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795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795
写信日期:1994-02-03
写信地址:江苏省徐州市
受害日期:信中没写
受害地址:江苏省徐州市
写信人:李棣亭
受害人:李棣亭、林学义、樊敬远
类别:谋杀、其它(MU、OT)
细节:我在徐州被宪兵队抓去,遭受酷刑并被勒索钱财,在这次冤案中共18人,林学义、樊敬远被杀害。随信寄来报纸,刊登有关日本侵华文章。

 

尊敬的学者童增同志:
您好!
您寄来的江苏地区难友通讯地址,我收到了,我当全力以赴地和他(她)们取得联系,这些难友中,当年身受日本侵略者的暴行残害的人,已竟不多了,冤死者已矣!但留给受害人遗属的遗愿并没有消失,像碗口一样大的伤口,还在喷溅着血。日本侵略者对中华民族欠下的血和债,何日才能得到偿还?
幸蒙阁下的才学卓识,登高一呼像春雷一样,惊醒了沉睡的大地,东欧能向德国提出索赔要求,我们中国人为什么不行呢?德军1944年撤退时,打死了芬兰的2万4千头驯鹿。芬兰坚持向德国要求赔偿,而中国人难道说:人不如鹿吗?……是的,不但不如鹿?日本人杀死一名中国人连一只鸡不如?!
所幸我们还有一位明智的总书记,他说:放弃国家要求日本给予战争损失赔偿,但是,对民间要求赔偿的动向不加限制。
我是当年的日本侵略军,徐州宪兵队虎口下的余生,我蹲过日本宪兵队的水牢,日寇徐州宪兵队宪兵军曹高桥岩生,用手铐把我两手铐在一起,手铐当中系上两根绳,这个惨无人道的日军恶魔,把我两只胳膊肘反拉至脑后,遭胳膊肘和后脑之间,再别上一根木棍,两个肩关节几乎别断了,痛苦难忍,只好蜷曲歪在地上,这个恶魔高桥岩生在狞笑,我蹲了三个多月的日寇宪兵队监狱,受过上述的各种惨刑,逼得我九死一生,敲诈勒索我联银3500元,致使我倾家荡产,经营的商店货物变卖一空,濒于倒闭,(这是第二次,被难在徐州是高桥岩生干的,第一次被逮捕,是在家乡山东郯城马头镇,被敲诈勒索法币2000元,是日军马头镇宪兵队伍长,小林干的)以上这些情况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没有死时幸存下来的,我是受害人,我是幸存者,我又是这件冤案的证明人,我们这件冤案共计18人,在徐州日本宪兵队监狱里,被活活严刑审讯,杀害了两人(林学义、樊敬远)从徐州转押到当时的南京日本华中派遣军总司令部军事法庭,被判处三年徒刑的7人,(汪遵洋,郑济通,刘益士,姜元泽,尹桂芳等)在徐州经过各种严刑审讯,日寇认为无“罪”释放了8人,(阚继朝,林立汀,胡令典,马德山等)我是受过各种惨刑,蹲过水牢,两只胳臂拐到脑后,再插上一根木棍,敲诈勒索我一次法币2000元,二次联银3500元,逼得我倾家荡产,九死一生的也是我,我犯的什么罪,什么是个理呢?我今年79岁,我想向日本讨个公道,通过您的帮助,把这个冤案的事实经过写在纸上,铺在日本驻华大使馆门前地上,把日本当年的残暴和罪行公布于世,这18个人中,除当时被日寇杀死两人外,到现在还活着的只有两人,一个是尹桂芳,现在马头镇他家中,患偏瘫和中风不语,另一个就是我本人了。这一冤案的受害人,有两户死没人了,有7户都有遗属子女,他(她)们要求我同去北京日本驻华大使馆(经过您的帮助和指导)去索赔。不知您的意见如何?请您指教,我们再遵照执行。
如此复杂庞大的索赔行动和要求,您的工作太忙了。我们坚决跟着您走,据报纸透露,细川护熙可能3月份里进行访华,我们应当采取何种形式,要求索赔。日本驻华大使馆还是国广道彦吗?这信到时,已是我国传统的年节到了,敬祝您精神愉快,全家幸福,万事如意。

