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857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857
写信日期:1993-03-23
写信地址:北京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李秀平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支持索赔,搜集慰安妇资料并邮寄,还有汇报一下《铁蹄下的军妓》这本书的事情。

 

童老师:
您好!
久未联系,想你一切好。打过几回电话,一直不通或人不在,只好写封信了。
有件事想和您商量一下,关于慰安妇问题由于出版社领导中自出率,一时难在杂志上用,吕山便鼓励我写成一本书,说真的做到这点我一点信心也没有,因为没那么多材料。后来,吕山说不一定只写慰安妇,于是我便把日军奸淫妇女的一些资料,以及索赔情况等全加进去,凑出了20万字,并在吕山的帮助下出版了。问题是在此前10天内有另一本书《铁蹄下的军妓》出版,书的质量虽然很差,但市场被它占领了。现在要想把我的书发多一点,就得想点办法。
前几天,吕山和我说起,看你能否帮忙,于是我也觉得言之有理,比如齐鲁石化的陈健,亦可让他帮帮忙。具体发行的事,我也不懂,反正如果做得顺手,还是能有“收获”的,出版单位“5.5”折批给我们,比发5000册左右,能[省]不少钱,做这项工作的都不会白出力气。另外我也想到,给你写信的人那么多,都是关心索赔的人,如果拟一个通一的函通一发出,从回信者中选一部分读者也许会有些数量,这样做是麻烦一点,但估计每本书落到底能[省]近2元钱。
我是真心希望您能帮忙,但问题是,我现在无能为力了,因再有半个月时间,我就要休产假,现在是到您那里去一趟也难了。这样吧,收信后,无论情况如何,您和吕山联系一下,他的电话 3266783,3271643;具体事宜由他和您谈一下,他比我懂行。
如星期五(3月26日)前收到信,可和我或吕山联系,如需要看样书或什么,选个日子让我爱人跑一趟。
祝好

李秀平
草于
23/3

s2857-1

s2857-2

妇女救援基金会董事长王清峰:日方资料显示有不少台籍慰安妇呼吁当年受害人出面向日本求偿
1992.3.10.联合报
阴暗角落的人
妇援会董事长王清峰拿出韩国民间团体为受害慰安妇,向日本使馆抗议所穿的服装,上面印有慰安妇凄然躲在阴暗角落的图案。记者林建荣/摄影
【台北讯】妇女教授基金会董事长王清峰最近到日韩搜集慰安妇资料,根据日方资料认为,当初遣送慰安妇回韩国的船上有台湾妇女二百五十三人,虽然未证实都是慰安妇,但判断大部分都是;另外该会已掌握九名我国受害慰安妇的资料,她表示,日韩民间都有意在韩国汉城召开国际会议,对日本政府施压,要求早日赔偿。
王清峰继续呼吁当年受害的我方慰安妇出面,让民间努力为她们求得赔偿,也希望社会照顾她们;另外,来自韩方的消息说,有一群韩国人在二次大战后滞留台湾,自成一社区,其中可能有韩国军人和慰安妇,韩方也希望找到他们,给予协助。
王清峰说,根据二次大战结束后的纽伦堡大审,认为日本政府在大战期间有违反人道的罪行,这项判决如今已成为国际习惯法,有关慰安妇的作法,是逮捕强迫妇女出国,成为性奴隶,日本战败后,甚至不送她们回国,让她们流落国外,没有户籍,当然不人道;而且很多慰安妇不能生育,心灵受创,其中有些自杀,有些终生自觉污秽而离群索居,所受创伤是难以弥补的,因此韩国各界都设法照顾慰安妇。
她表示,韩方有卅六个团体为此事尽力,每周三中午轮流穿著印有慰安妇躲在阴暗角落图案的服装,到日本驻韩大使馆前抗议,她也曾穿着这样的衣服,一起去抗议。
王清峰是本月二日起前往日、韩搜集资料,昨天返国。据她发布的新闻资料指出,前日本新闻报导,二次大战期间,日本曾征召七十名台湾妇女前往婆罗洲充任慰安妇,但近日从事慰安妇研究的日人高桥喜九江、铃木裕子在日本防卫厅厅发现海军一分文书,记载当时日本在南方新几内亚军事基地拉包尔及韩国釜山间遣送朝鲜人的经过。
该文书上记载,三月十三日晚上,下船的有台湾人三百五十名,内有患病者廿九名,妇女二百五十三名,而且奉澳军命令,要将士官餐厅后面的甲板区划供台湾妇女使用,依高桥喜久江女士的看法,文中虽然未指明为慰安妇,但纵非全部,应该绝大多数是慰安妇。
另外,昭和廿年(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卅日由外务大臣吉田茂、陆军大臣下村定、海军大臣木内尤政共同具名一份要求注意慰安所设施的文件,亦可证明日军直接经营、管理慰安所。
由于日本鲜有关于台湾慰安妇的讯息,高桥女士希望多提出台湾受害者的状况,共同努力向日本请求赔偿。
目前韩国已有七十名慰安妇出面,其中八人由以高木健一为首的律师团向东京地方法院控告日本政府,请求赔偿日币两千万元(折合新台币四百万元)。监于诉讼旷日废时,受害者年事已高,日本参议员清水澄子建议在韩国汉城召开有关慰安妇的国际会议,邀请日本、中国大陆、台湾、菲律宾及其他受害的国家共谋对策,对日本政府施加压力,要求赔偿。
有关我国受害慰安妇,目前已有九人出面,妇援会方面说,其中有一人是自己出面表示是慰安妇,有一人是家人代为出面,另有三位是表示当时以特殊看护妇名义征召,还有一位表示,她曾托一名日军帮忙寄钱,结果没有下文,她要求日本政府赔偿这笔钱。

