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596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596
写信日期:1993-03-01
写信地址:四川省乐山市
受害日期:1939-08-19
受害地址:四川省乐山市
写信人:闵映泉
受害人:乐山市百姓
类别:轰炸(AB)
细节:1939年8月19日,日军轰炸乐山市,我家房屋、货物被炸毁,乐山市百姓死亡5千多人,对此要求日本赔偿。

 

童增同志:
  读了《蜀报》1993年1月16日1~3版关于“日本战后赔偿国际听证会在东京举行”的重要新闻报导以及你的长篇论述,非常激动人心!作为1939年8月19日36架日本飞机狂轰烂炸乐山的悲惨情景直接受害的我,是痛心疾首的,为了响应你提出索赔签名活动,我回忆当年的横祸写了一篇新闻报导稿送交乐山日报,并邮寄四川日报,能否获得发表,用不着考虑。
  现将稿件复印寄送给你,希望指正,你的正义、爱国呼声是能得到全国同胞支持的。
  谨向
你致敬

七十三龄残疾平民
闵映泉
住四川省乐山市大桥西街107号3~4楼公寓
经营个体“陋室茶棚”于市中区大曲口

请审阅、传观、签名

  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发动侵华战争以来,对中国大后方不设防城市进行狂轰滥炸,大片国土被炸毁,无辜人民死于非命。1939年日本36架飞机对乐山疯狂轰炸,火毁掉了大半个嘉州古城,人民死亡五千,其中40多户全家灭绝。有史以来,乐山遭受了最大浩劫!
  我是当年乐山被炸时的直接受害者,读了1993年1月16日“蜀报”刊载新华社记者张焕利从东京报导“关于日本战后赔偿国际听证会”的消息,又读了童增同志“中国民间向日本要求受害者赔偿纪实”文章,道出了全中国人民的心声,本人以1939年8月19日日记轰炸乐山时的直接受害者响应童增倡导的向日本政府索赔民间受害赔偿的签名活动,敬请全乐山同胞——全省——全国同胞积极行动起来,自发地参加向日本政府索赔民间受害签名活动。

签名格式

40

  签名册,请邮寄北京老龄科学研究中心童增收

七十三龄残疾市民
闵映泉 敬曰
1993年3月1日
于乐山大桥西街107号3~4楼

维护民族尊严、确保人权

  日本36架重型飞机,狂轰滥炸乐山!
  炸毁整个繁华经济商业区大半个嘉州城!
  五千人民血肉横飞,经济损失惨重!

闵映泉

  1939年8月19日的血债,物资经济损失债,乐山人民有权、伟大的中国人民有权向战败的日本政府索取民间经济损失赔偿。
  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疯狂发动侵华战争,对中国大后方不设防城市进行狂轰滥炸,造成城市被炸成焦土,无辜平民死于炸弹、烧夷弹之下,血肉横飞、家破人亡、惨不忍睹!
  根据国际法,战败国必须赔偿战胜国的损失,其中,包括对政府的赔偿,民间的经济损失赔偿两个部分。关于国与国的战争赔偿问题,我国伟大政治家周恩来总理于20年前的1972年9月29日代表中国政府签署中日两国政府联合声明中,以坦荡宽宏的胸怀明确表示“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这里,人民清楚地注意到,中国政府只是放弃了政府之间的战争赔偿,而从未放弃中国民间受害赔偿。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992年3月11日讲话说:日中战争中的民间受害者可以直接要求日本赔偿损失。随后,江泽民总书记1992年4月访日前答日本记者问,“关于日中之间的悬案”,江确认了下述立场:㈠……㈡放弃国家要求日本给予战争损失赔偿,但是,对民间要求赔偿的动向不加限制。
  根据上述,受害的乐山人民有权,伟大的中国人民有权向日本政府索取因战争给中国民间造成的经济损失赔偿。请看!!!
  新华社记者张焕利从东京发回报导:“日本战后赔偿国际听证会在东京举行”!当年被日本侵略军抓去充当“随军妓女”的中国65岁的山西省万爱华老人让人搀扶着靠近麦克风控诉日军惨无人道、毒打、摧残、凌辱妇女的罪行,泣不成声,“当场昏倒在思考礼堂上”,国际听证会不得不休会,整个日本为之轰动,架设在会场的无数摄[像]机以特大的镜头实录着这一切,顷刻之间,中国妇女惨遭当年日军毫无人道强暴的铁的事实,便通过卫星传遍了世界各国,昭示于天下。
  乐山父老兄弟姐妹们,1939年8月19日那天中午,日本飞机36架低空投下难以数计的炸弹,烧夷弹,机枪低空扫射,使整个繁华经济商业区炸成一片焦土,毁掉了从肖公嘴新码头板厂街、较场埧,前、后河街至高北门,土桥街至小什字,迎春门至道门口大半个嘉州古城,人民死亡五千人,其中40余户全家灭绝,记得最清楚的是较场埧瑞昌元乾菜店姓刘的一家无一幸存!(今市中区工商联左侧),我父亲闵受伯的泱昌隆乾菜店的房宇,货物全被炸毁,(今市中区工商分局右侧),我因跑警报在人挤人,人踩人的泱流中左手被踩折成残,全中国广大国土、城市被炸毁,人民死于炸弹,火海中难以数举!
  全国父老兄弟姐妹们,沉睡了半个世纪的血海深仇,终被新华社记者张焕利同志报导了国际战争赔偿听证会这一扣人心弦的信息,更为可贵的是:我们四川一名专攻国际法,获得法学硕士的37岁的童增,查阅了大量国际资料,写下了万言意见书,投向全国人大办公厅信访局。并奔走于各省区人大代表团住地送交意见书,获得支持,并列入1992年3月七届五次会议提案讨论。
  应特别着重指出的是:1990年8月,九名年逾古稀的日本老人收到了每人“两万美元的受害赔偿”及一封布什总统言辞恳切的致歉信,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发起国之一的日本侨民向美国索要的12.5亿美元受害赔偿的一部[分]。
  我要问日本政府,你的侨民因战争受害向别国索取赔偿,并已得到赔偿和美国首脑的致歉信,我们中国人民向你日本政府提出受害赔偿,是完全应该的,而且是具有国际先例的正义要求。
  童增发起对日本政府要求民间受害赔偿的签名活动,完全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正义的,全国同胞应积极响应这一索赔签名活动,同胞们,年轻一代的人们,你们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日本侵华战争的摧残,可是,你们的前辈,伯叔,姑娘遭受的凌辱、迫害,是罄竹难书的,你们的祖业、房廊、财产遭受摧毁,祖先死于战火,今天,我们以宽大的胸襟只向日本政府索赔经济损失,已尽到国际人道主义的责任了,一千八百亿美元的民间经济损失必须偿还。全国父老兄弟姐妹们,大家行动起来,以企事业单位、街道、里弄、农村居民发起向日索赔签名活动,乐山中心城区的过往行人,可到大曲口“陋室茶棚”参加签名,各地的签名册,请邮寄北京“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童增收。

s2596-e s2596-p1 s2596-p2 s2596-p3 s2596-p4 s2596-p5 s2596-p6 s2596-p7 s2596-p8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