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794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794
写信日期:1993-02-28
写信地址:北京市
受害日期:1941
受害地址:湖南省长沙市
写信人:徐美全
受害人:徐庆云(徐美全的父亲)、徐美全
类别:谋杀、轰炸(MU、AB)
细节:1941年农历8月日军入侵长沙,我父亲被日军杀害,四舅等6人被炸死,我家房屋被烧毁。

 

童增同志:
  您们好!
  我是上两星期前给您打电话,问如何写日本鬼子杀害我父亲材料的,徐美全。
  今天我将写好的材料的复印件寄给您,不知道这份材料合格否,还有没有不清楚的地方,请您在百忙中给指点,修改后我再寄一份给日本大使馆。
  另外我还要反映一个情况,①我父亲被杀害的当天,就我们认识的除了我父亲以外,还有五名男人,同一天杀害,也是被日本鬼子抓走的,我为什么没有写进材料,是因为我那时年幼,不会打听别人的事。经过更说不清楚,尤其连名字也不知道,当时我们那里人都不叫名字,都叫什么爷什么哥哥,所以没法写进去,但是他们的家庭和我们家一样苦生活一样难。只是控诉无门就是了。
  ②有一个四舅在41年阴历六月份在长沙市躲在防空洞里被日本飞机炸死了。能否写材料叫日本国赔偿,那一次在防空洞里就压死了六人。
  ③日本鬼子烧了我家对面“平田市”性能的房子,能否要求赔偿。因为我生活在北京已经40年了,总比现在还生活在农村的人们要知道的事情多点,所以我负责为他申诉,我想得到您的回答以后再叫他们写材料反映上来。
  好,就写到这里,再见,谢谢您,再一次感谢。
  此致
敬礼

热风室 徐美全
93.3.28

关于我父亲徐庆云被日军杀害的情况

  我父亲徐庆云于1941年阴历八月初六至“湖南长沙县平田市八字墙”被日本鬼子杀害,年仅四十七岁(现地址改为“湖南省长沙县石常乡平田村八字墙”)事实经过如下:
  1941年阴历七八月份,日本鬼子侵犯长沙的风声越来越紧,我们老百姓深知日本鬼子在我们国土上实行“杀光、抢光、烧光”的政策。因此近马路无山依靠的居民弃家带小逃离家乡去逃难,我们家离马路也只有200~300M远。
  八月初六的上午,日本鬼子已经侵入到了我们村的地方了,我看见日本飞机在天上飞得很低,地面上就是日军向长沙方面侵入。这时父亲才将妈妈妹妹姨妈和我逃离自己家送我们到“茅刀园”避难。午[饭]后,父亲要到后面大山上看看日本鬼子侵入的情况,还有一个叫熊瑞林的人也要去看,后来才知他并没有去。我父亲就这样走了,一直没有回到“茅刀园”来。事实上父亲当时是回到了自己的家在菜园子里浇菜。有人告诉我们(就是当天在大山上放哨人告诉我们)看见我们家的禾场上有一个男人挑一担水桶在那里站着。那个时[候],对面“平田市的房子被日本鬼子烧着了”。后来日本鬼子到我们家将我父亲抓走了,抓到离我们家不远的稻田里,他与日本鬼子奋力挣扎了一阵子后往家跑回时,对面马路上的一日本鬼子向他开了枪,中弹后父亲还艰难的跑回了家躺倒在堂屋里。
  第二天早上,八月初七就有人来报信,骗我妈妈说我父亲受了伤,事实上他早死了,我们[哪]能经受得起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呢,妈妈立即带领我们俩姐妹和姨妈回到了自己的家,进门一看,父亲弯着腰,侧着身痛苦的躺在了血泊里,我在他身旁哭着喊着,他再也没有醒来,我还看到他的身上和手上还有刺刀的刀伤。当时我们全家哭得死去活来,这时的情景可以想象有多悲惨,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仇恨的种子,一定要报仇雪恨,讨还血债,就这样在乡亲们帮助下,当晚偷偷地埋葬了父亲。
  从此我们家的栋梁被日本侵略者摧毁了,当时妹妹才三岁,我只有六岁,哥哥徐松桂在衡阳[谋]生,妈妈是一个小脚的家庭妇女,可想而知我们孤儿寡母生活有多难有多苦,我妈妈苦挣苦斗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
  又过了两年左右,我们这个苦难的家,又受到第二次沉重打击,还是日本侵略者的罪恶。后来妹妹随嫂嫂去了衡阳,日本鬼子的铁蹄[踏]上了衡阳的土地,我们的军队和日本鬼子打了四十七天仗,在逃难中妹妹和侄女传染上了麻疹,因缺医少药在一个月之内先后死去了。
  以上事实证明我们七口之家,在日本侵略者统治之下,直接间接的就死了三人。那在我们[整]个国土上,横行霸道,统治了那么多年的日军乱杀无辜,千千万万血债累累,多少幸福的家庭,在敌人的铁蹄下搞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真是恨之入骨,今天能不向日本侵略者讨还这一笔一笔的血债吗?能不要求给死难者受害者赔款吗?我是死难者的子女,坚决要求日本国给死难者赔款。

死难者女儿 徐美全
1993.2.28

s2794-e s2794-p1 s2794-p2 s2794-p3 s2794-p4

谋杀(MU),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