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696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696
写信日期:1993-08-05
写信地址:北京市
受害日期:1944
受害地址:湖南省
写信人:刘郁之、刘苢芳
受害人:刘雨甘、章丽皇、刘郁之的弟弟、祖母
类别:谋杀、其它(MU、OT)
细节:1944年日军在湖南省到处抓拉夫,强奸妇女,我父亲不幸被抓,母亲去去阻拦被日军朝头部砍去,同时父亲也被砍死。祖母抱着我六岁的弟弟被日军发现,弟弟被日军脚踩手撕分为两半,立刻断气。祖母为就孙子,被日军刺两刀。我家物件也被日军毁碎。对此我要求日本赔偿。

 

宋航先生:
  您好!
  工作忙吧,公司办的顺利吧?自6.16会议后未给您打电话,写信,很对不起。今寄来我家乡刘郁之因父亲和弟弟被日本兵残杀而要求日本政府索赔的信的复印件给您,并请转童增先生阅。我给家乡去了多次信,在我父亲遇难的那一天,当地还死了好几个人,其中刘郁之父母和弟的死是最大的惨案。他们陆续都会把信寄来,然后我再寄给您。
  现寄来名片一张。望多联系,不吝赐教。
  祝您和童增先生一切顺利
身体健康!

刘鉴兴
一九九三年九月十六日

日本国驻中国大使馆并转贵国政府:
  我们姐弟二人,今致函贵国政府,因祖母被伤,父亲、母亲、弟弟,在四十九年前惨遭日本侵略军杀害,特提出受害索赔的严正要求。
  一、父母亲是如何杀害的
  父亲名刘雨甘、母亲名章丽皇,系湖南省湘乡县(现改为市)花坪乡樟木塘人,父亲在本乡地任教员三年,民国二十三年(1944)农历[闰]四月三十日(六月二十日)十时,日本军大队伍途径我地去占领湘乡县城,在我乡地到处抓丁拉夫,奸淫掳抢,杀人放火,三光政策,父亲正在保公所领难民证,不幸被抓,邻友呼我母,说我父被抓,母亲不顾一切,拼至父扣押地河畔,奋不顾身,求情讨命拼命拦阻,以救我父,但日本兵端着刺刀不许近前,一个端马刀的惨无人道举起屠刀向我母亲头上砍去,另一个举起惨无人道的大刀向父亲头上砍去,父母亲当场毙命,头身分裂河畔,鲜血成河,惨不忍睹,<此惨状系当时躲在附近山内人看见告诉我们的>
  二、祖母如何惨伤、弟弟如何惨遭杀害
  祖母听儿媳遭捉,带着六岁的孙子喊媳,正经日本军横过河畔,又碰上刽子手,将我弟脚踩手撕分为两边,立时气绝,而我祖母,拼命拦阻,以救儿孙,一个惨无人道的日本军拿着匕[首]竟将祖母奶下刺两刀,头部五刀,死后陈尸河畔,澄清的河城血河,奄奄一息的中国公民,就这样冤屈地悲惨地死在侵略者的屠刀下,至晚日军稍停十分钟,村邻路过河边,见我祖母还有一息之气,才抢救家中。
  父亲惨时才三十六岁,母亲惨死时才三十七岁,弟弟刚六岁,当晚又碰上洪水泛滥,尸体被水推沙淹,至今遗骨也不知散在何方,父母亲、弟弟的死,是湘乡县历史上一巨大惨案,已近半个世纪了,遗憾的是杀人者至今逍遥法外,可悲痛者是受害人,深含冤屈无处申诉,四十九年来我们对这杀父母之仇,刻骨铭心,但只能用悲伤的泪水,哭诉父母亲及弟的惨死冤屈,特别是父母亲的诞辰,遭难日和清明节,深含沉痛悼念之情,更为伤心,通断五中。
  三、父母惨死后,家庭又遭到系列不幸
  父母惨死后,弟弟惨死,仅留我和兄姐,七个月妹妹,祖母九死一生,留一线余气,血染残身,家中物件全被毁碎此情此景,悲痛欲绝,祖母一线残气,多次昏厥过去,口呼要寻找儿媳,我们心急如焚,怎能康复五中,乡亲邻里见此惨情,个个流泪,在我们的乞求下,亲邻以施舍,医治祖母,经过一年多时光,才救出人身,可七个月的妹妹无奶充饥,于六月又染疾,可家无分文,无能医治的境况下,眼睁睁地看着她又死去,大一点孙儿亦忧染成疾,也一病身亡,更是雪上加霜,祖母终日以泪水洗脸,未老先衰,过早地离开了人世,父亲在世时,靠教书的薪俸勉强糊口,养活一家,母亲以家务付业维持一家,家中生活断了来源,断了估持,祖母带着未成年的两个孩子,在悲愤在流泪,在穷困中挣扎,真是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为了活命,为了要生存,只得求助亲朋的借贷,再求乞富裕人的施舍,祖母承受着人间最大的悲痛,日本人杀害了她最亲的亲人,无情的病魔夺去了她最可爱的孙儿孙女,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弄得家破人亡,这都是日本侵略军给我们家造成的巨大不幸。
  四、我们的严正要求
  祖母在世时常含着泪嘱咐我们,你们姐弟绝不要忘了父母亲弟是怎么死的,死后连尸骨都找不到,祖母是如何受伤的,她永远不能安息,这笔血债,总有一天要清算,我们姐弟是死里逃生的幸存者,现在已是年老衰弱者,但父母弟的惨死,祖母人身的受害摧残,祖母的遗嘱也不会忘记的,日本侵略者害的我们家这么惨——家破人亡,给我们心灵上的摧残,造成了至今还深刻着的巨大悲痛,使我们家在经济上数万元的损失,我们认为这笔血债及经济损失,应该清算,否则天理何在,为伸张正义,讨回公道,以告慰惨死的父母弟在天之灵,我们严正地要日本政府,进行人道主义的赔偿和道歉。
  以上有关暴行和惨杀情况,我们家乡人民和当地政府都清楚可做了解。
  顺致敬意

被当年侵略军杀害者
刘雨甘、章丽皇
次子刘郁之
女儿刘苢芳
执笔人:刘郁之具呈
1993年8月8日

(刘郁之,刘苢芳现住湖南湘乡花坪乡樟木塘)

s2696-e s2696-p1 s2696-p2 s2696-p3 s2696-p4 s2696-p5

其它(OT),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