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658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658
写信日期:1992-07-14
写信地址:江苏省杭州市
受害日期:1937-08
受害地址:上海市
写信人:谢正雄
受害人:谢正雄的父亲
类别:其它(OT)
细节:我亲身受到日军的损害,八一三时候我父亲的在上海的厂子被日军烧毁,次年我父亲就贫病交迫而去世。我也一直在搜集证据要向日本索赔。

 

童增老师:
早就想给你写信,因为你的单位,各报都是语[言]不详,所以现在就姑且寄到和平里试试。
我是一直在关心这方面的事情,因为我是亲身受到损害,而且目睹日本鬼子暴行的人。在我六、七岁时,好像已种下了这种仇恨。那时我住在上海虹口,每逢见到日本装甲车在马路上巡逻时们就会骂出来。八一三时,我是八虚岁,父亲的厂被火毁,次年贫病交迫郁郁而终。
1945年日寇投降后,我就关心这赔偿问题,就我记忆所及,只有一艘14000吨的油轮黑潮丸,后改名为永灏号,四艘小砲[舰],其中一条改名为长沾号,即是五十年代电影“长虹号起义”的原版。这不是赔偿,仅仅是解除武装的一部分。这以后就再也没有什么了。
今年四月三日,参考消息上有江泽民访日前对共同社读话中有一句话。“对民间要求赔偿的动向不加限[制]”。我想,我该开始行动了。这时,我还根本不知你的工作。根据我国的国情,我想最安全的办法是本人为本人的利益提出起诉。我的律师朋友说,向上海闸北区中院可以。但估计是不会受理的。我就开始收集证据,由于事隔55年,所以知情人均已亡故。只有一个人,也记忆不清。我的事情大致是这样:“1937年春,我父亲在上海闸北青云路开设一家热水瓶厂。初夏时,我们全家也搬到厂里住。八一三前夕,大约是十一日逃离闸北,由于青云路是上海战役开第一枪的地方,战况惨烈,这一带全夷为平地。”当时我是八岁,两个姐姐。在1942年前死了。父亲1938年死了,家母1968年过世,父亲的几位同业,一个在1962年过世,一位前几年死在香港。现在我找不到能证明这家厂的开业资料,连[原厂]的地址也弄不清,如青云路××号,只知距青云桥几十间门面,仅存的一位知情人,也已八十岁了,朝不保夕。所以证据一事,十分棘手。八月初,我将再去上海,去仔细查找。
我的打算是这样,只要能找到一些证据(即使不全)就立刻向闸北中院提出起诉:“投石问路”看看反应如何?不论受理与否,就设法通过各种渠道散布消息“至少已有人正式提出诉讼”,引起更多人提出诉讼。至于我本人是否能得到这笔赔偿,根本不考虑。唯一的目的是唤起国人千万不要忘记从甲午—1945年的被人欺凌的历史。我们中国人好像是健忘症患者,什么南京大屠杀,抚顺万人坑。0731细菌部队,倒是日本人每年8月6日一定要在广岛大肆纪念一番,可是他们从来不想为什么会吃原子弹?我是很佩服虚秦愚,他一定要明仁向他请罪。因此,我也很佩服你。
啰哩啰嗦写了许多,主要的话尚未讲完,现在请你告诉我:
①人大提出议案后,是否有什么有关的决议。
②你搞的签名运动,现在进行得怎么样了,请寄一张样本来,我可以加印,在杭州征集。
③你需要我为你的工作做些什么?
④对我的案子,谈谈你的看法。
⑤告诉我你的通讯处,电话号码,邮编,家庭住址。
还有一件事,我很爱文学作品,尤爱丰子恺的作品,为了他们禄工堂被毁,他曾写过三、四篇文章,现在该堂已恢复了,但是建造的人是中国人民的政府,也就是中国人民花钱来替日本佬赔偿。为此,五月份我写信给他的女儿丰一吟,告诉她这一切,请她为此进行索赔,可是沓无音讯。我也曾给社科院历史所写信了。请求在有关资料方面给予指导,也无音信,可怜的中国[知]识阶层。
祝你
健康

谢正雄
九二.七.十四

家庭:杭州清泰门外莫邪塘东村8幢102室
电话724593
邮编310016
我是浙江省石油公司的退休职员
现在杭州长征业校工作
1929年7月生于上海,会计师

s2658-e s2658-p1 s2658-p2 s2658-p3 s2658-p4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