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893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893
写信日期:1994-07-05
写信地址:山西省大同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王学锋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我的家乡也曾受到日军的杀戮并写入县志,我与县领导谈及此事他们很支持我。请童先生告知索赔需要的资料和相关事宜。附上县志一份。

 

童增老师:
您好!
我是大同铁路分局党校教师,我在“啄木鸟”第二期上看到徐志耕先生写的“血债”,对日要求“民间损害赔偿纪实”,很受感动,联想到我的家乡——山西省左云县在抗日时期也曾受到日军的杀戮,并写入县志(附上),不知这些史料有无索赔可能。目前我回左云和县里的领导说了此事,他们都表示很支持,认为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工作,如果您认为可能的话,请把索赔需要征集的材料及注意事项告之,我利用暑假回老家去办,我的联系地址是:山西省大同铁路分局党校,邮编,037005

礼!

王学锋
1994.7.5

国民军攻占左云经过

  一九二流年(民国十五年)冯、问战争。国民军四月初七从内蒙丰镇打进左云境内。这支部队青年学生较多,军纪也较好。他们入境后,路经清水河,于云西堡同晋军(阎锡山部队)、孔矾玉部遭遇、战斗只进行了半天。晋军败退于左云城内。国民军紧追不舍,兵临左云城下。退守左云城的晋军孔矾玉的部虽说有一个师的兵力,却只有荣鸿儒一个团和王振恩手掷弹营。阴历四月初九,国民军派出十几个侦察兵查看地形,遂被晋军发现。于是准备坚守的晋军通令百姓,抓夫挖城壕。就在壕堑未及挖的当天,国民军进攻左云城的枪声就打响了。
翌日,国民军的大队人马开来,左云城被围。围城的国民军主要驻扎在前八里、葛家园、北六里、南家堡、黄家梁、任官堡、鹊儿河等城北村庄。
攻打左云的战斗从四月初九到六月初四共进行了五十多天。攻城初,国民军以北城门西边的水口为突破点,调集所有大炮猛轰水口,每炸开缺口,驻守的晋军即用装土的麻袋堵上,这样相持三天多未下。此后,国民军先后采用云梯、火牛等战术进攻,终未济事。最后又从城外东北处挖隧道直通东北城角下,接着用棺材装上炸弹从隧道运往城角下。不料挖隧道炸城墙的方案被晋军探知,守城晋军立即从城墙上挖直道、焊水管,企图以水灌湿炸药,以破坏爆炸。不想因晋军得情报已晚,就在晋军焊水管的当儿,一声轰鸣,城墙已被爆开一个很大的缺口,紧接着国民军发起了猛烈的冲锋,守卫此处的晋军荣团长部准备固守,战斗甚为激烈,晋军死伤惨重,降者颇多,荣鸿儒团长后也被主降的警卫员打死。晋军残部溃退下来,夺路从西门逃走。从此,国民军占领了左云城,后因军事上失利,秋,国民军从左云撤退。

(县志办公室搜集整理)

