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918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918
写信日期:1993-01-02
写信地址:湖北省武汉市
受害日期:1937
受害地址:湖北省武汉市
写信人:王宝聪
受害人:王宝聪一家
类别:轰炸、其它(AB、OT)
细节:1937年日军向武汉市进行轰炸我家的房屋被炸毁,父亲开的杂货铺也被炸毁。我强烈要求日本赔偿。个人对索赔一事提出一些建议。

 

尊敬的童增同志:
  新年好!
  本人系武汉市湖北机床厂铝热车间职工王宝聪,男,现年47岁(1945年11月生,乳名换运即日本投降我家该换运气了,吉利语)。
  关于,向日本国索赔侵华造成民间损失一事,吾于去年12月16日给全国人大常委会信访办已上书。
  信中控诉了日本侵华1937年轰炸,占领武汉期间,我家六栋房屋(含爷爷的长孙王世保所分三栋房屋)被日军放火烧毁飞机轰炸毁(吾父亲王鼎超<1902年-1965年逝>在汉口民生路原汉街拐角开设的牌号“鼎大杂货铺”一栋三层楼房被日军炸毁,建立军事戒严区),亲人被戒严区日军吓死(系吾姐姐上首的10多岁的哥哥春生)。父母遭受倾家荡产之害回到乡下,开米豆粉丝作坊,又受日军之害,开枪打死一匹小红马,抢走一匹大白马,等等。(此信略述,照若需较详情请来信告之)现摘录我给全国人大信办的信文:
  12月15日经同事提供信息,吾借阅1992年10期《读者文摘》(46页)刊载李佩钰著《历史没有忘记——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纪实》一文,有所启迪(在此之前,我与同事们工余“谈天说地”时,介绍过自己的家庭父母辈遭受日本侵略之苦,大伙都愤愤道:“中国人也是太老实了,完全可以向日本要求赔偿民间损失”。现在可好了,有带有一定政势权威性的报刊之字做依据,故此一举。……
  现就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我家(吾父母辈)所受灾难,要求现日本国政府赔偿民间损失一事报告您们(当然我家是千千万万蒙受日本侵略中国之苦难得之一分子)。恳请迅速拟案讨论,形成决议,责成有关各级部门(如民政,司法)组成专门机构登记调查落实,总之,依法程序进项此项民政大事。最大限度地做到不漏掉一家一人,使其真正受日本侵略遭受灾难的人家及其直系亲属得到一定数额的赔偿(有形的经济损失是可估价的,无形的精神损失乃至生命是无法估价的)。
  ……要相信我此举索赔,即便是兑现了,也不能还其损失事实的本目,更重要的是今后中日两国子子孙孙,一代告诫一代再不能干戈相斗,要友好和平下去。
  ……
  借此建议:一旦人代会将向日本要求民间受害赔偿的决议案形成,责成有关部门组成专门班子调查登记查证,落实,付诸实施赔偿。对此,政府部门来说是项繁杂的系统事务。即不能让人浑水摸鱼,也不能漏掉真正受害人家。即不能苛求详尽无误,也不能鱼目混珠。政府有关部门在进行此项工作所耗开支,可否再向日本要求补偿,若难启齿或不妥,可否在日本给我国政府的赔偿款额和给民间的赔偿款额中各取若干。
  可否请将此信复印转寄给日本国驻华大使。……
  今天,我代表我的哥、姐、弟,及其家庭成员特意写信给您——童增同志——我们尊敬的法律讲师,一来对于您与另一位陈健同志(齐鲁石化公司团委办公室主任)为千千万万遭受过日军侵华之害的人和家庭率先发出要求索赔的呐喊,先知先查的精英行动,表示由衷地敬佩和诚挚谢意。二来有几个问题咨询。
  1.我是否可借此在您们曾发起的108位中国公民要求日本国支付受害赔偿请愿书上再增签一名。
  2.你们可否在武汉市继而发起签名要求日本索赔,吾坚决参加。
  3.发起签名活动如何展开,假如我去武汉发起该如何进行,需要具备哪些手续。
  4.您是否有调查表格寄来,并严格规定范围,确系在日军侵华期间自身或直系亲属(法定继承人)受日军之害的情况。
  以上不妥处,恳请更正回信。并殷切期待,好事多磨,“梦幻”成真的一天尽快到来;让我们的努力不能白费,亦可告慰现不在人世的受日军之害的亲人。
  再次向您致敬
  谢意

王宝聪
1993.元.2.夜家中

通讯工作址:湖北机床厂(武昌南望山)铝热车间
邮编:430073
现住址:武汉市汉阳生建港洲头街倒山本村第一居委会属141号戊门五楼(因未设邮箱暂不通邮)
附:本人在给全国人大信办去信,嗣后,又看《长江日报》(1992.12.27)第5版上载摘自《羊城晚报》(12.18)题为:“索赔潮起于民间……”一文。
  此信您可否复印转告之陈健同志。

s2918-e s2918-p1 s2918-p2 s2918-p3 s2918-p4

其它(OT),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