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697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697
写信日期:1993-08-27
写信地址:安徽省天长市
受害日期:1931-1945
受害地址:安徽省天长市
写信人:张啟昌、杨德俭、郝仁元等
受害人:张啟昌、杨德俭、郝仁元等
类别:其它(OT)
细节:张啟昌、杨德俭、郝仁元等对日本提出其在日军侵华期间的财产损失赔偿。

 

  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伟大的东方中国共产党!伟大的中国人民领袖!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江泽民同志精神矍铄。
  伟大的中国人民、伟大的东方亚洲中国共产党在全世界、联合国席位上站起来了。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中国人民伟大的救星,中国共产党如如日东升的红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从此再不受外来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坚强支柱后盾,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是新中国人民创业鼎立者。中国人民哪里有困难,中国共产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就能解决中国人民陆十二年之久被过去日本帝国主义第二次世界大战侵略中国人民的暴行罪恶累累。中国人民私有财产的损失是无法估量弥补的。
  伟大的中国人民亿万受害者,幸存[者]子孙后代已“白发苍苍”,“充满于苦难泪水满面”,谁人来替中国人民受害者控诉呢?只有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处处为人民办好事,讲讲公正话,为人民亿万受害者,洗去半个世纪多的屈辱与苦难。现在受害亿万中国人民不能再忍受下去!
  中国人民有这个伟大的共产党,伟大的中国人民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伟大的中国人民领袖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江泽民同志,有伟大的中国人民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还有中央各位革命领导同志等。现在是解决问题大好成熟时机!
  俗语云:宰相肚里能撑船,可是中国人民受害者,肚子里已撑了六十二条大船了。我们代表安徽省天长县天长镇受害幸存者的子孙后代,向伟大的中国人民领袖江泽民同志致革命敬礼!
  为中国人民亿万受害者,做一件历史性、有高度无产阶级革命伟大意义的创举,立下为人民办大事的功勋,写上历史性的篇章,人民子孙万代感谢你,饮水思源,人民是不会忘记你,人民永远刻骨铭心、敬意。等待鸿音到来。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万万岁,伟大的中国人民领袖江泽民同志,贵体永远健康长寿。

安徽省天长县天长镇索赔民间组织协会
沈甸生(人名章)、周珊成(人名章)
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五日

控诉索赔书

北京日本驻华大使馆大使阁下请转交
日本国东京细川护熙首相请转交
日本国东京明仁天皇陛下:
  日本侵华八年期间(公元1937年—1945)日军使用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使中国人民饱受了无法统计的屈辱和苦难。公元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阴历冬月二十日下午四时许(当天是冬至节12月22日)。扬州日本侵略军小川部三部军团,在坦克和轻重机枪的掩护下侵犯天长,沿途机枪如雨扫死在逃难的平民十多人(当天叶庆生在东外大桥旁被扫死)。一进城,气焰嚣张、兽性发作,用煤油浇在人家草屋上、门板上、毛竹上放了一把火,可怜东门口北面半边街佰间民房,烧得烈焰腾空,瓦片乱飞,爆竹与机枪齐鸣(远听着)。一夜间,焦土三尺,断壁残垣,哭声不绝于耳(近观)。当晚日军退却扬州,难民回来一看,家中一切都烧光了(其中有沈甸生、杨德仁、赫兆元三户私有房屋四十间)。
  公元1933年(民国二十七年)五月初八日,日机六架,从南京起飞,分两批轰炸石梁、铜城。(当天两地都是逢集)。炸死炸伤百姓一百多人,毁房屋二百多间(当天周珊城的哥哥周熏城到石梁赶集被炸死,连尸骨找不全,草草地就掩埋了,全家见此惨景惟有痛哭痛恨而已)。
  1938年阴历十月二十三日,日军分三路进军天长,机枪开路,杀气冲天,打死百姓多人(北门城门口叶三麻子被打死)。长期驻扎下来,进城后的第三天(即:阴历十月二十日),日军炮轰夹庄,发炮数十发,炸死难民七人,炸死农民多人,房屋多间(当天张锡良的母亲,张陈氏被炸死),奸淫烧杀,无恶不作。1938年底,烧拆房屋数十间,将木料运到司令部建军营,砖头建碉堡(当时周珊城加八间新瓦房被拆,说是紧靠司令部大门口,恐藏中央军,只见几个日军挥着指挥刀说:中央军大大的有)。顷刻间,房屋被拆光。
  1939年阴历四月初六日,石经阁部队攻城,当天夜里,日军平野副司令被打死,(在中学城墙头上,司令是奈良),为了报复,将20多民中央军俘虏完全枪杀,另有六名俘虏带到扬州活祭平野,随即将四城外,护城河内所有民房七十多间完全烧光,(王海伯、翟素英家中住房被烧去)。
  经常扫荡,四零年夏天,到西乡十八集,将十五个正在抢救旱灾打水的农民,抓去日本宪兵队、诬说是新四军,完全枪杀于东门外城墙根(现二轻商场后面)。
  今天你们回去了,重新振作建设家园,但这不义的侵略战争,所有一切无故损失,有谁来弥补呢?回头看看我们天长侵略者留下的苦难吧!阴风怒号,野草萋萋,就是当年日军屠杀我国人民的沙场,髑髅峥嵘,白骨磷磷就是当年战死疆场的好汉英雄。残垣断壁,瓦片成堆,就是当年日机轰炸的佐证。瘸腿独臂,瞎眼耳聋就是当年不怕牺牲的抗日荣军。
  俗语云:杀人者偿命,欠债者还钱,我们严正要求你国如数赔偿,如不答应将上诉于东京地方法院,或联合国国际法庭。