日本准备赔偿南韩慰安妇

  【法新社东京九日电】日本外相渡边美智雄今天暗示,日本准备赔偿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日军强征为慰安妇的南韩妇女。
渡边今天在日本众议院预算委员会的会议上,接受反对党议员有关南韩慰安妇赔偿问题的质询时指出:「政府希望表达同情之意。」
在汉城,曾被征召作日军慰安妇的南韩妇女金和顺(译音)前天在妇女节的庆祝活动中,被选为年度风云女性并接受表扬。现年六十八岁的金和顺是因勇于出面作证,揭发日军强征南韩妇女为慰安妇的真相而获选。

同情受害妇女 懊悔日军丑行
日相宫泽喜一暗示考虑赔偿「慰安妇」

  【合众社东京十七日电】共同通讯社周五透露,日本首相宫泽喜一暗示,日本政府正在考虑赔偿予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供日军[做]性服务的「慰安妇」。
在本月初,日本政府承认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支持征用来自朝鲜、台湾、中国、印尼、日本和菲律宾的少女和妇女充当慰安妇。
一份进行了半年调查结果证实了日本政府的角色。
据悉,日本首相宫泽喜一曾经表示,日本政府曾就日本政府如何向慰安妇表达懊悔一事,聆听多方面意见。
共同通讯社引述宫泽喜一的讲话称,尽管该问题已透过政府间的层面而告解决,可是「我本人对于该等妇女感到同情,并对该事件感到懊悔。」
一向以来,日本政府一直维持赔偿予南韩妇女之事是透过一九六五年签署的「南」韩、日条约里解决。
共同通讯社引述不具名的观察家之言指出,宫泽上述的言论看来暗示日本可能藉一笔基金赔偿予慰安妇。透过该基金,日本可以对慰安妇作出赔偿,而政府可避免直接支付赔偿金予她们。

日国防白皮书忧虑北京动向

  (快报消息)日本「时事社」十八日报道,日本星期五发表一九九二年防卫白皮书,对中国动向感到忧虑,同时对于过去未曾在白皮书提及的台湾情势,首次予以提及。
关于中国情势,白皮书提出关于南沙群岛主权,中国领海法生效之事,表示「应该注视中国政府授权军方,在领海受到侵犯时采取行动的权限」,唤起注意。关于台湾,过去因顾及中日关系而未有提及,但是防卫厅有关人士认为「在分析国际军事情势有其必要」,乃在中国军事态势项目中介绍台湾的军事情势。
(中央社东京十八日专电)日本一九九二年版「防卫白书」的原案,记载了有关中华民国于今年二月首次发表的国防报告。这是日本首次在防卫白书中,提到中华民国的国防现况。
此间媒体报导,九二年版防卫白书共分「国际军事情势」、「我国的防卫政策」、「国际贡献和自卫队」和「国民的自卫队」四章。防卫厅长官宫下创平将于八月上旬在阁僚会议上报告该白书的原案,经通过后才正式对外公布。该防卫白书在「国际军事情势」一章的「我国周边的军事情势」项中指出,中华民国在今年二月首次发表的国防报告,将中共定位为最大威胁。文中并介绍台湾生产「天弓」地对空飞弹等有关军事现代化情形。
日本在白书中,对北韩正开发射程一千公里的「劳动一号」飞弹,表示忧虑:同时强调有必要注意中共对钓鱼台群岛的行动。此外,白书并指出,前苏联远东军对日本的威胁减低,但整体来说,由于前苏联军队内部正面临种种问题,因此对日本今后的安全,是个「不安定因素」。

逾百日人登广告
反对让日皇访华

  【本报专讯】一百多名日本人昨天联名在〈产经新闻〉上刊登全版广告,反对拟议中的日皇访华。他们中许多是日本著名的鹰派人士。
这一百零九名日本人批评中国与日本有领土纠纷、中国反对日本派兵海外、以及中国的人权纪录等。他们在广告上声明:「我们反对日皇计划中的中国之行。为此作准备的宫泽首相内阁应该下台。」
这群人(其中包括一些著名学者)写道,日皇的出访应仅限于对某国的礼貌表示,该国与日本的关系应该是通过外交努力后真正友好的,而中国与日本仍未回复稳定的友好关系,例如仍有钓鱼台之争。他们还批评中国对日本战后首次通过派兵海外法案的关注。
明报 1992.7.18.

日本九二国防白皮书
指威胁来自北京北韩
关注大陆武力解决领海纷争问题

  (本报综合报道)日本防卫厅草拟的九二年国防白皮书指出,中共和北韩已取代前苏联,成为远东地区的主要军事威胁。
日本的时事通讯社报道,该份白皮书共分四章,内容首次指出前苏联远东军对日本的威胁已降低,日本有必要考虑全面改变国防政策,但整体来说,由于前苏军内部正面临种种问题,因此对日本的安全仍是个不稳定因素。
另外,它指日本今后会积极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
该份草稿对于北京领导人授权军队以武力解决侵犯领海问题,表示关注。它提及北京有向俄罗斯购买战斗机的动向,并认为其国防科技与装备已出现从「量」进入「质」的转变。
白皮书中亦表达了对北韩的忧虑。
此外,日本首次在该白皮书中提及台湾的国防现状,并引述国府今年二月初发表的国防报告,指中共为台湾最大的威胁;它亦介绍了台湾大量生产「天弓」地对空飞弹等的军事现代化情况。
92.7.19. 东方日报

