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920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2920
写信日期:1994-07-25
写信地址:江苏省徐州市
受害日期:1940-10和1941-12-13
受害地址:山东省临沂市郯城县
写信人:李棣亭
受害人:李棣亭、林学义、杨善如等多人
类别:其它、谋杀(OT、MU)
细节:1940年10月和1941年12月13日日本军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我们商民进行大搜捕然后进行敲诈勒索到12日被逮捕者达200余人。我被日军关押在监狱3个多月被各种严刑摧残。日本侵略军给中国百姓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他们必须赔偿。我坚决支持索赔。

 

童增同志、李定国同志:
您好!
好久没有通信了,很是影念,您为中华民族深受屈辱和苦难的人们争个公道,而不辞劳苦及委屈,我们甚为感激与歉疚,今年3月16日下午8点,我和老伴以及被日寇杀害的林学义的二儿子林文华,以及被杀害的遗属代表高法钧四人于17日中午到了北京,18日上午9点到了建国门外日坛路7号,日本驻中国大使馆,等候日本政府对中国的受害者(侵华期间)进行答复和赔偿。然而:我们这些受害人的正义要求,反被公安部门所阻止,不让我们这些受害人在日本驻中国大使馆门前停留,并把我们这些受害者弄到日坛派出所,命令我们受害人交验居民证登记,使我回忆到54年前,日本侵略军将战火烧到我们的家乡,台儿庄东60多公里,郯城县马头镇,日本侵略军所到之处,进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并在1940年10月和1941年农历12月13日,以莫须有的罪名分两次,将我们郯城县马头镇的商民,进行非法的大搜捕,1940年第一次被逮捕3人,在郯城县商救会被日军宪兵队搜走现金法币95,000元,敲诈勒索林学义,李棣亭,杨善如三人共法币5000元,这3人才得以释放。(第一次,日本宪兵队,宪兵队长‘小林’所为)第二次于1941年农历12月12日,徐州的日军宪兵队开来了两卡车全部武装的日本宪兵,来马头镇对我镇商民进行大逮捕,在12日的彻底大搜捕中,被逮捕者达200余人,一直到第二天上午9点仍在搜捕中,由于头天夜晚,日军宪兵队来我店搜捕时,我藏到屋顶上的天沟里,日军宪兵队来我店数次没有抓着我,就把我的夫人樊敏声怀抱7个月的孩子抓走了,押禁在日军码头镇警备区司令部里,经过一整夜的思索,郯城县商人救国会是我干的,我不应连累妻子,所以在第二天的上午9点多钟,我去把夫人和孩子替回来的。此后日本宪兵队,从逮捕的200多人中,认为“罪”重的12人,由马头镇押解徐州的,到徐州后,我们这12人被押禁在徐州日军宪兵队监狱里,(现徐州市钟楼东路日本宪兵队监狱)经过三个多月的牢狱之灾,各种严刑的摧残,被活活杀害的两人(林学义、樊敬远)由徐州转解南京日军华中派遣军总司令部军事法庭被判处三年徒刑的7人,(汪遵洋,刘益士,郑济通,尹桂芳,姜元泽等)在徐州日本宪兵队认为无罪的释放了8人(阚继朝,马德山,胡玲典,林立汀等)我本人李棣亭是经过日本宪兵队,三个多月的牢狱之灾,各种严刑的摧残,蹲过水牢,火棍烙,狼狗咬,两只胳臂别到脑后,再插上一根木棍等等惨刑,逼的我倾家荡产,商店货物变卖一空。日本宪兵队最后敲诈勒索我联银3500元后,我从九死一生中得以生还,在徐州做以上这些坏事的,日军徐州宪兵队宪兵军曹‘高桥岩生’所为。
宫泽喜一以前的历届首相,和以后的细川,羽田孜,村山等首相,怎能体会到日本侵略军宪兵队在中国沦陷区的所做所为呢?直到目前,我们以上被难的18人中(包括在徐州二马路招商旅馆逮捕的6人,朱长俊除外也押在这个监狱里)[一]共是18人,受害的情况不同,怎么能作集体赔偿呢?除当时在徐州被高桥岩生杀害两人外,(这两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到现在共死去了17人,还活着的只有我1人了,我既是受害者又是幸存者,又是亲身经历的证明人(我现年79岁)其他受害者都有遗属和子女,(我祖父经营的和平杂货庄和我家中被日军放火焚烧房屋8间,共折合人民币4010万元,不属于这个案内)。
兹根据新首相村山7月1日下午,在日本首相官邸,会见了“内阁记者会”的记者见面时,表明了他对当前日本国内外课题采取何种措施,表明了他的政见。
我觉得日本新首相村山,虽是初步表明了日本侵华期间,对中国个人受害赔偿问题,有了初步打算,总算较前进了一大步,对我国有关国家机关和领导人也是一个启发(包括永野茂门事件)对我国受损害的苦难者,伸出支援之手。并请有关领导看一看韩国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议,共同代表尹贞玉和挺身队研究会议员余舜珠等5人,组成的调查团从4月24日至5月11日,在我国武汉进行了调查,对目前仅存的当年慰安妇9人所作的关怀和努力,请相关领导可以藉此以类推,我国受害者的情况更加广泛和复杂(不单是慰安妇),请求童增同志不要灰心,并请您写个平信告诉我您的近况为盼,祝您全家好。