天长县索赔协会
负责人:沈甸生(人名章)
周珊城(人名章)
公元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五日

  部分受难人签名,周珊城(人名章)哥哥被炸死,民24年建成的新民房八间,民27被拆,砖瓦木料完全被日军掳去建军营,要求赔偿美金叁万壹仟元。
  翟素英(人名章),房屋被烧五间,价值美金伍仟美金
  王海伯房屋被烧十六间,价值壹万陆仟美金,子:王忠兴
  刘朴(人名章)住房被日军拆毁房内一切家具,损失壹仟美金壹万元。
  张锡良(人名章)母亲被炸死,房屋24间建兵营,八年里面门板,板壁,家具,经营棺材铺的几十个立方的木材被烧,要求赔偿美金叁万陆仟元。 11.23.19
  一九四〇年,我家房屋共七间被日寇常驻军拆毁,掘地三尺所有家具被洗劫一空,特别是被劫走的古董及名人字画,如:明,文徽明的好字,郑板桥的四幅画,天长画家宣瘦梅的画更是无法估价。按现在房屋建价计算约价值美元5万元,县中(乌木家具及古董字画未估价在内)

张啟昌(人名章)
一九九三年八月二十四日

  杨德俭家被日军在民国二十六年冬至当天下午放火烧毁私有店面房五间,住房十二间,计三进十七间,和商品货款等合计价值叁万伍仟美元的损失,要求日政府给予补偿。

杨德俭(人名章)
一九九三年八月二十六日

  郝仁元家被日军放火烧去私有房屋伍间合计价值美金伍仟元,日本政府应如数赔偿损失。

一九九三年八月二十七日

  印元润,我家私有住宅民房拾间,1938年被司令部驻军全部拆掉建军营,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损失美金一万元。

印元润(人名章)
一九九三年三月二十七日

  沈甸生,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烧掉我私人住宅民房壹拾捌间,正義严正要求日本政府如数赔偿损失美金壹万捌仟元。

沈甸生(人名章)
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五日

  沈滨生,我们全家原住在沈阳靠近飞机场,一九三一年九一八,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侵占东北沈阳,当时日本侵略军烧杀凶恶地抢走我家私人贵重用品,有虎皮大衣,虎皮垫子,貂皮帽等等五间,还抢走我家长期积蓄的黄金、钱、银元等钱财若干,现在合计折合美金壹万伍仟元,严正要求日本政府应该给予如数赔偿,以解民愤。

沈滨生(人名章)
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五日

  我父魏相如是天长中学教师,因失业于民国三十九年古历九月九日,去扬州售画回天长时早上7时日军强行开车,把车开翻而去世,本人是美术教师,发生在公元一九四〇年古历九月九日上午7时。

受害者子女魏廷治(人名章)
一九九三年八月五日

s2697-e s2697-p1 s2697-p2 s2697-p3 s2697-p4 s2697-p5 s2697-p6 s2697-p7 s2697-p8

其它(OT),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