左云城惨案
——日寇侵占左云罪行史之一

  左云城,地处塞外高原,长城脚下,是左云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一九三七年农历八月中旬,日寇侵占左云城,进行疯狂地大屠杀,杀害无辜百姓二百七十余人(其中妇女五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左云城惨案”。
阎军临阵脱逃,左云城危在旦夕
一九三七年农历八月十三上午十一时许,阎锡山不下赵成绶的一个骑兵师师长孙长胜,带领败军退到左云。师长驻在城西赵火色村,城内驻一个团。南关驻一个连,自南关通往城内的石桥上设有岗哨数人巡逻。
下午,日寇侵略军先后侵占了城南十余里左右的潘村、河村、朱村、杜村及雨八里,指挥部设在南八里。晚上十时许,鬼子数人,乘坦克,汽车各一辆。于城西进行侦查。当坦克、汽车开到距石桥几十米处时,桥上哨兵开枪射击,鬼子掉头逃走。哨兵将此情况报告连部,连部又报告团部。团长下命:配合警察,准备守城。这一夜,城内百姓,听到枪声,又见阎军与警察恐惶万状,预感到大难临头,故彻夜未眠,惊惶不安。
第二天八时许,二架日寇飞机,自东北飞来,在左云城上空盘旋一圈后,向东南飞去。此时,城内驻军更加恐惶,遂派出一个骑兵排,往赵火色接师长。出西门,刚到十里河畔,发现对岸的日寇。于是,彼此隔河射击,枪声大作。约半小时余,阎军无心恋战,又加兵力不支,被击毙一人一马,退回城内。
日寇侦探到城内防守不严,共力不足,又皆无心作战,不堪一击。遂于下午二时自南门发起攻击。顿时,枪、炮齐鸣、震耳欲聋。上有飞机助威,下有坦克掩护,炮弹落入城内不计其数,许多民房中弹即毁。攻击持续达三小时。到五时左右,枪炮声渐息,乘枪炮声停息之机,城内青壮年男子,用口袋、麻袋装上沙土,堵塞南城门洞,以加固工事。但是,城内守军与警察以及行政机关,为了欺骗百姓,表面上做出守城的样子,暗下却忙于准备逃走,等到天黑,便全部从北门逃走了。真是:阎军狼狈逃窜,左云城危在旦夕。
侵略军破门入城,东西巷惨遭杀戮。
农历八月十四午夜十一点,日寇侵略军再次攻城。一声巨响过后,南城门被炮弹炸开,侵略军蜂拥而入,一场惨不忍睹的大屠杀就开始了。一队队鬼子,[像]一群群凶恶的野兽,横冲直撞,挨门遂户抓人,所到之处无一幸免。杀人、放火、强奸妇女,无恶不作。顿时,城内火光冲天,枪声、哭喊声响成一片。
屠杀持续三小时多,仅南门街东、西两巷附近,被杀害的无辜百姓多达五、六十人。
国破家亡,在日寇侵略军的屠刀下,无辜人民惨遭杀戮,家破人亡。当夜,鬼子闯进任金鱼家,将其次子任二五、长孙任威、侄儿任七二与邻居候富成从屋内赶到院中,两墙站立,背后用刺刀紧逼。鬼子又从对面的常家院,抓来常金狮及其岳父父子三人以及同院的王禄、王祯共十人。将他们搜身后,便痛打一顿,每人刺了两刀,最后,押到城墙角下枪杀。九名中弹身亡,一名幸存。幸存者任七二,因未受致命伤,才死里逃生。
西巷赵家,同族兄弟五人,被拉到厕所,活活刺死。赵家的对面是刘家院,院内共四户人家,鬼子入院后,将五名男人毒打后,推入本院的山药窑内,又将从别处抓来的十余人推入窑内。然后,放上干柴,浇上汽油,用火点燃,活活烧死。事后收殓尸体时,目睹者人人掉泪,个个悲愤不已。
西巷口的一家小店铺,主人年过五旬,生得两男一女。女儿十四、五岁,被鬼子军官禹山强行奸污,夫妻二人痛不欲生。
十四日夜晚的大屠杀,几乎遍及东西两巷所有的院落,家家遭劫,院院遇难,真是血染东西巷,怒火满胸膛。
中秋节血染南关,南门街又遭血洗
次日凌晨(中秋节早晨),日寇的侵略军,经过短暂的喘息之后,又开始了更大规模的屠杀。鬼子全部出动,见门就进,见人就抓,整个城内一片悲怖。
屠杀从早晨一直杀到过午,在杀红了眼的鬼子的屠刀下,青壮年难逃,妇孺皆杀,南关被杀害六十余人,城内被杀害一百余人(其中北门四人,西门二人),就连庙里的和尚也未能逃脱。
早晨八时许,一群鬼子用刺刀逼着抓来的四十余人来到北街火神庙,周围架着机枪,鬼子军官训话,旁边站有翻译。尔后,从人群中拉出两人就地枪杀,以警告众人。后又将楞严寺和尚如赛和一个姓胡的百姓杀害。
南门路西,城墙下的王家院,两户人家共十二口人,七口人被推入山药窑内,活活烧死。
鬼子又从各处搜捕二十余人,多是六旬开外的老人,用刺刀追着他们,一部分为之捉鸡,一部分扛昨夜杀害在城墙脚下的九具尸体于常家院内的糖糟窑。鬼子把经过常家院门口的男人赶入院内,连同扛尸体的人共二十余人,全部杀害在糖窑内。昨夜幸存者任金鱼的长子,在扛尸中发现了自己的儿尸和弟尸,要求将其扛回家。鬼子冷笑一声:“好了,让你们一块去吧。”随机一刀刺入任五八的腹内,顷刻毙命,扔到窑内。这个糖窑内共埋死尸三十三具。鬼子又从西巷抓住十二人,全部杀害在杜家院中。
同一时间里,鬼子血洗南关,使南关百姓,惨遭杀戮。
鬼子闯进南关刘家院,年仅五旬的母亲,拉着双目失明的儿子,投井自尽。杨家的儿子被鬼子拉出去杀害,其母不见儿子回来,出门看望,被五、六个鬼子当活靶子射击,身重数弹当即毙命。朱家婆子,六旬开外,在几个鬼子的狞笑声中当作玩物活活刺死。
鞍子匠麻太,有妻子、女儿,全家三口人。鬼子闯进屋将麻太刺死。母女见状,放声大哭,边哭边骂。鬼子兽性发作,妄图强奸母女二人,母女二人拒奸不从,奋力反抗,一拼到死。如此惨例,不胜枚举。
中秋节大屠杀,从早晨开始,一直到时过正午才停止。南门、南关尸横遍地,血染街巷。收拾亲人尸体的人们。有的呼天喊地,惨不能睹;有的悲愤欲绝,泣不成声。亲人的死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悲痛,同时也埋下了复仇的种子。
农历八月十六,日寇侵略军[像]一群吃了血肉的豺狼,向西窜往右玉。从此,左云便落在日寇的铁蹄之下。
大屠杀唤醒了左云人民,左云人民奋起抗日。左云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配合抗日大军,与日寇侵略者展开殊死的斗争,直到抗战胜利。历史证明:侵略者妄图以屠杀征服人们是徒劳的。

(县志办公室搜集整理)

s2893-e s2893-p1 s2893-p2 s2893-p3 s2893-p4 s2893-p5 s2893-p6 s2893-p7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