十九岁,听被抓走的人说,日本兵把他们抓住,集中起来,共计80多人,带到唐县西北部,白天,日本兵逼他们做饭、干活,还不给饭吃,只能向当地老百姓讨些饭,若讨不到就饿着,晚上用绳子把他们拴在一起以防逃跑,日本兵行动的时候,就逼着他们在前面蹚地雷。在我父亲被抓走第46天的时候,被地雷炸成重伤,当时一条腿被炸断,另一条腿的一只脚被炸的只剩下一层皮。我父亲被炸时,同村其余三人趁乱逃跑,等日本兵走后,才又回来把我父亲找着,抬着他从唐县西北部,走走歇歇,歇歇走走,抬回我家。抬回来后在家住了一天,由于伤势很重,又抬到保定市公教医院治疗,可是抬去第二天,由于病情恶化便死去。那年,父亲才51岁,我们兄弟姐妹共七个,最小的只有3岁。
  从我的父亲被从唐县抬回来到去保定市医院治疗,把我家一年的收成都[花]掉了,父亲被埋葬以后,全家已没有一点吃的,只能靠吃野菜过日子。除了物质上的损失外,最大的还是全家人精神上的打击。我母亲每天领着我们兄弟姐妹七人到我父亲坟上哭。我把父亲埋葬以后,由于精神上受到的打击太大,再加上体力不支,大病一场,一下就病了半年,我在病中,有时高烧达40多度,嘴里还不停地呼唤着父亲,我的母亲守候在我的床前,整日泪水洗面。弟弟妹妹也跟着哭。由于家里已经没有积蓄,吃饭、穿衣都成了大问题,没有办法,只好卖地过日子,我家原来有20亩地,当时一次就卖了5亩,卖地那天,全家人又到我父亲坟上去哭了一天,天黑了都不肯回来,全家人一天都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
  1945年8月,日本投降的消息传到我的家,我们全家人高兴的都哭了,我们又到了父亲坟上,跪着向他述说了日本鬼子被打败的消息,以告慰他在天之灵。打败日本侵略者,全靠共产党、八路军,打败了日本鬼子,挽救了全中国,也救了我们全家。为了报答共产党的恩情,1946年7月,我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我的大妹也参了军,立志为国效力,1951年4月,我还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
  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中国人民被杀死两千一百万,财产损失一千多亿美元,我父亲,我们家也是千千万万受害者之一,我们强烈要求日本政府对受害者公开正式道歉并进行经济赔偿,只有这样,才能平民愤,也才能真正促进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

申请赔偿人:王庆祥
一九九四年十月

s2587-e s2587-p1 s2587-p2 s2587-p3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