驳斥东京宣称「迫良为娼无证据」
北韩官方报导如山铁证
民妇日供四十五兵泄欲

  【美联社东京十七日电】星期五北韩列举了二次世界大战日军征召妇女为性奴的可怖故事,以驳斥东京宣称它发现并无证据证明日军迫良为娼。
东京收听到的北韩官方中央新闻报报道,一个七十二岁的老妇李福玉(译音)讲述,曾被迫在一牛棚似的室内,一日供四十五个日军泄欲。李说,她于一九四三年在近中国边境偏僻山区被「征召」为日军军妓,当她试图逃跑时,日军用军队的锣烧红烙她的臀部。
新闻社引她的话说,当烙伤差不多痊愈时,日军又再用同一方法烙她。
李说:二十个在军妓营的妇女只有五个活下来,但报道未讲述其他十数人如何死去。其中一个妇女尝试逃走被头倒转吊在树上,用步枪柄撞打并肢解。上周东京官方发表的一份声明也说,不可能计算战时的「慰安妇」(日本官方对军妓的称呼)总共有多少。
南北韩与日本的历史学家和人权活动分子估计,战时日军军妓人数可能达到二十万,其中主要为韩国人。

述评
军妓问题引起新闻波
—南北朝鲜均要求日本赔偿

高浩荣92.2.10 文汇报

成为日朝关系新问题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强征朝鲜妇女充当军妓的历史遗案,不仅成为南朝鲜与日本之间的一桩悬案,同时也是朝日关系正常化谈判的一个新的争端。
今年一月,日本首相访问汉城时,日本在二战期间强征朝鲜妇女充当「随军慰安妇」(亦称「女子挺身队」)问题成为双方讨论的主要问题之一,在最近奉行的第六次朝日关系正常化会谈中,朝鲜方面强烈要求日本必须对包括「女子挺身队」问题在内的历史罪行进行道歉、反省和赔偿,否则,就难以实现朝日关系正常化。
关于日本强征朝鲜妇女充当军妓一事,在南朝鲜七〇年代的一些出版物中就有揭露,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近几年来,随着日韩经济摩擦的加剧、北朝鲜同日本举行关系正常化的谈判和日本有走向「军事大国」的趋势,这一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对象。

宫泽首次作出道歉

  日本政府对强征军妓问题过去一直认为「这是民间所为,与政府无关」,然而就在日本首相宫泽喜一今年一月十六日访问南朝鲜之前,日本中央大学日本现代史教授吉见义明在防卫厅图书馆在事实面前,日本政府不得不改变此事「与政府无关」的论议,宫泽喜一访问汉城时就此问题正式进行了道歉和反省。一月廿九日,宫泽第一次在日本国会就「挺身队」问题进行道歉。他说,「战时皇军强征「慰安妇」的事件是无法否认的」,政府「对朝鲜妇女遭受的无法形容的痛苦真心谢罪,并感到良心的谴责」。
然而,事情远没有结束。据南朝鲜报纸报道,当年被强征为「慰安妇」的朝鲜妇女有八万至二十万名,而朝鲜北方则认定是二十万名。去年十二月,三名当年被强征为「慰安妇」的南朝鲜妇女向日本法院提出起诉,要求日本给予赔偿。是否应该赔偿目前成为日本同朝鲜北南方争执的一个焦点。

日政府回避赔偿

  日本政府认为,在「挺身队」问题上,道歉和赔偿是「两回事」,赔偿问题「应由法院处理」。日本同南朝鲜在一九六五年关系正常化时已经解决「财产清算问题」,因此在法律上已经不存在就「挺身队」问题再次进行赔偿的问题。宫泽首相一月廿九日在国会谈到「挺身队」问题时也回避了赔偿问题。南朝鲜外务部长官李相玉则认为,一九六五年在同日本讨论「财产清算」时没有涉及「挺身队」问题。南朝鲜目前已经成立「挺身队问题对策班」,决定在六月底之前查明历史真相,制定要求日本赔偿的对策。朝鲜北方指责日本对反省历史罪行没有诚意,仅承认政府对「挺身队」问题负有责任就「花费了半世纪」。《劳动新闻》的文章说,「挺身队」问题在朝鲜人民的心灵上留下了「永远难以愈合的伤口」,「仅靠一句「反省」是不能赎罪的」。
历史的遗案成为新的争端。它似从一个侧面表明了深受日本三十五年殖民统治之苦的朝鲜北南方人民对日本一些人企图使日本重新走上军国主义老路的警惕、疑虑和担心。

(壬申年正月初七) 星期一
日参议院补缺选举
反对党候选人获胜
使宫泽雪上加霜 对七月改选影响大

  【法新社东京九日电】日本一个反对党候选人星期日在参议院补缺选举中获胜,从而打击了首相宫泽喜一。宫泽政府早已受到一连串贪污丑闻损害。
奈良选区选举委员会说,得到工会支持的社会民主联合的吉田得票二十四万四千九百三十张,比执政的自民党候选人的十七万八千零两张票多,从而赢得奈良县的参议院席位。
政治分析家说,这次补选的结果令宫泽极之失望。宫泽目前正在设法渡过几宗丑闻的危机,这些丑闻有使其上台仅三个月的政府倒台的危险。
分析家说,预计这次补选结果对今年七月参议院半数议席的改选也有重大影响。
六十五岁的吉田这次当选显然因公众不满前内阁大臣阿部文男受贿丑闻而有利。

