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727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727
写信日期:1992-11-08
写信地址:湖南省长沙市
受害日期:1943-08
受害地址:湖南省长沙市
写信人:张海涛
受害人:张海涛
类别:轰炸, 强奸(RA, AB)
细节:作为亲身经历受害者,我支持对日索赔。九一八事变后,1943年8月,在长沙市我父亲当时的房屋被日军炸毁。

 

童增同志:
您好!
从“读者文摘”92.10月刊上读到一篇“历史没有忘记”的文章,记述了由您发起代表在日本侵华战争中的我国受害者及其家属向日本政府索赔的一系列活动,体现了我国千百万受日本侵略者害或受害者家属的心声。“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作为亲身经历的受害人的我,亦向您提供一点我家的实况。
9.18事变后我父母不愿作亡国奴,放弃在东北的财产,返回老家长沙,又安置了长沙北区水风井(现蔡锷路)桃源旧里一号一栋三层“洋”楼,该房屋由蔡锷部队的一位师长转卖给我家的,计银元十万元,此房当时在长沙北门独一无二,很有点名气,该房在1943年8月被日本空军炸毁,一人死亡,多人受伤。在北区北正街中段又购置一小三层铺面,开了一个浩然弹子房(即台球),一、二层设餐厅,此房也在当年烧毁。同年九—十月日军在占驻长沙郊区时,我家为逃避日军轰炸,躲入长沙东乡马南山唐家圹二伯母家时,日侵略军进驻二伯母家,在众目[睽][睽]下,该日军一连队长指挥几名士兵搜抢我家及伯母家财产,并将我家藏得不太好的一个小保险箱翻出,用枪托、刺刀搞开,抢走少量首饰和一个价值约四千元的[钻]石头花。这还不够,在撤退时,抓我父为夫,因我父未做过重体力劳动,未走几里已精疲力竭,被日军痛打后,推倒路旁,后被乡人扶回,不几日即去世!在此期间我母因生病,因战争无医可救,大出血而死!我们另一位婶母(现仍活着)亦被日军强奸!等等等等,真是家破人亡。日军侵略者给我国人民及我家造成的巨大灾害和损失,是我永远也忘不掉的!
现在日本是经济大国,有义务按照国际条例向我国广大受害人赔偿,实际上战后日本也先后向南亚各受害国进行过赔偿,那么为什么不愿向受害时间最长,损失巨大的中国人民进行赔偿呢?难道中国家和人民算得上富裕吗!?“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最普通的道理。
今天这个头已经由您发起,希望能建立一个统一的索赔组织,在政府和人大的支持下通告全国,搜集和落实资料,如果资金困难,可向全家受害人及其家属集资,为实现我国千百万受害者的愿望向日方索赔,我相信这个要求是正义的,一定会得到广大人民的拥护,并将资料汇集成册,用历史血泪事实教育中日两国人民,这才是“中日友好”的坚实基础。

敬礼

长沙市文化系统招待所
张海涛
92.11.8

联系地址:长沙410007 疾家圹红旗剧院宿舍422号

s2727-e s2727-p1 s2727-p2 s2727-p3 s2727-p4 s2727-p5 s2727-p6

强奸(RA),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