受害人 李棣亭请求
1994.7.25

中国的民间受害完全是“战争遗留问题”
参考消息
羽田准备解决“战争遗留问题”

  【共同社东京6月9日电】到6月9日为止,羽田首相已确定这样的意向:因明年将是战后50周年,要利用这一机会解决战争遗留的问题,如原日本军的从军慰安妇等问题,对“过去”的问题要向国内外明确表示反省和道歉。
6月9日傍晚,政府首脑透露,“首相想借战后50周年之机会处理所有(战争遗留问题),使之告一段落”。
具体事项主要有以下几点:一、尽快解决从军慰安妇问题和台湾居民的邮电储蓄问题;二、在国会通过“反战决议”;三、举行纪念战争结束50周年活动,等等。
羽田首相在任首相职务之前就对处理战争遗留问题持积极态度,而且,这次的想法是,要以战后50周年为分界线,明确地向国内外标识联合政权对过去战争的态度。
据认为,其目的在于,要恢复因前法相永野对南京事件的讲话而受到损害的形象,促进社会党复归联合政权。
在6月7日召开阁僚座谈会时,羽田首相曾作出这样的指示:日本作为唯一遭受过原子弹轰炸的国家,为了宣传核武器的悲惨性并呼吁世界和平,要研究根据世界遗产条约把广岛原子弹爆炸陈列馆推荐为世界遗产。
6月9日,羽田首相在国会走廊上非正式地会见了一些原从军慰安妇。
但是,关于日本政府对原慰安妇“代替赔偿的措施”问题,可以预料将难以解决。

1994年6月12日

日本法相永野茂门的“大东亚共荣圈”不是偶然的!
新华日报
侵华战争罪责不容开脱
人大常委批评日本当局肆意歪曲历史

  据新华社北京2月20日电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刘大年今天对日本首相竹下登和日本内阁法制局局长为裕仁天皇开拓战争责任和为日本侵华战争辩解的作法提出批评。
在今天下午举行的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全体会上,这位著名的历史学家说,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日本各次御前会议和当事人的记录是有案可查的。每逢关键时刻,总要由御前会议作出决定,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裕仁天皇到底有无战争责任了。
刘大年指出,日本国内大部分历史学者以及世界各地的历史学家,早就对那场战争的性质作出了一致的评价。
他在列举了世界各国历史学家对日本侵华战争的评价后说,从时间上看,那场战争已经过去了40多年了,当代历史学家已经是它的“后世”了,还要等到哪个“后世”去评价呢?
刘大年的发言引起了广大委员的共鸣。大家争相发言,对日本当局肆意歪曲历史的错误行径表示愤慨。他们指出,日本侵华战争是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的侵略战争,这场战争的性质是举世公认的,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

1994年6月13日

参考消息 1994年6月13日
充耳不闻 视而不见

  【美国《纽约时报》6月11日报道】日本天皇今天抵达亚特兰大,这是他对美国为期两周的低调访问的第一站。
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的这次访问旨在树立一种亲善关系的形象,因为,此刻,日本和美国之间在贸易问题以及在对朝鲜公然反对核检查如何作出反应的问题上出现了紧张关系。
在马丁•路德•金中心举行的招待会上,民权运动老战士霍齐亚•威廉斯牧师紧紧抓住天皇的手,大声说:“我们每年花130亿美元购买日本的产品。可是,没有一个美国黑人取得日本的特许经销权,没有一个。”这一质问被翻译成及其正式皇室用语。天皇夫妇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天皇颔首,说他见到牧师大人很高兴。
当天皇夫妇的车队在西方宾馆门前停下时,大约有20名抗议者默默地举着标语,敦促天皇“说对不起”,不要忘记臭名昭著的南京惨案。由于宾馆在其弯曲的车道外面竖起了一道黑布墙,天皇看不到这些抗议者。

•责任编辑 袁长发•

  日本明仁天皇访问美国,当天皇夫妇的车队在西方宾馆门前停下时,大约有20名抗议者,默默地举着标语,敦促天皇“说对不起”。不要忘记臭名昭著的南京惨案。在美国的天地里,我不明了这20多名抗议者是美国人?或者美籍华人呢?可喜者,他(她)们还有这个权利!?不怕[得]罪日本我们呢不怕?!