六韩妇告日本政府
迫作军妓要求赔偿

  (法新社东京十三日电)在二次大战被逼当日本军妓的六名南韩妇女周一控告日本政府,要求对方赔偿一亿二千万日元。
一名支持者表示:「该种非法行为是精心策划、细心安排的。日本政府践踏人的尊严犯下了大罪,应该赔偿。」
该六名妇女在一九四三年二次大战结束前,当时她们仍是少女,被带到中国和东南亚的日军妓院,专侍日本军人。她们向东京地区法庭提出法律诉讼,要求日本政府向每人赔款二千万日元。
在二次大战亚太战场前线的日军,当时共有十万至二十万妇女要在性事上服侍他们,其中大部分为韩国人,也有中国、台湾、菲律宾和日本人。
日本政府直至最近才承认有军妓这回事,但它声称,它向南韩赔偿的责任在东京和汉城一九六五年关系正常化时即已结束。
这是第二次有会做军妓的人告上法院要求东京政府赔偿。首宗诉讼在去年十二月,兴讼人亦是南韩三名妇女。
92.7.28 联合报

专案小组倾向采取现金补偿、个别支付方案
台籍慰安妇 索赔方式定案

  记者胡玉立/台北报导
台北跨部会「台籍慰安妇专案小组」昨天举行会议讨论向日本政府索赔之方式等问题,会中倾向采取「现金补偿、个别支付」的方案,并决定在各媒体刊登广告,以十月底为截止登记日期,希望慰安妇当事人此之前向北市妇援会登记。日后补偿之对象,会中亦确定为慰安妇当事人或其法定继承人。
昨天的会议是由专案小组召集人外交部次长章孝严主持,会中讨论了申请人登记期限、补偿对象、补偿方式、索价数额、计算方式及受理机关等相关细节。
据了解,外交部在会中提出「国会立法、个别抚恤」、「现金补偿、整笔支付」、「成立基金、按月付息」等三个方案,由于三个方案各有利弊,会中人士认为,若由日本国会立法,认定权属于日方,可能使部分当事人无法获得合理补偿;若成立基金会,则可能因补偿期限拉长而出现相当多的后遗症,因此倾向采行第二案「现金补偿」但「个别支付」的方式。至于受●●●●●●●会负责,但妇援会并未当场首肯,因此有关细节仍待再次磋商。
外交部表示,日本政府已经正式向各国就慰安妇事件道歉,不过有关补偿一事,日本国内也尚无共识,台北将在敲定求偿方式之后,向日本政府进行交涉。
快报
华民国八十年(一九九一)十二月八日•星期日•夏历辛未年十一月初三日

日本对大战所引起灾难
宫泽说感到「深切责任」
但说已对此作出了补偿

  (路透社东京七日电)首相宫泽喜一在珍珠港五十周年的纪念中称,日本对其在二次世界大战引致的苦难,感到「深切责任」,然而自此以后,已为其行为作出补偿。
在国会星期五放弃为日本十二月七日偷袭该美国海军基地,引致太平洋战争给予正式道歉的计划后,宫泽作出上述讲话。
宫泽星期五晚告知记者,对于偷袭珍珠港引发二次世界大战,带给美国及亚太地区人民的破坏及苦难,日本感到深切责任。然而他说,大部分国家感谢日本战后对世界和平和繁荣所给予的贡献,作为对过去行为作出的补偿。
1992.1.14 文汇报

当年日军迫朝鲜妇女当军妓
日公开承认并道歉
宫泽周四访汉城亦可能作出道歉

  【路透社东京十三日电】日本周一首次就「军妓」一事作出公开道歉。五十年之前,数以万计朝鲜妇女被迫为日本士兵充当妓女。
日本还首次公开承认,日本皇军曾参与招募并安排她们充当「劳军妇女」。早些时候,日本曾表示:没有证据可以证明皇军有参与,此事仅属私人团体所为。
内阁官房长官木落香止在声明中说:「日本政府不止一次就日本在历史上给朝鲜人民带来的苦难深表内疚和自责。值此之际,谨向那些承受了无比痛苦的「劳军妇女」表达我们深切的歉意和内疚。」
数日之内,日本首相宫泽喜一将启程去汉城访问。一个代表「军妓」利益的南朝鲜组织上周曾誓言:除非日方作出道歉并答应赔偿损失,否则它将使宫泽的访问安排无法实现。
木落香止称,宫泽喜一周四、周五将与南朝鲜总统卢泰愚会晤。访问期间,首相会就日本军方强行招募「劳军妇女」一事作公开承认并可能就此作出道歉。
一九四五年之前,十万至二十万妇女—其中百分之八十是朝鲜妇女—被迫为驻扎在中国和东南亚的日军提供性服务。日本早先曾一直认为,此事属私营公司所为,与军方无关。
木落香止说:「毋庸否认,在招募并安排这些妇女作「劳军妇女」方面,前日本皇军有过某种形式的介入。」
简讯
宫泽倡议建设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繁荣的东北亚 时事社十七日报道,日首相宫泽是在韩国国会发表演讲时提出这一建议的。他还就在二战期间强迫朝鲜妇女充当日本军妓问题再次表示道歉。
时事社说南朝鲜对日本天皇先访问中国持有异议 时事社十七日报道,日本政府对各国陆续邀请日本天皇访问感到困惑,担心南朝鲜舆论对日本天皇先访华不理解。
萨达姆表示要重建伊拉克经济和军队 路透社报道,萨达姆是十七日就海湾战争一周
参考消息 1992.1.19

