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839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839
写信日期:1992-12-09
写信地址:北京市
受害日期:1939-08
受害地址:四川省乐山市
写信人:尚国媛
受害人:尚国媛一家
类别:轰炸(AB)
细节:1939年8月的一天日本36架飞机把乐山炸成一片废墟,我家也化为灰烬所有的财产和字画全部炸毁从此我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由于财产的损失家中亲人间接去世。我憎恨日本侵略军是他们害得我家破人亡我强烈要求日本赔偿,我支持签名活动支持索赔。

 

  我名叫尚国媛,现年67岁,是四川专用汽车制造总厂退休职工。前几天我看了读者文摘92年第10期里一篇文章“历史没有忘记——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纪实。看完后,使我痛心地回忆起1939年8月的一天,日军派36架飞机轰炸乐山,把整个乐山城炸成一片废墟,这次轰炸乐山,人民遭受了极大的灾难,有的在防空洞里活活熄死,有的烧来无法逃脱,跳进水缸后活活炖吧有的化成灰,有的烧成焦骨头,有的逃到清胜门外的磨儿山,敌机用机枪扫射,血肉横飞。那凄惨情景目不忍睹,还烧绝了三十六家人。
  我家在乐山城内泊水街冉家巷,我曾祖父尚雨村是乐山有名的画家,善于山水、鱼、蝴蝶画等,当地人称他为尚蝴蝶。曾祖父有四个儿子,四个女儿,我祖父尚明钦是老大,祖父只生了我父亲尚秉华和姑姑尚群华。从我懂事起,祖父一辈时就分家了,但四房人都住一个大院里很热闹。祖父四弟兄每家分有四间房,另外两个天井、堂屋、花园是公用的。1939年前三年曾祖父(84岁)和我父母先后去世(祖父母去世更早),我和大姐尚给文平时依靠祖父分家时的一点钱生活,还依靠姑姑照顾。1936年姑姑结婚后,婆家在乐山轸溪乡(离郭沫若旧居沙湾10公里),姑姑后师毕业教书很少回婆家常和我们一起住。不幸1939年日本侵略者,轰炸乐山,我家也不能幸免,一切化为灰烬,从此我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在日机未炸乐山前,我们尚家那几房人早已疏散到青衣县通江乡下及牛华溪沙湾等地,我们没有疏散仍在家住。轰炸那天,天气很热,发预行警报,我们没出城去躲,心想好久没发警报了,敌机该不会来吧。[哪]知空袭警报响了,一会儿又是紧急警报,这时已来不及向城外逃了,便向后花园跑去,趴在柑子树下,只听见轰隆、轰隆、咚咚咚的巨响,本来太阳很大,一下黑来,什么都看不见。待飞机狂轰滥炸后,飞去了,好一会儿才看见阳光,这时,我们才向西门班竹湾逃去。我在离开家的时候,顺手拿了两件童子军衣服,一条[裙]子,用领巾包着带走了。我姑姑、姐姐什么都没带,到班竹湾防空洞躲了几个钟头,有时又出洞看看城里,只见城里到处是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心里祈祷天主保佑我家房子不要烧吧。天快黑了,我们还没吃午饭,便回城向家里走,刚走到大街巷子门口,邻居都告诉我们,你们的房子烧光了。当时我们的心都紧了,不知所措,再走到我家大门口时,往里一看,竟变成一片火海,那些砖瓦好似炭火一样红,连焦柱子都没有一根,全部化烬。我们的房子前后都有高墙,进去的右边是邻居王桂芳的晒香埧和我们的花园,唯有左边没有高墙,火势就由东大街起火,烧到我家为止。我们前后的高墙保护了巷子的住户。过两天,我们回到被烧的废墟上,掏了一个铁锅、一个铁火盆、一个铜盆,其他什么都没有了。从此无家可归,我姑姑带着小表弟回轸溪婆家居住,我和大姐去乐山安谷乡下外婆家住。不幸外公当年去世,由大舅当家,大家抽大烟,有儿女六个,房子都拆来卖了。我大姐本已订婚,由于家被烧光,一无所有,对方[悔]婚,大姐忧气,41年死去。我姑姑回轸溪婆家住,姑姑是读书人,身体瘦多病,重体力劳动不行,姑父在外工作,姑姑的婆婆经常冷言冷语说姑姑吃闲饭不做事,姑姑也因气于42年去世。日机未炸乐山前,我在乐山泊水街公信小学读书,家被炸后,生活都困难,更谈不上读书。我好学,每期成绩都在前三名,失学后心里非常难过,夜夜梦见在校读书情景,可是醒来一场空,我痛恨,痛恨那万恶的日本鬼子,烧光了我的家,把我姑姑、姐姐气死,我又失学无家可归,寄居他人篱下,日子难过,在我幼小的心灵里中下了永世难忘对日寇的仇恨,特别是每当我看到日本太阳旗时,心如刀绞,愤恨万分。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时,周总理宣布不要日本侵华时的战争赔偿,我心里很不好受,难[道]日本发动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极大灾难,日本对中国人民受害者一点不赔偿吗。我们一个好端端的家被烧光,还有千千万万比我们受害更深的中国同胞,不给赔偿吗。现在看了读者文摘上这篇文章,使我清楚了周总理宣布的放弃日本国对中国的战争赔偿,而没指平民的受害赔偿。我是日本侵华时,日军狂轰滥炸中家破人亡的受害者,我有权向日本讨还我们的受害赔偿。
  日机炸后不久,美国在乐山发放一批劳动布,给受害的乐山人民每人1丈2尺,我堂弟尚国栋(现在乐山市中区商业局党委办公室主任)就领了此布。我在安谷乡下,消息不灵通,待我知道去城里找保甲长领时,回说已发过了,什么也没得着,回想那时的日子多艰难。大概是1942年底,我舅舅人口多,管不了我,因此我又去跟姨妈生活。姨妈家是小地主,姨父抽大烟不做事,我在他家每天做三餐饭、洗衣、做鞋,忙个不停,姨父还不高兴吃了他家的饭,常和姨妈吵。我年[龄]大点也懂事了,不愿在姨妈家吃受气饭,便和一个堂表姐到城里找工作,先在苏溪蚕桑场养蚕,后又考进由仰光迁来乐山的大业印钞公司当工人,每天工作时间由早上8时至晚上12时,中间只有1.5小时的吃饭时间(中午1小时,晚饭半小时),工资仅够伙食,要缝件衣服都困难。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大业公司迁回上海,当地工人解散,我找不到工作,经朋友们帮助,我去考上乐加中学,读两年书,因学费猛涨,无法就读。我53年来成都,56年工作,79年未支边女儿顶替,79年退休。现住四川成都九眼桥外工农院街18号专汽厂宿舍。今天我写这份材料倾诉我对日寇几十年的仇恨,我文化不多,写不出什么,我现在万分感谢童增、陈健、杨颐、李成一、唐行等同志为我们受害几十年的同胞做了大量工作。我衷心感谢你们,去年你们发起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的签名运动,我们不知道请为我签一个名吧。乐山老家还有许许多多的平民也会参加签名运动中来的。

尚国媛
92.12.9

尚国媛通信地址:四川成都外东工农院街18#
邮编:610061
鲁承玲:系尚国媛大女儿,北京铁道部专业设计院航测处。因我院去年10月由西交民巷迁至朝内大街,现无详细地址和邮编,如需联系,打电话找我,507-5031或-5034,如来函可寄劲松601-4-14,邮编100021,也可直接与成都我母亲处联系。

s2839-e s2839-p1 s2839-p2 s2839-p3 s2839-p4 s2839-p5 s2839-p6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