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3105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3105
写信日期:1993-10-18
写信地址:江苏省宜兴市
受害日期:1937
受害地址:江苏省宜兴市
写信人:姚云生(述)周敖才
受害人:姚云生的母亲
类别:轰炸、谋杀、强奸(AB、MU、RA)
细节:日本的飞机经常出动在宜兴上空扫射扔炸弹把整个城区炸得千疮百孔。我的母亲被万恶的日寇先奸后杀且日寇在我母亲身上捅了36刀。我家遭到日本帝国主义的残暴蹂躏为此请童先生帮我们伸冤一定要让日本政府赔偿我们。

《血泪斑斑的惨痛记忆》

江苏宜兴市丁蜀医院 姚云生

  我看了《湖南妇女报》第515期刊登的一篇《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在行动》,访“索赔”行动发起人童增先生一文。
  它引起了我一段“血泪斑斑的家破人亡的惨痛回忆。”
  我叫姚云生现年68岁,江苏宜兴丁蜀医院的退休医生,我家原住在宜兴城甲子门,父亲姚汉民是个中医生;我有一个慈爱的母亲。那时我才12岁,还在宜兴武庙小学上低年级班读书(姐姐已经出嫁了)全家三口人过着安定幸福生活。
  在1937年日本军国主义者大举侵入中国,由于执政的国民党坚持“先安内后抗外”的,反把主要军事力量投入剿灭共产党方面,因此,消极抗日,以致对日作战节节败退,那时日本帝国主义者经常出动飞机来宜兴城区上空扫机枪,扔炸弹,弄得老百姓人心慌慌,那时我已失学了。宜兴地区又没有什么防空设施,尽管日机飞得很低,有时地面可看到飞机驾驶员,他们可疯狂地更准确地扫射和轰炸,在农历10月份一次上午又飞来一批轰炸的日机时从西面也有几架我国的飞机与其开展了空战,结果有一架我国的战机被日机击中坠落在城北公路旁稻田里。日寇空中投弹更加肆无忌惮。城里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毫无保障。广大居民纷纷逃离家园。
  在这种恐慌的情况下,父亲只是拿了一只手提箱放进全家三口人的几件换洗衣服,既要带着我这个不完全懂事的孩子,又要照过(“过”编辑为“顾”)我45岁小脚难以走远路的母亲逃往乡下暂被避日寇飞机的轰炸。因为在乡下无亲戚投靠,只能到离城十多里又偏近宁杭公路以东三华里的丘陵小山村叫小岭村庄的有个叫周兰前的是我父亲朋友那里暂作投靠。当时我们宜兴地区的人民群众没有经历战乱的考验过,听到敌机轰炸扫扰就惊恐万分。
  我们逃到小岭村后每天一早吃了早饭就往附近山坡躲逃,因为山上有树木可遮蔽藏身。有一次上午我逃在东华山上一架日机在我头上空飞过到宜兴城上空盘旋后,由于我是12岁的孩子不完全懂事,还站在山上树丛中看着日机纷纷投下大量炸弹,每颗炸弹发出了一声爆炸巨响,接着就是浓烟和大火,这次一共投了52颗炸弹。把整个城区炸的千疮百孔,尤其是东大街成了数里长的瓦砾堆。
  不几天宜兴也就遭日寇沦陷了,日寇一路烧杀淫掳无恶不作。日寇进驻宜兴县城后经常下乡扫荡屠杀百姓,到处放火,强奸妇女,大肆抢掠(错别字编辑为“掠”)。
  我们小岭村这一偏僻的丘陵山村,远远看到日寇来村扫荡,群众就全部逃到满山遍野躲藏起来。有一天上午日寇进村扫荡,全村群众逃进山芋坑里上面盖着稻草,这样山芋满山都有,当时没人收割,我父亲和母亲往东华山上逃避,我不全懂的事孩子也逃往东华山上时离开了父母亲,我一个往东出太阳方向乱逃,肚子饿了没饭吃,但山上偏地是生山芋,挖一个吃饱了就算。等到太阳快要落山了,我就向西跑时已近东华上,老远听到是我父亲哭声时,我就向父亲哭的山上去,当我走到父亲身边,我父亲把我一把抱住哭得已是个泪人。父亲指着我母亲说七八个日寇把我母亲先奸后杀,我母亲死在地上身上一丝不挂,并且被日寇轮奸后在我母亲身上捅了36刺刀。当时我父亲离我母亲不远躲在坟罗圈里由松树遮着未被发觉。
  这天被日寇发现躲在山芋坑里村民,据有好几个山芋坑都被日寇惨无人道野兽先刺杀再开枪扫射无数时受难同胞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铁蹄下。当太阳落山了我和父亲不敢进村,父子两人就在我母亲尸体旁凹塘里过夜没有被子,地上铺了毛柴上面拆些松枝遮盖身上,拉些乱草改在身上,第二天早醒来时满身都是白,晚上下了一场大雪我全不知道。下大雪,小岭村得知我母亲遭受残害,他们弄来一条席条将我母亲包好就埋葬了。从此我的家被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彻底破坏了家破人亡了,我幸福的家庭一下之全完了。
  我们父子两无法再住在小岭村了,父亲退(“退”编辑为“恳”)求人家乘一只渔船逃到官林镇伯父家安身,在我13岁过年初一那天想起了母亲不在身边,人家有父母亲和兄弟姐妹欢欢喜喜过新年,独我身上寒冷无保暖衣裳思母过度从早上哭了一整天,连早中饭都不想吃,伯父家人谁都劝不醒我,他们都陪我流泪,自己姐姐不知逃到什么地方去了。时隔一年,官林镇遭受日机轰炸,死了百余人,我14岁了,我父亲特地送到丁山镇,要生活,当学徒,学镶牙又染上了疟疾,真是苦不堪言。在沦陷区里艰难地渡过了八年的亡国奴生活。直到解放后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我成为一名医务工作者,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尽管工资数额不算太高,生活还是足够的。尤其是看到国家蒸蒸日上逐步赶上世界发达国家,国际地位日益提高,感到扬眉吐气,感到做中国人的骄傲。
  我完全同意童增先生的中国民间应向日本提出索赔的观点,这是不违反国际法的精神,我家深受其害,遭到日本帝国主义的残暴蹂躏深感愤慨,我为此恳请童先生要求向日本政府对中国人民赔礼道歉,在经济上赔偿一切损失。

江苏省宜兴市丁蜀医院
口腔科医生姚云生(人名章)
1993.10.18

   以上姚云生同志所述是实,当时情况确实被日本鬼子先奸后杀,回想当时情景难过和悲伤,当时知情者很多,为此证明当时情况。

余春妹 72岁(手印)
儿周敖才代笔(人名章)
93.10.25

s3105-e s3105-p1 s3105-p2 s3105-p3 s3105-p4 s3105-p5 s3105-p6 s3105-p7

强奸(RA), 谋杀(MU),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