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728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728
写信日期:1994-03-01
写信地址:辽宁省鞍山市
受害日期:1940-1945
受害地址:辽宁省鞍山市
写信人:刘凡
受害人:刘凡
类别:劳工(SL)
细节:1940年我和父亲在院里干活的时候,来了一群日军,把我抓到车上,拉到青岛集中营,到了我看到大概800人,都在寒冷的天气中不让穿衣服,躺在水泥地上睡觉。住这里2个月死了很多人。后送到日本劳动,逃跑的人都被打的死去活来,1945年底才回国。

 

童增先生:
  您好!
  因我无文化不会写什么字,童增先生,对我的事分神啦。给您找很多麻烦,等有见面那一天再详言一切,我在信中向您表示感谢,不再多言。
  此致
敬礼

刘凡
1994年3月1日

申诉讨还受害者的经济损失

  我叫刘凡,于1926年生,现年69岁,原籍山东省维县乡高里村(现改为潍坊市韩停区高里乡高里村)。
  我在1940年16岁11月份的一天,我和父亲正在院内干活,突然来了日本军车从车上下来一群日本兵,到家院内什么也没说就把我捆绑起来逼上军车。这时我父亲和母亲前去阻拦不让上车,往回拉我,当即被日本兵毒打一顿,父亲当时被打倒在地上,日本兵急忙开车把我拉走送往青岛集中营。我到集中营一看,不知由[哪]抓来的约有七八百人关在集中营里都不让穿衣服,在寒冷的天气里叫人躺在水泥地面上睡觉,住有二个月左右,在这段时间里病死冻死很多人,因寒冷的天气又吃不饱,人们被逼无奈偷着逃跑,和我同乡被抓去的“金老六”同志就被日本兵活活的打死了,在集中营里打骂是经常的,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
  在1941年1月左右的一天晚上,叫我们集中营里的人都穿上衣服,站好队用军车拉到青岛码头。下车后排队上日本货船,运往日本九洲,由九洲又送到日本的北海道。把我们送押在寒天雪地的木板房里,住一天后发给有标记的统一服装,编成小队。管我的小队长日本人叫“金木拉山”,从此以后就强迫我们下煤洞挖煤和背煤,不分黑天白天在煤洞里干活,在煤洞里看谁不顺眼就是毒打一顿,每日吃的是玉米面窝头,一顿只给吃三两吃不饱也得干活,真是痛苦已极。我们实在受不了了,但是又不敢反抗,只好逃跑。有一次大批逃跑的“刘连仁”同志先跑出去了,而我年龄小跑不动在“刘连仁”同志后面被日本兵抓住当时把我打的死去活来,右胳膊打伤到今天也抬不起来,后来用机枪扫射打死打伤不少人,就这样给镇压住了。
  1945年日本投降后对我们好一些,给我们活着的人吃饱饭了。1945年底将我们用美国舰船送回天津市塘沽码头,下船后心里非常高兴,这回可不用受日本人的气了,可回到我们可爱的祖国了。当我回到家乡到家里一看,家人走死逃亡,我的心非常痛苦真是一言难尽啊!经乡亲们和大妹告诉我父亲因我被日本兵抓走后一股急火病死了,母亲一股火又得了精神病,三个弟弟和二妹又不知去向,家里只有大妹妹护理母亲,其生活靠乡亲们的帮助度命。此情况听后使我放声大哭,我回家只得到这样的团聚真是令人难以接受。因此我和大妹妹、母亲三口人又重新开始生活了。后来在人民政府的帮助下,相继找到三弟、四弟、二妹。二弟至今下落不明不知死活。1953年我来到鞍钢,在运输部做临时工,1956年参加鞍钢烧结厂正式职工,1980年退休。
  以上是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我们中国,给我本人和家庭造成走死逃亡,精神上受着痛苦,经济上受着损失,我要求给我一定的补偿。
  通信地址: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解放办事处8117栋55号
  邮编:114005

申诉人:刘凡
94年3月1日

  该同志确于1940年11月被日本抓去做劳工,在日本北海道下煤洞,于1945年回到祖国,情况属实。

鞍钢烧结总厂退管办
1994.3.10

鞍山市铁东区解放街道办事处工业居民委员会(章)

鞍钢烧结总厂退休职工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章)

s2728-e s2728-p1 s2728-p2 s2728-p3 s2728-p4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