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866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866
写信日期:1993-10-03
写信地址:北京市
受害日期:信中未提
受害地址:河北省唐山市滦县
写信人:张志敏
受害人:张志敏和父亲、祖父母
类别:劳工、谋杀(SL、MU)
细节:我的家乡人民遭到日本军队残忍的“三光”政策。我们全家无家可归祖父母在颠沛流离中丧生,父亲被抓去做劳工,我的身上也留下被日寇伤过的痕迹。我的舅父和姑父也死在日寇的次刀下。我要日本政府赔偿我家的损失。

 

童增朋友:
  你好。
  读了湖南妇女报记者周辉玉访问你写的“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在行动”的报导,说出了亿万中国老百姓的心里话,大快人心,对你发起对日索赔这一伟大行动十分敬佩。你是位没有奴颜和媚骨的真正的中华热血青年,可称谓为新时代的民族英雄。我坚决支持你的行动,要在我有生之年亲身参加这一行动。为伸张正义,维护世界和平,抑制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和我们中华民族的尊严,人民的利益奋斗余生。
  我是位已经退休快满六十岁的老人了,老家在华东地区的滦县。在日本侵华战争的年代,家乡人民遭到日本帝国主义的烧杀、奸淫、抢掳的“三光”政策的长期摧残,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潘家峪惨案就发生在我们家乡。我们家和华东父老一样受到日本鬼子的残害,烧光我们的家园,使我们全家无家可归,祖父、母在流离失所中丧生;父亲被[逮]到“满洲国”做劳工,就我身上也落下日本鬼子的伤痕,我的一位舅父、一位姑父都死在日本鬼子的刺刀下……我要日本政府赔偿我家的损失。但我更意识到对日索赔行动的现实意义和历史作用,我对曾遇到的两件事永远不能平静。1987年在我从北京乘火车回家的车上,一位授外老工人讲:我们授外的承包工程多是二包,一包是日本人,我们的工人在日本人的监视下干活,日本人动不动就用皮鞭打我们工人。更使他气愤的是有一个日本监工的父亲在侵华时死在中国,他要报父仇,更凶更恶,经常以仇恨的目光打我们。另一件是开滦的老工人想不通,说我们挖的煤,好煤自己不能使用,都一船一船的卖给日本,让人家填在大海里[储]备起来,说等百年之后再以几十倍的价钱返销给中国。多么发人深思的事啊!尤其联想到当今的多事之秋的世界,美国称霸,日本的触角不断外伸,帝国主义的扩张侵略的本性并没有变,日本军国主义正在复活,中国的危险仍然是东方的倭寇。争取世界和平,不能靠祈求和牺牲民族利益,必须要团结、要联合、要斗争才能达到。要使人民[懂]得什么是侵略,什么是剥削和压迫。我们要通过这一正义行动,团结教育我们的同胞,保卫我们的民族利益和尊严,保卫世界和平。
  一、请回信和联系,将有关行动的情况、资料、备忘录告诉我,以便进一步的学习和了解行动的内涵。
  二、要成立民间对日索赔组织。如已成立,我要求参加其中工作。
  三、请指点对日索赔书的写法。
来信寄:北京黄村卫星城16号楼4单元203号
电话:9243981-404

张志敏
1993.10.3

s2866-e s2866-p1 s2866-p2

劳工(SL),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