您忘年交的老朋友李棣亭写
1994.2.3

  恳请您常来信,指导我们进行对日索赔事宜。
见了您的名片,就像见了多年没有见面的亲人一样,您对我们受害人关怀备至。

光明日报 1989.2.28

侵略的事实不容否定
日本首相竹下登明确重申政府立场

  本报东京 2月27日电记者陈志江报道:竹下首相今天说,太平洋战争的侵略事实不容否定。这是他在今天上午举行的众院预算委员会上说的。竹下首相首先就他在前不久的国会答辩中因试图回避侵略战争性质的发言而招致各国强烈反对一事向国会致歉说,上次发言是“出于语言表达不充分,以致事态扩大,发展为引起其他国家批判的地步,对此深表遗憾。”之后,竹下首相宣读了他事先准备好的发言稿,重申了日本政府对太平洋战争性质的如下立场:
1、关于太平洋战争的性质,日本坚持在1965年日本、南朝鲜联合公报和1972年日中联合声明中所阐明的立场,对此没有丝毫改变。
2、日本通过战争给近邻诸国造成了巨大灾难,这是事实,侵略的事实不容否定。
3、基于上述认识,日本政府再次表明对和平的决心,同时重申,为了不使战争再次爆发,日本决心作为一个和平国家为世界和平与稳定作出贡献。
日本报界评论说,日本首相在国会上就战争性质问题如此明确地表态,这还是第一次。
解放日报 1993年8月11日 星期三

日本新首相细川说太平洋战争史侵略战争
羽田孜呼吁国会也作明确宣示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供本报专电 驻东京记者张国清报道:日本新首相细川护熙10日下午在首相官邸举行记者招待会,阐述了新政府的国内外政策。
细川首先说,目前最重要的是恢复日本国民对政治的信任,因此,当务之急,是尽快制定一项政治改革法案。
在回答记者关于对太平洋战争的看法提问时,细川说,他本人认为那场战争是一场侵略战争,是错误的战争,日本要对过去的历史进行反省,总结和明确那场战争的性质,遵循和平与国际合作的精神,为国际社会作贡献。
关于日俄关系,细川说,第一,要解决北方领土问题,缔结日俄和平条约,从而使两国关系正常化;第二,日本将尽力支持并援助俄罗斯在经济改革方面所作出的努力。
在谈到PKO(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问题时,细川说,联合政府将继续保持PKO法的延续性。
27951
中新社东京8月10日电 据此间报道,日本新任副首相兼外相雨田孜在昨日会见记者时表示,应切切实实地总结出战争史多么残酷的事情,从而彻底反省日本过去所做过的那些事情,坦率地作出道歉,这是十分要紧的。他并提出应在首相表明有关想法之后,由国会就此作出一种明确地宣示。

光凭口头上的反省或者道歉,是远远不够的,应该落实到行动上,进行彻底的民间受害赔偿,话说的再好听,不进行赔偿,仍然是骗人的!

青岛晚报 1993年12月13日

整理馆史有意外收获
迎宾馆北侧发现日本水牢为日首次侵占的罪恶遗迹

本报讯 我市著名的德式建筑迎宾馆,在整理馆史时意外地发现一处日本第一次占领青岛的罪恶遗迹——日本当局设置的水牢。
据有关专家初步调查考证,这时一处1914年至1922年期间,日本驻青最高军事长官由比设立的“地下监狱”,专门关押中国人。这座水牢地处迎宾馆北侧100余米的山坡下,建筑全部为花岗岩砌成,内有两处约9平方米的刑讯室门旁还设有方形“送饭窗”;水牢深达2.8米,半径3米,并有地下水道和“悬人壁铁”。水牢顶部有一圆筒形观察孔,直通坡顶。
27952
据悉,迎宾馆准备将水牢向社会开放,供人们参观。(王铎)
左图为在迎宾馆北侧刚发现的日本水牢。  李世俊 摄
这个日本“水牢”。是日本第一次占领青岛的罪恶遗迹。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认为这次大战是侵略中国的大好时机。它以对德宣战为借口,派兵占领了青岛和胶济线。
中国政府要求日本撤兵撤兵,它不但不撤,反而利用袁世凯称帝心切,于1915年向袁世凯提出了二十条要求。
就在这个时候,日本驻青最高军事长官‘由比’在青岛设立的“地下监狱”,专门关押中国人的,这是多么残酷呀!
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侵略军徐州宪兵队占领徐州期间,也有水牢,设立在徐州大同街钟楼东路北,日本宪兵队监狱里,我被当时的日本宪兵队曹高桥岩生强迫我蹲在这座水牢里。

