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785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785
写信日期:1993-03-13
写信地址: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
受害日期:1944-1945
受害地址:吉林省
写信人:张铎
受害人:张树桐、张树臣
类别:劳工、其它(SL、OT)
细节:我养父亲父亲张树桐原籍吉林省在1944年3月被日军抓到辽宁省修铁路,每天毒打,吃不饱。期间父亲带着18名难友逃出,又被抓去,并打断腿,关进监狱。我生父张树臣也被日本人骗做劳工,1945年抗日胜利后才被放出。

 

尊敬的童增同志:
  您辛苦了!
  我由《法律与生活》1992年7月6日版“中国民间向日本政府索赔”一文中得悉:由1931年9月18日-1945年8月15日,在日本帝国主义对我国进行疯狂侵略,对我国人民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按国际公法,被害者本人及其亲属有权向日本政府索赔,我以当年被害者的血亲关系人的身份,依法向日本政府索赔。当年被害的具体事实及详情如下:
  我过父张树桐(原籍吉林省洮南县人)在1944年3月(当年20岁),日伪当局强迫他去“勤劳奉士”(无偿强迫奴役),被迫到辽宁省抚顺修铁路,吃不饱、劳动时间过长,劳动强度过大,每天都遭到毒打折磨。
  我过父性情刚烈,没干上一个月,就带着18名难友逃跑了。日本人带着汉奸追到齐齐哈尔抓到我过父,逼他说出另18人的去处,我过父不肯说,日本人把我过父打的昏死多次,把腿打断,关进监狱。
  接着,日本人又强迫我生父张树臣去“勤劳奉仕”,并诱骗说,这样可免我过父一死,又说,我生父到抚顺七个月后,就可放我过父回家。我生父无路可走,只得扔下妻儿老小,也到抚顺去给日本人当牛马。
  1945年8月中旬,日本帝国主义投降,我生父张树臣摆脱了一年零三个月的被奴役的苦难,满怀喜悦地赶奔家乡,以为我过父可能早已回家了,伤势也许会大有好转。万没想到,自己又上当受骗了。到家后,才知我过父比他早回家不过一周,全身腐烂,满脸浮肿,已奄奄一息了。兄弟相见,不过五天,我过父张树桐就含恨死去了。年仅21岁的大好年华,就这样惨死在日寇的铁蹄之下。
  我生父张树臣由于受日本帝国主义的奴役折磨,更加悲痛我过父的惨死,身心也遭到极其严重的伤害,从此病弱残生,失掉了劳动生产能力,残存到1972年去世,年仅五十七岁,没能得度天年,而过早地含恨死去了!

被害者血亲关系人的态度和要求

  按讨论中,对日受害索赔范围,我以被害者张树桐(我过父)、张树臣(我生父)的血亲继承关系人的身份,诚挚由衷地响应我国民间对日本政府的索赔活动,我郑重签名。
  我过父张树桐,不堪日寇奴役虐待迫害中逃亡后被日寇捕俘毒打致残又关进监狱,日寇投降后不数日而惨死,这是日本帝国主义欠下的一笔血债,被害者年仅二十一岁。
  我生父张树臣,被日本帝国主义强迫诱骗奴役一年零三个月之久,更兼伤痛同胞兄弟张树桐之惨死,身心遭受极为严重的伤害,解放后百般医疗无效,而过早逝世,含恨而死之年仅五十七岁。
  迄今我内心伤痛日深,无限感激童增等多位同志,掀起依法对日索赔活动。论伤害之惨之重,是无可弥补的。我不熟悉国际公法,至于日本政府该如何赔偿这笔一死一伤残的历史罪债,就请童增等各位发起人和有关组织代为评议和索赔吧!

响应我国对民间对日索赔签名人
被害者血亲关系人向日本政府索赔人
张铎(人名章)
1993年3月13日

住址:
通信处:平齐线榆树屯养路工区
邮政编码:161033
地址:齐齐哈尔市昂溪区榆树屯乡乳品厂街四组九号

附备查知情人:
姓名:张铭
性别:男
年岁:现年五十多岁
现住:吉林省白城市平台
职业: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九八七〇部队师级干部
通讯处: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九八七〇部队
邮局编码:137001
地址:吉林省白城市平台
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九八七〇部队

s2785-e s2785-p1 s2785-p2 s2785-p3 s2785-p4 s2785-p5 s2785-p6

其它(OT),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