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704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704
写信日期:1993-10-08
写信地址:天津市
受害日期:1937
受害地址:河北省晋中市灵山县
写信人:张渝淇
受害人:张渝淇
类别:其它(OT)
细节:1937年日军将我在老家山西省灵石县的房屋烧毁,要求日本赔偿。

 

童增先生:
  您好!
  无意间读到贵报关于“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在行动——访索赔行动发起人童增先生”的专访,不由使我回忆起自己童年的片段生活,心情难以表述,不知是喜是悲,那屈辱与悲愤所给我及家人带来不幸的往事例例呈现在眼前。
  我叫张渝淇,1928年生人。我父名叫张俊臣,号士怡,家庭堂号张敬远堂。1937年,七•七事变时,我才十岁,上培才小学三年级,老家在山西灵石县苏溪村,西头坊胡同,故居是一个大院带花园尚未修好,附近周围的6所房子,都没有本宅修饰好,家里还有一顷地。日军来了,摧毁一切,房子虽未烧,但作为军营,其内部财产掠夺一空,例如:高级瓷器砸碎,铺上棉被在上边踩。
  在山西附近,(说不好具体是哪,听老人说叫南门)有自营的织布店。(因为祖父死在南山,故父亲在南门开店铺,为叫老人有住宿)此布店在1937年11月被日军掠夺(这个消息是由代理人回津告诉的)。
  在天津,我父亲本人在隆茂洋行任会计,自营大小当铺各一个,大当铺在南马路,叫义泰当,七•七事变掠空倒闭,小当铺在日中交界,叫协藏当。我父亲因遇事想不开,于八月初六过世,只留下我母女二人以小当铺维持生活,没过二•三年,因日政府提出没有不动产不能开典当,故而关闭。精神、物质生活的冲击无法形容。
  时光流逝,但日军侵略者给我及家人,还有千千万万中国老百姓带来的不幸,以及直接或间接的残害是难以抹杀的。忆起往事,悲愤难抑。读过专访后,我激动不已,高兴我们国家有了童增先生以及各位发起的代言人,这场官司的结果如若合我们所愿,那即慰生者又慰亡灵,同时也是对侵略者的一种惩戒,[像]我这样年纪的人大都目睹过日本侵略者的罪行,我愿作这一罪行的见证人。
  此致
敬礼

张渝淇
93.10.8

s2704-e s2704-p1 s2704-p2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