幸存者 李棣亭
94.2.3

参考消息 1993年8月18日

日本决不能重蹈历史覆辙
——日三大报就战败48周年纪念日发表社论
应为国际和平作贡献

  【日本《读卖新闻》8月15日社论】今天我们已迎来终战48周年纪念日。日本仔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给其他国家的人民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同时,自己也经历了悲惨的遭遇。
战败后,日本得到各战胜国特别是美国的帮助,以民主国家的姿态走上了重生的道路。而且,如今已经实现了繁荣。从战争结束至今,已过去近半个世纪,我们确信无疑:日本致力于和平的民主主义体制[也]已成熟,不会重走军国主义道路。我们希望把这个纪念日变成思考如何为国际和平作出贡献的日子。
国际舆论日益强烈地主张应该让大战的战败国日本与德国担任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以加强联合国的机能。日本不仅要在资金方面作出贡献,而且要发挥政治领导作用。
在世界力争建立新秩序之际,日本必须努力以新的观点对自己的过去作出总结,以图刷新政治。

谢罪不应怀有别的目的

  【日本《东京新闻》8月15日社论】细川首相在就职后举行的首次记者招待会上冷静地说:“上次的大战是侵略战争。我们认为那是错误的战争。”在历任首相当中,从未有人如此直截了当地触及这个问题的核心。
细川的讲话令“一国和平主义”派感到高兴,这是理所当然的。但同时也不要忘记,他的讲话也让“对国际作贡献”派感到满意。因为他过去一直认为,为不使积极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被亚洲人看成是“日本军国主义复活”,有必要“对过去进行反省”。
但是我们必须记住,不管是在随军慰安妇问题还是在侵略战争问题上,如果为达到别的目的而“对过去反省”及“谢罪”,是不应该的。如果认为只要能同令人讨厌的历史诀别,今后干什么都自由了,那么其诚意将受到怀疑。
“国际贡献”派要求日本扩大对外发挥的作用尽管符合时代潮流,但是其中有可能包括如下主张,即日本应成为把行使武力看成是理所当然的事。近半个世纪来,日本“未杀一个敌兵”,日本只有把这点当作珍贵的国家财产,并在此基础上制定日本独自对国际作贡献的政策,才能消除近邻国家的不安。

反省要有具体行动

  【日本《每日新闻》8月15日社论】也许有人不同意或反对承认过去的战争史“侵略战争”。
在这一点上,政府也是足足用了48年的时间才承认了国内外早就指出了的问题。尽管从时间上说已经晚了,但是我们仍想积极评价新首相的决断。
反省不应只停留在口头上,有必要使其具体化。那就是战争赔偿,要对担负着下一代历史重任的年轻人进行彻底教育,使他们成为“和平使者”。为对战争问题进行处理,细川新政府已在研究设立1万亿日元基金,希望能实现这个设想。
进行认真的战争赔偿,从日本人今后同亚洲及其他国家的人民政治加深友好关系的角度来说,是无法回避的问题。特别是为了不让将成为国际社会的一员的年轻人在同别人交往中产生矮人一头的想法,要求新政府采取有诚意的对策。
为在年轻人心中建立“和平的堡垒”,进行教育是必要的。这也是日本向世界表示今后“不再战的证明”。为此,首先应进行以二次大战为中心的日本同亚洲国家关系史的教育。虽然让日本的年轻人了解“黑暗的过去”可能将会悲伤“负遗产”的包袱,但是有必要进行教育,以使“负遗产”转化为“正遗产”。
日本三大报纸就战败48周年纪念日发表社论指出:反省不应只停留在在口头上,有必要使其具体化,那就是战争赔偿,要对担负着下一代历史重任的年轻人进行彻底教育,使他们成为“和平使者”。为对战争问题进行处理,细川新政府已在研究设立1万亿日元基金,希望能实现这个设想。谢罪不应怀有别的目的。道歉应该落实到行动上。

s2795-e s2795-p1 s2795-p2 s2795-p3 s2795-p4 s2795-p5 s2795-p6

其它(OT),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