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768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768
写信日期:1993-08-30
写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
受害日期:1938
受害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邳县
写信人:徐夏竹(又名徐跃)
受害人:徐扬(徐夏竹的父亲)
类别:其它(OT)
细节:1938年日军入侵,我父亲带领人民反抗,惨死在江苏省邳县。

 

中国民间个人对日索赔书
(第二号)

日本国政府:
  我父亲是被日本人打死的。名叫徐扬。浙江省缙云县洪坑桥人。
  1938年春,日军向我胶东半岛大举入侵。烧杀掳掠、无恶不作。为了不当亡国奴,父亲带领一批热血青年奋起反抗。日军恼羞成怒、动用了机枪、大炮及毒气弹,对我方展开疯狂的镇压。4月6日清晨,父亲遭炮弹击中,惨死在江苏省邳县邳伽口关帝庙前60公尺处。时年38岁。死亡证明书现仍存在缙云县档案馆,卷宗号2684-296#。
  父亲死后,婆婆哭瞎了眼睛,母亲重病去世;哥哥离乡背井,我年仅六岁,飘零流浪,在凄风苦雨中挣扎。日军侵华战争造成的伤痕,至今仍在心中颤抖,痛恨。
  根据三个国际公约:雅尔塔协定、波茨坦公告和开罗宣言,作为当时战败国的德、意、日,必须承担战争赔偿责任。然而,时至今日,唯独日本政府还没有履行赔偿。新近上台的日本细川首相,虽然对战争的错误表示了道歉,但对战争的赔偿,却推卸了责任。据法新社东京8月26日电讯,细川在国会答询时说:“我没有考虑重新研究战争赔偿的法律依据”。他还说“日本已经通过1951年旧金山和约和双边协议,履行了所有的赔偿要求”。如果这个消息是真实的话,那么细川表示的道歉是否真诚,就值得怀疑。众所周知,战后日本历届政府从来没有表示过对战争的忏悔,又何来“履行所有的赔偿”?况且,50年代初期,日本经济还非常困难,又拿什么来“履行所有的赔偿”。这岂不是空口说白话吗?
  作为战争受害者的遗族,我们清醒地意识到索赔的路还长,责任重大。这是关系到国家民族的大义;牵连着子孙后代的荣辱和志气,多少教训告诫我们,不可忘记苦难深重的历史,不能放弃国际赋予的索赔权利。日本政府要想回避这个问题是不可能的。依据国际惯例,参照我国政府历次处理外国人伤亡事故的标准,日本政府应给予我父受害赔偿8万美金,合人民币50万元。
  希望日本政府尊重历史,正视现实,拿出诚意,作出令人心服的答复。

受害者:徐扬遗族同上
一九九三年八月三十日

子:徐夏松 徐夏竹
媳:王 玉 罗志华
孙:徐金义 徐金浩 徐金伟 徐 敏 徐 捷
孙女:徐桂玲
孙媳:袁小妹 王长玉 杨桂英 周晓梅 易丽萍
曾孙:徐 鹏 徐 峥 徐 玫 徐哲壮 徐 浙 徐文婷

执笔:徐跃(人名章)
(即徐夏竹)

地址:四川成都仁厚街9号
邮编:610015  电话:028-644536

s2768-e s2768-p1 s2768-p2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