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1, 2018

s3047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3047
写信日期:1992-07-14
写信地址:浙江省绍兴市嵊县
受害日期:1941-1943
受害地址:浙江省绍兴市嵊县
写信人:竹娆
受害人:嵊县百姓
类别:其他大屠杀、强奸、其它(OM、RA、OT)
细节:日军在1941年犯下血染仁村的罪行,在抓我时候我侥幸逃跑,期间村民殉难16人,财产损失严重,我曾发起签名得到村民的支持。之后几年再我村强奸妇女无恶不作。

 

童增同志:
  您好!
  从五月十九日《报刊文摘》中获悉您在发起受害赔偿一事,令人钦佩。
  日寇侵华期间,于一九四一年犯下了“血染仁村”的罪行,村民殉难16人,财产损失严重(详见附文于后),我在本地发动响应签名,受到民众支持,为此来信请教具体做法,望能从速示复。
  致

浙江嵊县幸福乡仁村退休干部
竹娆

血染仁村奸淫续后,火烧下王

  日本帝国主义侵占嵊县四个多年头中,先后流窜里东地区四次,给里东人们带来了沉重的灾难,岁月虽逝去了四十多年,但饱受残酷蹂躏的人们,[迄]今还是痛定思痛,记忆犹新。
  民国三十年(公元1941年),农历十一月十四日,驻上于县魏家庄的国军34师,奉命南移,途径衿水乡(今幸福乡)仁村,被占据在上于县来惠镇的日本侵略军得悉,当天由小刀部队(汉奸部队)带路,抄捷径尾追。他们经下管,翻太平山,过前冈,下王,直达仁村,制造吓人听闻的血腥大屠杀。
  是夜九时左右,34师刚进村,扎营未定,日本的先遣队抢先占领东西二侧制高点——东山岗头和镇地山,当师长彭应均去乡公所看地图时,大批日军跟踪追到。山上信号枪一响,机关枪、迫击炮、手榴弹……伴随冲杀声,顿时四起。师长如梦初醒,察觉已受包围,手足无措,一枪不发,仓皇地叫乡丁竹绕勇作向导,从唯一的出路——村南跨桥越溪逃命,部下跟从络绎不绝。日军从村北潮水般的压过来,枪弹紧随。为了脱身,师长过桥后,在南岸丁溪坂大桥上,残忍地命近卫架起机枪,自己剪尾。众多士兵四散乱窜,腹背受击,村内田野尸首纵横,死难者一百以上。特别在桥的上下,沿溪北岸,积尸83具,溪水为之变红。事后由乡保长派人土埋,一坑少的一、二人,多者十多人,真是异乡埋荒骨,死无葬所。
  随着枪弹的呛啸,当地百姓抹黑从村后逃上山去躲难。次日清晨,日军联合飞机抄山,接二连三地在仁村禹山头的上空兜圈子,低得几乎拂着屋脊、树梢,人心惶惶。八时许,躲在禹山头李家湾山庄的数十农民被围,逐个搜身后,十四个壮年被抓走,押到名叫等四大砲山岗的平地上,四周架起机枪步枪,剥光上衣,几个鬼子轮番地把他们一个一个的抓出去,突然猛击,打倒在地,然后用刺刀朝胸部乱戳。众人面对刀光创影,奋力反抗。其中竹老咩,力展权术,他身子一蹲,朝天一个托手,敌人刺空第一刀,待第二刀戳来,他一个转手,鬼子连人带枪,躬身倒地,但终因赤手空拳,第三刀夺刺刀时,两手虎门破裂,血流如注,挣脱奔逃时死于枪下,其余如竹千俊、竹汝寅、竹友松、竹真法,竹坤全、竹桂荣、竹思冤、竹乌狗、竹洋仁、徐春老等十人,都先后反抗不成,被活活戳死,碧血横飞。受刺最多的竹千俊被戳了十四刀,才血尽气绝。死者浑身泯血糊染,惨不忍睹。最后剩下李兰林、竹留老、竹千校三人死里逃生,侥幸得免。被戳十一人中绝后无嗣的有九人,有未婚的,有新婚为育的。其中竹汝寅仅有刚生下六个月的婴儿,因其妻惊吓蜷缩,不知不觉闷死在怀中,夫死儿夭,倍感凄伤,多次要绝命自寻,同赴黄泉,另有李小可家,当时连同妻舅三家八人,躲在山洞里,凑巧洞顶是刑场,戳人时的狂呼呐喊,声声入[耳],初生十五天的婴儿久哭不止,未免众人受害,逼得父母横下心肠,把亲生婴儿活活的闷死,外婆、娘舅都在洞内,近在身边,亦无可奈何,只好闭着眼睛,泣下如雨,心碎如绞。来仁村探亲访友的丁宅街李福仁和丁家山的徐上春,无辜死于乱枪中,真是飞来横祸,呜呼哀哉!在村中的鬼子无作非为,到处奸淫掳掠,敲猪打鸡,翻箱倒柜……弄得全村鸡飞狗上屋,好的抢走,差的捣烂,屋里的米壶、酒钢,舂糕缸,甚至锅灶,有的被砸烂,有的撒了尿……打砸抢无所不有,恶作剧为世罕见。人人痛恨的汉奸——小刀部队,抹杀天良,祸国殃民,他们抓借虎威,倒行逆施,凶残与日寇毫无逊色,遗臭万年。