在宫泽喜一访问之际
南朝鲜反日情绪高涨

  【时事社东京1月17日报道】在宫泽首相访问韩国之际,韩国的反日情绪空前高涨。16日不少团体在汉城许多地方举行了示威游行,要求日本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强迫朝鲜妇女充当军妓一事进行道歉和赔偿。韩国的新闻媒介也展开了强大的攻势,要求日本方面妥善解决这一问题。
在汉城市中心的宝塔公园,“太平洋战争殉难家属协会”以及“韩国独立运动家联盟”等组织召集约100名会员,举行了“声讨日本首相访韩大会”。
与会者义愤填膺地说:“宫泽首相在访问期间未就日本过去强迫朝鲜妇女充当军妓一事进行具体的正式道歉,也未作出赔偿的承诺,我们实在忍无可忍。”他们还焚烧了天皇的模拟人。
此后,与会者前往日本大使馆遭机动队阻拦。与此同时,一些死难者家属在日本大使馆前游行示威,高呼要求日本赔偿等口号。
韩国各大报和电视台也在这一天大张旗鼓地报道了过去被迫充当军妓的妇女的不幸遭遇。一位妇女声泪俱下地痛述了当时的切身经历。她说:“我住在简陋的宿舍里,每天被迫要让20多名日军发泄兽欲。”
1992.1.6 上海译报

李光耀接受《亚洲周刊》记者采访
纵谈中美关系和亚太政治经济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最近接见了《亚洲周刊》高级记者罗杰•密顿,畅谈亚太地区的国际问题和对这一地区未来30年的展望。现把其中涉及到中美关系和亚太地区的政治和经济的问题译载如下:
——编者
问:你是怎样看待中美关系的?
答:你正在与之打交道的,是一个正在经历困难时期的大国。中国曾经是苏美两国之间的平衡力量。现在,对美国来说,作为势均力敌的苏联已不复存在了;而中国是不愿与美国一起称霸于世的。中国必须变是肯定的,但是他们决不愿意看到苏联和东欧所出现的那种变化。那是危险的。
问:现在美国在亚洲的势力逐渐减弱,而日本的力量越来越强,对此你怎么看。
答:美国势力的收缩是世界性的因为冷战已经结束了。但是,如果我们选择,我们宁愿要美国的势力而不要日本的。
问:目前,东盟国家正在讨论东亚经济集团。现在,它已作为亚太经济合作座谈会(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个提案部分。难道你不认为这不是更加深了地区集团的色彩了吗?
答:不错,亚洲经济集团(EAEC)将加速太平洋两岸的联结。EAEC的目的并不排除美国。美国惧怕EAEC将在太平洋中间划一条线,把太平洋分成东西两个边缘。这是美国国会和新闻媒介很大的误解。如果美国尚未同加拿大和墨西哥形成自由贸易区,那未,对美国这种观点,我现在还可以信服。
最理想的,我们应该把太平洋东西边缘联结在一起,成为一个大统一的自由贸易区。我们没有一个人认为,把所有的东亚国家捆在一起而排除北美,就将获益,因为美国是我们的主要出口市场。对我们来说,这又有多少意义呢?只要在北美贸易区建立后,不排除我们,这才是我们真正的兴趣所在。(草萍译)
国际电讯①②
第四版

日本政坛发生新丑闻
宫泽盟友因受贿被捕
受贿丑闻令宫泽遭到重大困扰
阿部文男被指控收受贿款六十多万美元

  【美联社东京十三日电】日本检查人员星期一逮捕了首相宫泽喜一的一个资深政治盟友,因他同受贿的传言有关。
日本传媒每天都有报道,说执政自民党宫泽派前干事长阿部文男接受一家公司的贿赂。这家公司正在面临诈骗的检控。
传媒的这个指控已经成为宫泽的重大困扰。这是自从三年前一个利用职权谋取利益的计划迫使当时首相竹下登辞职以来最大的丑闻之一。
日本广播协会突然停播原定的晚间节目,报道了这个逮捕新闻。稍后,它再播映了检查人员从东京一家医院引领阿部进入一辆汽车,然后这辆汽车驶抵东京一个监狱。
在星期一较早时候,电视新闻报道播映了检查人员搜查阿部在东京和北海道的办事处和他在北海道的住所。
阿部的被捕是自从一九七六年前首相田中角荣被捕以来日本国会成员的首次。
上月传媒发表报道,指控阿部收受钢架制造商协和公司五亿日元(三百九十七万美元)。此后,阿部即辞去宫泽派干事长的职务,并藏匿起来。
传媒报道说,检查当局相信这笔数额约有八千万日元(六十三万四千美元)是贿款。
日本大部分传媒刊登的报道都指控说,阿部利用他作为北海道开发厅长官的影响力,帮助协和在北海道取得有利可图的建筑合同。

