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3720

信扫描序列号:s3720
写信日期:1993
写信地址:湖南省株洲市
受害日期:1938-05
受害地址:湖南省常德市
写信人:金丽莲
受害人:刘玉凤、金钏(金丽莲的亲人)
类别:轰炸(AB)
细节:刘玉凤及其女金钏在1938年5月被轰炸常德的日军炸死,常德城烧了三天三夜。

 

童增、陈健同志:
  您好!我从《法律与生活》及《读者文摘》中了解到您,看到了您向日本政府写的《告日本政府书》后很感动和启发,并将我母亲所整理的材料寄给您,您看还需要什么材料,来信告知,另外如何联系?
  此致
敬礼!
  祝您成功!

93.4.27
於中南林学院医院 金丽莲等

关于刘玉凤在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战争中被日本飞机炸死的情况

  我名叫胡东久,1914年古历11月16日出生,现年79岁,现住常德市兴街口居委会9组23号,刘玉凤是我爱人刘三泰的姐姐,我爱人刘三泰已病故,我姐姐刘玉凤与姐夫金玉阶生有一儿一女,儿子名叫金天富,小女名叫金钏,姐姐的丈夫金玉阶不幸早年病故,遗留下姐姐刘玉凤带着一儿一女守寡度日,家住常德市城门口永安街,1938年5月7日(古历)(民国二十七年)下午5点左右侵华日军的飞机轰炸常德城内,我姐姐刘玉凤(当年36岁)和其女儿金钏(只有6岁)都被日军的飞机投下的炸弹炸死了。因我外甥金天富(刘玉凤长子12岁)那天不在家(因和我姐姐刘玉凤吵嘴怄气跑到我三哥家城外二牛岗村)才免遭这一灾难。当时日本飞机还投下了燃烧炸弹,常德城内四处起火,一连燃烧了三、四天,我姐姐和其女被炸死的第四天(5月9日)我二哥刘树风、三哥刘树凡闻风带着外甥金天富赶回来,其家中已被烧的只剩下断壁残墟,在其中只找到我姐姐刘玉凤的一根骨头和其手上带的玉石手镯的一段,这就是当时刘玉凤和其女被炸死的情况。

证明人:常德市兴街口居委会9组居民
胡东久
1993 3月9日

胡东久是我县居民,提供的情况供参考。
93.3.11号(村委会章)

关于我婆母刘玉凤和妹妹金钏在日本军
国主义侵华战争中被日军飞机炸死的情况

  我名叫皮心惠,现年67岁,家庭妇女(无职业),现住湖南省常德市城东甘露寺居委会第五组三楼三号,我丈夫金天富,因积劳成疾于1990年8月医治无效不幸去世,生前是常德市港务管理处退休工人,我丈夫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在他8岁那年,我的公公金玉阶就因肺病离开人世。在我丈夫12岁那年,也就是1938年,我婆婆家住常德市东门城门口永安街(现人民东路,沅水大桥西侧一带)。1938年5月古历初7(民国27年)下午5点钟的样子,侵华日军的飞机轰炸常德,丢了不少炸弹和燃烧弹,当时常德城炸坏和烧掉了不少房子,整个常德城一片火海,烧了三天三夜,我婆婆的房屋被炸坏并被燃烧弹烧毁。我的婆婆刘玉凤当时36岁,妹妹金钏只有6岁,都被炸死了,因我丈夫金天富到他三舅刘树凡家(原常德县二牛岗)玩,没有回家才幸免于难,5月初9我丈夫的二舅刘树风,三舅刘树凡带着我丈夫金天富(当时只有12岁),找到原住址,在被炸毁倒塌的房屋和瓦砾中只找到我婆婆的一根骨头和我婆婆平时带在手上的一节玉镯。后将遗骨与我公公金玉阶的坟墓合葬在一起。这样,我丈夫金天富就只剩下孤身一人,从小就在别人开的店铺中当学徒,受尽了人间的苦难,与我结婚后,生下了9个儿女,由于家庭生活困难和因病无钱治疗,夺去了三个孩子的生命,为了生活,我丈夫积劳成疾,过早的离开了我们,现在我的儿女都各自参加了工作,大部分子女都在外地工作,剩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没有工作,生活上有一定的困难,以上就是我的家庭在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战争中受害的情况。

甘露寺居委会第三组居民:皮心惠
1993年3月5日

该同志属我会居民
1993年3月9(居委会章)

关于甘露寺居委会居民皮心惠的婆母刘玉凤
和妹妹金钏被侵华日军飞机炸死的证明材料

  皮兴惠系我城东街道办事处甘露寺居委会居民,现年67岁,其丈夫已于一九九〇年八月病逝,根据皮兴惠和该会证明,其婆母刘玉凤和妹妹金钏于一九三八年古五月初七下午五点钟的时候,被侵华日军飞机轰炸常德时,已被炸死,当时其婆母刘玉凤家住常德市东门城门口永安街。炸死时刘玉凤年仅36岁,金钏妹当时只有六岁。
  特此证明。

一九九三年三月二十四日(街道办事处章)

日本国政府:
  我名叫皮心惠,系中国公民(家庭妇女)。在此,我向贵国政府申诉我的婆婆刘玉凤和妹妹金钏在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战争中被日军飞机炸死的惨状(详见三份证明材料)。1938年(民国二十七年)5月7日(农历)下午5时左右,侵华日军的飞机轰炸常德城,我婆婆刘玉凤和妹妹金钏当场被炸死。当时,我丈夫金天富年仅12岁,因他去二牛岗三舅刘树凡家玩,才幸免于难。从此,金天富成为孤儿。这样,年仅十二岁的金天富不得不从小就在别人开的店铺里当学徒,受尽苦难。他与我结婚后,生下9个儿女。由于家庭生活困难和疾病折磨,先后夺走了三条生命。为了生活,我的丈夫积劳成疾,过早地离开了人世!现在,我的儿女都参加了工作,而我?没有工作,生活上没有保障。
  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造成了千千万万像我丈夫家庭一样的人间悲剧。“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牢记历史教训。我现在要求,也是我丈夫生前夙愿,希望贵国政府给予经济赔偿。
  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两国人民有两千多年的友好交往的历史。从鉴真和尚矢志东渡日本,至今仍被两国人民称颂,到贵国明仁天皇陛下和皇后陛下正式访问我国,将推动两国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使之向着新的深度和广度发展。明仁天皇陛下在访问我国的答词中回顾了日中两国交流的历史,也说到了日本“给中国国民带来深重苦难的不幸时期”。如今,中日实现邦交正常化20余年了,两国主要领导人互访,缔造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架起了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的桥梁。我作为普通老百姓感到由衷的欣慰。中国有句俗语:“亲兄弟,明算账”。现在,中国人民提出经济赔偿问题理所当然;况且,贵国从反省道义上也应如此。

中国湖南省常德市甘露寺居委会第三组公民 皮心惠(手印)
一九九三年四月十二日
邮政编码:415003
(手印)

s3720-e s3720-p1 s3720-p2 s3720-p3 s3720-p4 s3720-p5 s3720-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