  十五日午前,日寇离仁村,至协和乡溪后村,因午炊停军,在短暂的近二小时中,大发淫威,不分老少,不讲场合,到处追逐强奸,溪后妇女遭殃了不可告人的耻难。
  日军撤离仁村时,不少农民抓去当脚夫,为他们挑运军械和掳去的财物。可怜被俘的近百士兵,或铅徐穿肩,或反绑两手,牵成一线,随军带走。他们翻大尖山,石舍岭过章镇回来党。事后,当时的浙江省报《东南日报》,恬不知耻的报导“仁村于溪坂激战,毙敌五千”,宣城“日军被我击退八十里,伤亡惨重,我军大获全胜”等。灾区百姓见报,唾唾长嚏。第三天,34师再次来仁村收集遗物时,原来称戚参谋的,竟然晋级为戚营长。
  次年农历四月初一,日寇又经仁村到嵊县,抓去数十百姓当脚夫,其中竹坤茂因中途发痧,无力挑运,被击毙于长乐峡山,当时兵荒马乱,连尸首也无法寻回,对仁村又一次欠下了血债。
  嵊县沦陷后,国军89团分驻下五,仁村两地,于日军虽无任何摩擦接触,但日本的侵华野心,也不肯轻易放过。民国三十二年(公元1943年)农历十一月十四日,驻嵊日军兵分三路,进里东扫荡。一路到仁村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乡长祝柏春事先走避,托手下人妥为巡护,日军见不到乡长,便在他家堆起箩筐桌椅,多次点燃,巡抚者不顾生死,多次拖散扑灭,并代表乡长勉强承诺所索财物,一场火劫,才算得免。另一路去下王,当时89团独立营岳营长部还在,得悉后大部匆匆撤离,少量留作尾队。日军从脚踝头家发起攻击,尾队略放数枪应付后立即溜走,百姓四散避难,日军击毁炮台三座后向下王俯冲,进村后四面点火烧屋,有用火枪打的,也有用火把点的。留村百姓胆大勇敢者,如童春老,童潮海,见火去救,一个被敲成重伤,一个被推入火海烧伤,从中午一点起火,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日军见村头村尾,到处熊熊烈火,浓烟滚滚,漫及天际后才收兵回城,上圹与下王,几乎是联村,首当其冲,两村百姓普受灾难,日军在时,抢刺逼人,无法可救,日军走后,百姓回村,救不胜救,上圹二十多户只剩二户,下王227户被烧201户,计屋688间,素村屋宇整齐,富丽堂皇的十里童下王,霎时成为举目遍地灰烬,通宵共哭皇天。余烟缭绕,数天不熄,部分废墟至今犹存,两个老年妇女,被活活烧煞,一时家无住处,多数挨亲望眷,投靠亲友;有的离乡背井,各奔南北,寄人篱下,出卖苦力;也有亲友援助,搭起草棚,剩下寥寥无几,村烟稀落,至今还有不少人家无法还族,寄住异乡。事实教育了89团,萌发了抗日救国之念,不久由团长张俊昇带领,投奔了新四军,参加了四明山地区的三五支队,后来随军北进。
  回顾历史,里东地区是嵊县受害最早,流血最多,遭殃最惨,损失最重的重灾区,“血染仁村,奸淫溪后,火烧下王”三句话,几十年来成为老百姓的头语,也是日本帝国主义的三光政策在里东地区的真实写照。
  历史的伤痕永不磨灭,血泪的仇恨万世难忘。

浙江嵊县幸福乡仁村退休干部
竹汝尧
写于1985.8.10

注:
  1.我退休后被聘为嵊县政协出版的《嵊县文史资料》特约撰稿员和《嵊县志》的资料员,都是尽义务的,此稿分别收入1985年的《嵊县文史资料》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四十周年的专辑,和事后的《嵊县志》,今闲居在家。
  2.“血染仁村”是我亲身经历,当时我也躲在李家湾山庄,在抓捕时侥幸脱逃,“奸淫溪后”与“火烧下王”,当年有所听闻,写稿时曾多次专程前往核实。

s3047-e s3047-p1 s3047-p2 s3047-p3 s3047-p4 s3047-p5 s3047-p6 s3047-p7 s3047-p8 s3047-p9

其他大屠杀(OM), 其它(OT), 强奸(RA)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