纵观天下
●晚霞
耍阴谋占领朝鲜

  朝鲜自古以来一直是中国属国,凡事取决于中国皇帝。旦本明治维新以后,开始对外侵略,在企图占领台湾的同时,也企图占领朝鲜。
当时朝鲜国王李熙年幼无能,由亲日本的闵妃干政,排挤坚持同中国保持关系的摄政大院君。日本侵朝的第一个步骤同侵琉球一样,先使朝鲜脱离中国。一八七六年,日本诱使闵妃订立「江华条约」,订明朝鲜是自主国。接着日本又扶植亲日派开化党,来同亲华派事大党对抗。
一八八二年,亲大院君的军队发动政变,驱赶亲日派闵妃,日本乘机出兵朝鲜。一八八四年,驻朝日军支持亲日派,发动政变,占据王宫,清廷出兵,平定叛乱。日本乘机提出中日双方均自朝鲜撤兵,今后任何一国出兵,均须知会对方,清廷为了息事宁人,竟同意了这样的条约。于是,日本取得了同中国共同控制朝鲜的合法地位。中国实际上已经丧失了对朝鲜的宗主权。
一八八七年,日本参谋本部便拟定了「征讨清国策」,决定找寻借口对华作战,以便一举占领朝鲜、台湾及东北。一八九三年,朝鲜一个宗教团体东学党发动暴乱,朝王知会清廷派兵平暴。日本立即以中国出兵朝鲜为名,首先派兵进入朝鲜,并控制了汉城及附近战略要地。从来当清军进入朝鲜以后,当然是处于劣势。就这样,爆发了中日甲午战争。
中国在甲午战争中失败,被迫签订了「马关条约」,旦本便占领了朝鲜、台湾和辽东半岛。
从日本占领朝鲜的整个过程可以看出,它确是处心积虑,耍尽阴谋,用了二十年的时间,一步步地终于吞并了朝鲜。清廷则一步步地上当受骗,终于断送了朝鲜。今天,日本军国主义当然不敢公开复活,但日本是经济大国,它同样具有在经济上雄霸世界的野心,很难保证它不在经济上发动对中国侵略。近来为了资本输出中国,使用了明一套暗一套的做法,实在已使人寒心,但中共却与它称兄道弟,甚么仇恨也化为乌有了!

日本前外相十四日访台

(中央社东京七日专电)日本前外务大臣三塚博预定十四日到台北访问两天。三塚博是日本执政党自民党的三塚派会长。
读卖新闻今天报导,三塚访台期间将拜会李登辉总统,并会晤政、商界领袖,就世界局势和日台双边关系交换意见。
三塚曾任日本外务大臣、运输大臣、通产大臣及自民党政调会长等职。自民党前干事长安倍晋太郎去年病逝后,三塚继承安倍派,并改名为目前的三塚派。

日披露「慰安妇」史料
军妓之中不乏中国人

  (综合东京七日电)日本社会党国会议员伊东秀子在这里向新闻界披露,日本军国主义者在过去的侵略战争中不仅强迫大批朝鲜妇女,而且强迫中国妇女和日本妇女充当「慰安妇」。
昨天公布的文件之中,有「南京第十五师团军医部」于一九四二年一月作成的「特殊慰安妇检诊」记载。受检的「慰安妇」有二千一百一十三人,包括「内地人」(日本人)一千零九十五人,「半岛人」(朝鲜人)一百九十八人,「中国人」八百二十人。
伊东秀子众议员说,这些资料显示,战时日本皇军有直接参与征集「慰安妇」的行动。她将要求日本政府设置一个「调查、补偿检讨委员会」研究如何补偿这些「慰安妇」。
关于日军在侵略战争中强迫亚洲一些国家妇女充当「慰安妇」的问题,近年来,日本的一些政党、团体以及南朝鲜方面一直在调查和追究日本政府的责任,要求对受害者予以赔偿。目前尚不完全的统计数字显示,慰安妇人数可能多达二十万。对此,日本首相宫泽喜一今年一月访问汉城时曾经向南朝鲜政府表示道歉和反省。但双方至今尚未了结这一历史遗案。对于今天伊东公布的材料,此间舆论认为,日本政府如不认真解决「慰安妇」的问题,很可能要影响到它同亚洲邻国的关系。
根据社会党众议员伊东秀子昨天公布取自防卫厅防卫研究所图书馆的五十二件资料,有关台湾的「慰安妇」记载有:
一、一九四二年三月十二日,「台湾军司令官」致电给陆军大臣(当时由东条英机首相兼任),说明应「南方总军」的要求,在台征集五十位「慰安妇」送至婆罗洲,并派遣慰安所经营者三人(两位日人、一位朝鲜人),请求准予放行。核准电报于三月十六日由陆军大臣副官发给「台湾军参谋长」。
二、同年六月十三日,再度致电谓:因「人员不足」,请准增派二十位「慰安妇」。
报刊文摘 1989.1.3. 1989年

如果日本支付战争赔款

  日本学者井植薰著文《如果日本支付战争赔款》,现摘录如下:
在难忘的13年前,1972年9月2日,当时的周恩来总理与田中首相发表了日中联合声明。其中有一条使我不能忘记的条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
日本已向中国以外的许多国家作了巨大的战争赔款,如果中国要求赔偿的话,日本还真不知能否赔得起。1894年发生了日清战争。尽管战争还不到9个月,但作为战胜国的日本,媾和时不仅占有了台湾,还获得了2亿两白银赔偿,相当于1895年的税收的4.8倍。靠了这笔钱,日本才得以实施本位制,扩充军备,建设钢铁厂,推动了产业革命。
假设在发表日中联合声明的1972年,日本要支付相当于当年税收的4.8倍的赔款,那么数额是50兆日元。如果真的支付赔款,现在的国民负担无疑是极其沉重的,这笔[账]也许一直要留到孙子辈才能还清吧。
正因为如此,我想要尽一切办法帮助中国实现现代化。
(胡金万摘自《中外书摘》第2卷第3期)
文汇报 1990.3.22.

