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1, 2018

s2819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819
写信日期:1998-04-12
写信地址:上海市
受害日期:1937-11-12
受害地址:山西省太原市
写信人:张秋琪
受害人:张登科(张秋琪的父亲)和百姓
类别:谋杀、其他大屠杀(MU、OM)
细节:1937年11月12日我的父亲在家中给我们烧饭突然进来几个日本兵将我父亲和工友们逼近小草屋然后开枪父亲当场死亡。其中一个人受了重伤。隔壁大院的12位百姓全部遭到日军机关枪扫射全部死亡。日军在村子里杀害有100多人。我强烈要求民间对日索赔,请指教。

 

关于民间要求对日索赔的来信

齐明昌先生:
  您好!
  看了1998年2月20日“上海法制报”刊登你写的“为了民族尊严和世界和平”文章后,使我有着半个世纪的夙仇,终于看到了报偿的曙光。
  60年前,我全家6口,住在山西省太原市(当时称太原府),父亲名叫张登科,在太原皮革厂做工,我读小学。由于“七七”事变爆发,全家逃难到太原城东山沟里一个叫“牛坨村”居住,之后局势渐渐紧张,百姓们又逃出村外,我们和好多百姓们躲在村边土洞内,吃、睡在里面。
  1937年11月12日(农历10月初10),是我最难忘的日子。父亲等4个大男人,出了土洞,到家中给我们烧饭,饭烧好后,在西屋休息。突然几个鬼子兵进了院子,将父亲他们叫出来,逼迫他们进了一间小草屋,鬼子立即将门堵住,用步枪向父亲他们开了数枪,就这样,父亲他们被残忍的鬼子杀害了,父亲时年48岁。其中一位姓马的是房东的大儿子,侥幸地未被打死,子弹从他的胸脯擦过,他屏着呼吸,忍着伤痛,死里逃生(上述情况就是他于第二天亲自告诉我们的)。住在隔壁大院的12位百姓(大多是外来逃难的),凶残的日寇用机关枪(叫他们排成一排)将他们全部扫射死。该村当时只有70多户,共被日寇杀害的竟达100多人。
  1961年我通过我厂保卫科向太原市公安局发信了解此惨案的情况。太原市公安局回文讲述确有此事件,现将太原市公安局回文复录如下:
  办群135号。
张秋琪同志:
  你来信要求查清1937年10月份日寇在牛坨村制造的惨案一事,经了解确有此事打死100多群众,据群众说是因我军乔二老虎带游击队,在该村捕杀了一个日本翻译引起的。

太原市公安局(公章)
61.8.11

  父亲被杀后,我全家举目无亲,剩下我5口,我弟、妹4人,我最大年仅10岁,母亲又是小脚,家中财物被土匪抢光,只好挨户讨饭,所受苦难,罄竹难书。二年后,外祖父得知噩耗后,立即将我们接回原籍河北省。1946年我1人随舅父来到上海进了江南造纸厂做工。
  我现年已71岁,每当我想起父亲被杀的惨景时,我的眼眶就湿润了,正像您和童增先生所说:“看到战争受害的幸存者一个个相继去世……”,我作为被日寇侵略战争的受害的幸存者和见证人,刻不容缓地,强烈要求民间对日索赔。但苦无方向和办法,怎样开展此项活动,向谁联系,是否可向童增先生联系,请您将童增先生的地址来信告知我,不胜感激。
  请指教。

上海市江南造纸厂退休职工:张秋琪挥泪书写
98.4.2

回信地址:上海市光复西路西合德里182号303室
邮编:200063
注:您的大名和地址是“上海法制报”社甄涛先生告知的。
静候回信

s2819-e s2819-p1 s2819-p2

其他大屠杀(OM),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