日本新首相对记者谈国内外政策

  【时事社东京7月1日电】村山首相7月1日下午在首相官邸会见了“内阁记者会”的记者,这是他就任后首次与记者见面。关于今后的政局运作,对当前的国内外课题采取何种措施等,表明了他的政见。
村山首相在谈话中明确表示,下届大选将在新制度下实施,同时也明确表示其立场是争取成为“长期稳定政权”,对尽快解散众议院表示出慎重姿态。另外,关于划分众议院小选举区的法案问题,村山首相表明,其方针是打算在9月份召开国会临时会议上使法案通过。他还暗示,认为自民党和社会党也有可能在选举中合作。
另一方面,关于税制改革这一关键问题,村山首相提出,不应该把确保减税后的财政来源与提高消费税税率直接联系起来,同时他说:“在年内(税制改革法案如能成立)那当然好,但是,如果需要若干时间(推迟也是不得已的)。”这番话暗示,有关税制改革的法案不拘泥于在今年年内通过,他认为可以推迟到来年年初之后。
他说:“此次新成立的联合政权,我绝不认为是勾结。我认为,说到底是以政策为前提建立的政权。(各党的)理念和政策虽然不同,但是,联合政权将就目前的课题坦率地磋商,寻求达成一致意见。”
在问到如何对待日本进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一问题时,村山首相说:“联合国需要一面按照民主程序创造能够得到亚洲国家理解、使它们认识到日本做安理会常任理事是理所当然的这样一种环境,一面继续发挥作用。日本不宜积极地进行工作。”
村山首相说:“国与国之间的战后赔偿已全部解决,但对于某些个人的问题,还在通过法院审理来解决问题。我愿意尊重判决。至于是对每个人进行补偿,还是以什么方式对整体进行补偿,必须进行一番研究,我完全不认为可以不进行补偿。”
村山首相说:“自卫对是现实存在的。忽视这种存在就谈不上政治。如何继续对待合法存在的自卫队乃是一个政策问题和政治问题。”
对于日元升值,村山首相说:“外汇市场浮动对任何国家都是不可取的。不久将举行发达国家首脑会议,世界各国必须协调行动,尽量努力稳定外汇市场。”
【时事社东京7月1日电】对村山首相一日举行的就任后首次记者招待会,社会党首脑说:“我认为这次的记者招待会很好,显示出了首相的人品。”宫泽派首脑在会后感到松了一口气,说“很稳健,这样问题就不大了。”渡边派干部感到困惑,说“在选举问题上可以合作,但事实上还是不行”。
另外,反对村山首相的政治改革推进派议员表示不信任,说:“不能说完全消除了下届选举不采用小选区制,而按现行的中选区制进行的疑惑。”也有人反对说:“关于自卫队的讲话也太暧昧,讲得很勉强,是不负责任的。”
另一方面,在野各党纷纷提出严厉批评。公明党干部说:“我感到税制改革也好,其他的一些问题也好,重要议案全部都会推迟。”民社党干部说:“在外交和防卫政策上拿不出发展中国家的摄像。”日本新党干部则说:“同自民党的妥协是清清楚楚的。在预算委员会上对他们间的勾结要追究。”
在这次的政局动荡中,曾向社会党送去秋波的前首相羽田,在街头讲演时指责说:“自民、社会两党完全没有进行政策上的充分协商。首相讲的同自民党的基本想法截然不同。”

参考消息 1994年7月3日

  请童增同志:看看村山首相的发言,针对他的表态,采取对策。他说:对于某些个人的问题,还在通过法院审理来解决问题,我愿意尊重判决,至于是对每个人进行补偿,还是以什么方式对整体进行补偿,必须进行一番研究,我完全不认为可以不进行补偿。(这里有含混不清之嫌),我们的意见认为,是应该通过中国的法院审理,应该对每个人进行赔偿,不能对整体进行赔偿,因受害的具体情况不同。
至于被日军宪兵队搜走的现金和敲诈勒索的现金,今天日本政府是原数退赔(历年的增值计算),而不是补偿。以及受害人的人身遭受不同的损害或判刑时间的长短,或是被杀害,进行补偿怎能一样呢,房屋财产被焚烧抢劫,又该如何进行补偿呢?这不应该含混不清的!
请童增同志给我个回信,谢谢您。

s2920-e s2920-p1 s2920-p2 s2920-p3 s2920-p4 s2920-p5 s2920-p6

其它(OT),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