中国近百年
白银千亿两
被外国掠走

  北京消息:北京青年报最近刊文披露,近百年来,中国被外来侵略者掠走白银千亿两。
文章指出,一八四二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国被迫签订了第一个不平等的中英《南京条约》,一次即赔款二千一百万银元。正如马克思当时所说,英国用大炮输入鸦片,中国流出白银——它的血液。一九〇一年九月七日签订的北京《辛丑条约》,中国又赔款四点五亿两白银,本息相加折合九点八亿多两白银。明账外的暗账损失也数不胜数。据统计,中国近代被迫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多达一千个。有人估算,被掠走的中国财富折合白银不会少于一千亿两。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神圣基座」上,浇铸着中国人民的血和白银,这就是历史事实。
一九九一年五月十五日
太平洋邮报头版新闻
重提五十年前事
上海法院受理
对日海事最大索赔案
本报记者张秀杰上海讯由中国法律服务(香港)有限公司为中威轮船公司向日方索赔两艘被租用的海轮沉没一案,不久前在上海召开第四次律师团成员会议。该律师团成员均为中国在外经贸、海商法、国际法、保险等方面的专家、学者、教授、蜚声海内外的包括美国的著名律师,此外还有台湾的几位名律师,其阵容之强大颇少先例。
律师团召集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任继圣称:此案发生在五十五年前;当时日本大同航运株式会社曾向三十年代中国最大独资的中威轮船公司于1936年在上海以定期租赁“顺丰”(6725吨)“新太平”(5025吨)两艘海轮,当时的保险系由“中威”向日本兴亚海上火灾保险株式会社和日本东京海上火灾保险株式会社的前身三菱海上保险株式会社投了船体保险。1937年日军侵华,日海军于8月23日强行截扣3片两轮。嗣后两轮因触礁及遭轰炸沉没于日本领海中,保险费由日本大藏省收存。1946年起“中威”主人陈顺通老先生起祖孙三代为此案索赔历尽坎坷投诉于日本。由于本案跨越战乱,时代变异等因素,日本东京裁判所未否认确凿事实但却借口“时效”已过而拖悬搁置。而所谓的“时效”却把战争隔绝的年代混充计算,引起包括日本国内正直人士在内的国际舆论大哗。现在此案已由上海海事法院受理,即将开庭。“中威是受害损失方,事实确凿,法理分明,日方许多人士均认为应公平合理地解决此一过去遗留下来的海事赔偿巨案、才能体现尊重和保护受损者的正当权益而有利于促进中日的友好与合作。

独立战争时期华盛顿借款
债主后裔向政府追讨
本息多达千亿美元

  (合众社匹茨堡十日电)费城一名大酒商后代,入禀法院追讨陈年旧债,要求曾向他的祖先借四十五万美元的华盛顿将军内陆军团,除要求偿还旧债外,并要一并偿还多年积欠的利息。
原诉人祖先狄希雲,于一七七七年在霍晢谷,以一批价值四十五万美元的黄金,供应品及粮食,借给陷于饥寒交迫的华盛顿军团。
德萨斯州一间银行计算这笔陈年旧债,发觉连同利叠利计算,总值为九百八十三亿美元。
当时美国革命政府还签署有借贷书,但狄希雲分文未收过,且于一八八二年因营养不良病逝。
当时其后人曾于一八五〇年代,一八七〇年代及一八九〇年代,与及本世纪早期,曾向国会追债,但并未成功。
目前居住在豪斯顿市的狄希雲后代的龙纳斯,已入禀美国华盛顿钱债案法庭,要求还债,与及由法院裁定的利息。
美国革命战争结束后,政府曾著狄希雲取欠单,但他未有这样做,其它债主则均已领取欠单。
由于未有法律认可文件,律师未肯接手办理,但协助处理此案的一位法律教授,终于成功地找到欠单,遂振振有词要求索偿。
美国政府对于这案陈年旧债,不予置评。

战时军妓索偿要求
渡边称须尽快解决
认为并非法律问题乃人道与政治问题

  【路透社东京二十七日电】日本外相渡边美智雄周三在国会会议上说,日本必须尽快决定解决战时军妓提出的索赔要求。
渡边美智雄说:「这不是法律问题,这无疑是人道与政治的问题。」
历史学家估计,日军曾强迫二十万亚洲妇女充当军妓,其中大部份是朝鲜人。不过直到今年,日本当局仍不承认有关军妓的责任,声称那些军妓是由私人机构招揽的。
可是上月披露的一些秘密文件却显示军妓活动是由军方包办的。
日本首相宫泽喜一在今年一月访问南朝鲜时曾一再为朝鲜妇女在战时的悲惨遭遇道歉,然而,日本当局至今仍绝口不提赔偿之事,因为东京政府认为日本与南朝鲜在一九六五年缔结的建交条约已免除了日本的赔偿责任。
渡边美智雄的讲话首次暗示日本可能会对尚在人世的军妓作出赔偿。他说当局将会在完成调查后决定如何处理索偿的问题。
92.2.4南方日报

