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638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638
写信日期:1992-10-26
写信地址:湖南省衡阳市
受害日期:1943
受害地址:湖南省衡阳市
写信人:邓定荣
受害人:邓家森(邓定荣的父亲)
类别:谋杀(MU)
细节:1943年日军侵略到我家乡,我父亲邓家森是个地道的农民却倒在日军的枪口下,当时被杀的有数十人。对此要求日本赔偿,另外我支持您的签名活动。

 

童增同志:
我从《报刊文摘》九二年第十期洪波同志摘自《金华日报》的一篇题为《历史没有忘记》的文章中得知,你以满腔的爱国爱人民的热情,数年来一直为在二次大战中日本侵略中国时千千万万受害的中国同胞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而奔走呼号。你的精神使我敬佩,你的热情使我深受感动,在此,请接受我的诚挚的敬礼。
我是1942年出生在湖南新宁县的一个偏僻山村里。43年日本侵略者在我的家乡同样犯下了滔天罪行,父亲邓家森——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就倒在日本侵略者的枪口下,当时被杀害了有数十人。母亲带着我们兄妹五人吃尽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熬到解放,日本侵略者的暴行给我们千千万万的受害者及其亲属所带来的心理上、财产上的创痛是无法用笔墨能形容的,因此,我们有权力要求日本政府赔偿千千万万被日本侵略者疯狂杀戮和伤害的中国平民、伤员有权利要求赔偿难以数计的被日军残暴蹂躏的中国妇女有权要求赔偿,被当做试验品和死于细菌试验下的同胞们有权要求赔偿,在日军狂轰滥炸中家破人亡的人们有权要求赔偿!六十年了,六十年的创伤,六十年的利息,中国人民是世世代代都忘不了的。
在以前,我心中一直在想,为什么千千万万被害的中国人民不能要求日本政府给予赔偿呢?由于自己不懂法律,不知道政府间的战争赔偿与民间的“受害赔偿”的区别,所以一直把这事埋在心底。一次报上看到因我国火车出事,当场死了些日本人,而日本政府[却]很生硬的要求中国政府赔偿受害损失。在日本侵略中国时,那么多中国人民死于日军的铁蹄下,为什么又不要求你们赔偿呢?太不公平了,我们也应该要求日本政府赔偿,也曾数次想拿起笔来向日本政府写信,但苦于见识浅薄不知从何着手。今天见到这则报道,不由我提笔向你述说这一段辛酸往日,我们要求发动这千千万万的受害同胞,向日本政府讨还这笔血债,并要日本政府向中国人民道歉。
另外,你所发起的这次签名活动,不知是要采取什么方式才能使要签名的人签上自己的名字,我想他们和我一样,也苦于无从着手,更有千千万万受害的人还不知道这则消息,如果知道,将会有千千万万的人拥护和支持这一签名活动的。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中国人民是刻骨铭心的,上一代忘不了,我们这一代忘不了,子子孙孙都忘不了。
最后,我郑重提出,我要签出自己的名字,坚决要求日本政府对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犯下的暴行进行赔偿。

礼!

一个你不认识的朋友
邓定荣
92.10.26

s2638-e s2638-p1 s2638-p2 s2638-p3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