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899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899
写信日期:1992-10-24
写信地址:湖南省岳阳市
受害日期:1940-01-14(农历)
受害地址:浙江省
写信人:俞明
受害人:俞明的母亲
类别:轰炸(AB)
细节:1940年农历正月14日的一天日军的飞机炸毁了我家,我的母亲当场被炸死当时情景惨不忍睹。当时被炸死一共7人。母亲死后父亲带着我流落他乡生活十分艰辛,父亲为了躲避日日本人活活的被逼死了。日本国必须赔偿损失。

 

尊敬的爱国青年,童增同志:
  我叫俞明,今年62岁,我看了92年第10期《读者文摘》中刊登的一篇题为“历史没有忘记”的文章,激起了我对52年前的回忆。
  记得我5岁那年<按年推算是1935年>,日军占住浙江杭州,父母带我逃往肖山,河上店乡村避难,可是日军飞机随时都可能在中国土地上任意轰炸,就在1940年<农历正月十四日的>的一天,日军的飞机炸毁了我的家,可怜我的母亲被炸死,情景惨不忍睹,当时我和父亲没有与我母亲在一起,就免受惨死,我的三个哥哥都只有十二、十三岁,分头外出谋生,也都躲过此难。在我们的惨哭声中母亲被从炸毁的房子碎堆中挖出,这时听到在旁群众愤怒的说,同天同时在河上店的小乡村里被日军飞机炸死的,包括我母亲一共有七人。
  当时父母和我的生活来[源]都是靠我母亲以纺织来维持,父亲年老失业在家,无能为力,母亲惨死后,父亲和我二人生活难以维持,当时乡村保长开了条子,父亲和我被列入难民登记,流落他乡找生路,父亲带我去浙江兰溪找我的二哥想在他那里想点办法谋生,从河上店走路到诸暨,我那时刚上10岁的女孩,连连步行一、二百里路,鞋子也磨破,脚也起血泡,人带感冒并发烧……到了诸暨我们进了难民所记上名,在难民所的日子里,一天可以领到2餐发了霉多久的包米粉粥吃,夜间就在规定的难民停留地熬着夜,不能随便走动,遍地尿、粪积满,遇到下雨就全身淋湿,这样的艰难苦日子更煎熬,这就是日本侵略中国给我们这一代留下的苦难童年。
  后来我们由诸暨坐免费难民火车到了兰溪,见到了我哥哥,他是一个小店员,工资分文没有,店老板只供给店员吃饭。父亲和我生活还是没有着落,三人见面后只是抱头痛哭,后来父亲总算找了店家做了几个月临时工,以杂粮为主,有一天,没一天的度过了三年。
  有一天,消息传来兰溪城里的日军要进乡扫荡,父亲要邻居中午先把我带进山里<是邻居的亲戚家>避难,父亲他想再多干点活,多赚点钱再进山里时,时间晚了,就在这天夜里下了雨,老人家路不熟,走着、走着天已黑了,虚弱的身体,加上一场雨淋,急急赶路,紧张的心情,在一片荒野地,他老人家走了一夜,眼前总好像白茫茫的河水,走不出去,转来转去一夜,还是在老地方,累了他就停下里,等到清晨五点多天刚蒙蒙亮,定眼一看才知,走了一夜走不出的地方是一片坟地,加上一夜的雨淋,湿透的衣服,老人家病倒了,为伤寒症,家境困难无钱治疗,就这样父亲为躲日本人活活的逼死了。我哥哥从此带我相依为命,直到哥哥成年时期由于贫困一直未能[娶]亲成家,现在已是七十多岁,仍是独身一人的老人。
  解放后,我的到党和组织的关怀照顾,受杭州市总工会介绍进了杭州市第一个起建的国营工厂,浙江麻纺织厂工作,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
  日本侵略中国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不少灾难,我的童年是日本侵略者夺走了我母亲、父亲的生命,给我们幼小的心灵上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创伤,失去双亲、饥饿、贫困、多么凄惨、多么悲伤,今日看了几位爱国青年文章,我对你们爱国爱民的举动大为赞扬,日国侵占期留下的民间血债该由日国赔偿损失,这里请代我签上一个名,谢谢。
  在此要求请给我一个回信,可简单想一下我的信是否能收到几句就可。来信请寄湖南省岳阳电业局黄文琦转俞明。
  此致
敬礼

来信人 俞明
92年10月24号上

s2899-e s2899-p1 s2899-p2 s2899-p3 s2899-p4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