议长讥讽美人懒惰风波未了
日相在电视大放厥词
指美国人欠工作信念

  (东京美联社三日电)继数周前日本众议院议长樱内义雄公然指责美国工人懒惰,惹起风波后,日本首相宫泽喜一周一再指美国人失去工作信念。
日本参议院周一举行电视全国直播的财政预算委员会会议,会上前通产大臣武土嘉文询问美国经济如何能够复苏后,首相宫泽喜一说,美国在「过去十多年来,对生产制品及创造价值的信念『松散』了很多」。他表示,很多美国大学毕业生「在华尔街寻找高薪工作,结果你、我均可见到,能够生产产品的工程师人数逐年下降。」
宫泽喜一总结说:「我一直以为他们(美国人)欠缺一种工作信念,不懂得靠血汗来过活。」
武土嘉文说,由于美国工人「在周末及周日忘形玩乐,令他们不能在周一全心工作,而在周五,由于他们忙于计划周末的玩乐计划,亦未能全心工作」,因而有人建议他不要购买于周一及周五制造的美国汽车。
据民意调查显示,只有百分之十五受访日本人认为美国人勤力。

日官员谈尖阁岛问题
谓对日中关系无影响

  【时事社东京二十七日电】日本官房长官加藤紘一今日上午在记者会上,对中国领海法规定尖阁旯岛为中国领土一事说:「中国正在整建法体制,这是作为其一个环节,而作此规定的,但在现实上,中国不会采取行动。」强调中国是作为整建法体制的一个环节而采取的措施。加藤长官并表明,「中国方面的主张不能接受」,今后也主张日本的领有权。
又,关于对天皇访华和对日中关系的影响,加藤说:「现在不能说三道四,同天皇访问中国也没有关系。」否定对日中关系有所影响。

与自民党和商界领袖会议后
宫泽宣布改革计划
包括改革选举制度和政治改革

  【法新社东京二十四日电】日本首相宫泽喜一被最近的声望测验中令人沮丧的结果而搞得昏头转向,他已经决定面对这个结果,并建议发起政治改革。
报纸星期一报道说,宫泽在周末同自民党和商界领袖举行了四十三小时马拉松会议,随后宣布了一个两点改革计划。
宫泽告诉日本记者说,「政治改革会给作为政治家的我们造成痛苦,但是改革必须不惜代价地实行」。
宫泽说,首先他将于三月中向议会提出一项法案,改革日本的选举制度。
自民党一些人物赞成每个选区一个席位的制度,而不赞成目前一个选区有多个席位的制度。
这将是一个重大的改变,但是这会缓和争夺同一选区的同党候选人之间的紧张和花费大的竞争。
报纸报道说,宫泽这个法案还建议把众议院席位数目从目前的五百一十二席减少到五百席,此举受到一些自民党议员的强烈反对。宫泽说,此外,他还计划在七月大选之后的十一月公布一个宏大的政治改革计划。

美反日情绪日趋高涨
洛杉矶日商人表担心
拟制作录影带宣传日方对美贡献

  【美联社洛杉矶廿四日电】此间的日本商人因担心美国的反日情绪进一步高涨,计划用一百五十万美元作公关宣传运动。
拥有七百名成员的南加州日本商会称,他们计划制作一盘录影带,向此间的雇员和社团组织展示日本公司对美国社会的贡献。
一日本政要上月批评美国工人懒惰和文盲,引起许多美国人强烈不满,并在美国掀起抵制日货—尤其是日本汽车——的行动。
总部设在赛普里斯的三菱电子美国公司总裁兼商会会长纪内良称,上个月有许多雇员写信和打电话给他,要他对东京官员的批评谈谈自己的看法。
三菱电子美国公司在全美共有雇员五千人。纪内良说:「他们问我是否也与东京官员有着同样的看法。我回答说,那些日本官员脱离现实。」
国际电讯①/②第四版
91.11.7. 文汇报

获国会正式选为首相
宫泽昨组成新内阁
渡边出任副首相兼外相 羽田孜任藏相
宫泽周五发表施政演说料政策不会大变

  【美联社东京五日电】日本国会众议院星期二举行第一轮投票,选出宫泽喜一为日本第七十八任首相,宫泽获得总票数四百九十二票中的二百七十六票。
七十二岁的宫泽喜一于十月廿七日当选为日本执政自民党总裁,由于该党在众议院拥有绝大多数,该党总裁自动成为首相,国会的选举基本上是一种形式上的表决。
预料宫泽将在星期五发表的第一次施政演说中呼吁提高日本扮演的国际角色,修改法律准予日本军队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但估计国内政策不会有太大变化。
宫泽亦被认为是位刚毅而精明的裁判者,他曾经暗示,他有意以平等之伙伴地位与美国进行交易,不会回避直率表明日本的立场。
宫泽当选后迅即决定并宣布了他的内阁名单。宫泽的新内阁由廿二人组成,副首相兼外相由渡边美智雄担任,法务、大藏大臣分别由田原萨和羽田孜担任。外交人士说,此次组阁说明长期统治自民党元老议员重新掌政。三年前他们因各种丑闻曾一度沉寂下来。
宫泽当选首相的第一个考验将是与下周访日的美国国务卿贝克的会谈,及与十一月二十九日抵日访问的美国总统布什举行的峯会。
宫泽将面临与美国争吵的几个贸易问题,其中特别敏感的问题料将是华盛顿要求取消对大米进口的禁制。宫泽星期二暗示,开放日本大米市场的问题可能会提前得到解决。宫泽曾经对这个长期以来的禁令采取办护立场,因为担心取消禁令可能会疏远农民,因而失去自民党的选票。

以上●由于原稿不清,无法判断

s2857-e s2857-p001 s2857-p002 s2857-p003 s2857-p004 s2857-p005 s2857-p006 s2857-p007 s2857-p008 s2857-p009 s2857-p010 s2857-p011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