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3757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3757
写信日期:1992-10-16
写信地址:四川省达县市
受害日期:1936
受害地址:四川省达县市
写信人:姜治南(薛有为代笔、姜治南的儿子)
受害人:姜杰子(姜治南的哥哥)
类别:谋杀、强奸、其它(MU、RA、OT)
细节:1936年日军在我地登陆随之带来的就是一场灾难,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我本来幸福的家被毁的家破人亡。是日本侵华毁了我们的一切血债血偿因此我要求日本赔偿我们所有损失。

 

童增、陈健二同志:
  读《读者文摘》第十期纪实文章《历史没有忘记》,使我这个82岁的老人激动不已,我全家在日军侵华战争时期有受害最深最悲惨的家史,现致书二同志,叙述于后。
  我是姜治南,女,汉族,1911年出生。今年82岁,籍贯江苏金山县洙泾镇(上海郊区)。父亲在该镇下塘街开小杂货店为生,父姜渭贤,母姜王氏,大哥姜杰子,大姐姜杏观,小姐姐姜巧官,我居四(即姜治南),大妹姜治新,小妹姜顺宝,小小妹姜顺荣。左邻顾备章,右邻朱宝奇。我于1931年毕业于江苏省立蚕业学校,即分配工作在苏州农业技术推广所,从事改良蚕种推广,与饲养。培训了二批练习生等工作。36年夏我在蚕事告一段落时回家探亲,时适值日本侵略军突然我家乡金山卫登陆,刹时陆海军空军一齐袭来,县城被毁一片瓦砾,民众死伤无数,幸我全家老小于混乱中逃往距县城10里多的黄桥村,我母亲的亲戚家中住下,当时以为可以逃脱厄运,可是随之而来家破人亡,兹将实情记录如下:
  ①我哥哥是公务员,在邮局供职,转移到黄桥后,因镇上熟人多,消息灵通关系为乡亲们通风报信,要是日军下乡,立即通知大家分散躲避,后他被日军认为是嫌疑分子,一天日军来黄桥清乡,姜杰子被抓去严刑拷打,日军不顾父母乡亲的苦苦哀求,第二天就在当地把他活埋了,父母嫂子痛不欲生,乡亲们挥泪叹息。
  后来乡亲们帮助我家为我大哥在洙泾近郊埋葬,立碑“姜杰子之墓”,以志纪念。
  ③我大妹姜治新原在临县松江工作。松江将沦陷,日军无恶不作,烧杀奸淫闯平民家抢财物。姜治新偕女同事二人姓杜与姓刘的绕道来到黄桥与家人同住,从不外出以免出事。这日我在邻村知道筹备蚕具工作,幸免于难。岂料这天日军1队来到黄桥,将民舍团团围住,见女性就奸淫,见财物就抢掠,包括我妹在内的三个女青年均未能逃脱,她们抗拒蹂躏,日军官以手枪威胁。事后三位女青年痛不欲生,欲投河自尽,三人连在一起,幸有同村人急忙救起,由于家人及乡亲们守护劝慰,才消除短见。
  3.我父亲姜渭贤因儿子惨死,妹妹又惨遭不幸,尔后患了神经分裂症,见人打人见物打物,实在不得已把他捆绑在床上。因我不能回家帮助料理,正在东藏西藏,病更严重,时呼喊我的儿子啊,及找我女儿(指我)以及小女儿……,半个月之后,凄惨的去世。我的姐妹小弟均于日军刺刀及炸弹下死去,可恨战争全家毁灭。
  ④1937年早春,我冒危险,以水路回苏州单位,那时上海亦将沦陷,京沪路线非常紧张,日夜炸弹枪码交声……不断,加上社会秩序紊乱,人心惶恐,局势已不可预料,单位决定疏散,每人发二个月薪资,各奔前程,我与同事巫君(扬州人)及张君(六合人)从苏州光福区出发,坐小船从太湖绕道到了苏北,时南京亦将沦陷,在此情况下,经人介绍,我与当时同是遣散的农技术人员薛某结了婚,就加入了战争逃往潮流,离乡背井,从蚌埠、徐州、武汉、宜昌到重庆,我们一起能爬上火车就坐,不能爬上就步行,每天七八十里,经两年时间才到重庆,历尽饥寒之苦。在重庆我们到难民收容所登记求职,久久无音信。为了活命,在北培乡间一所小学校里充当临时教员,又做临时工糊口,生活飘零。1946年流浪到四川达县市,后从事修配锁、手电筒提包新小件,以及修补机器等等小手业谋生,直至年老休业。
  特别要提到的是,丈夫老薛的前妻所生的一男一女,从逃难开始就寄养在丈夫的亲戚家里,一直未与我们一起生活,而时局动乱、经济来源不多,亦无法接济二个小孩,以致失学而四处流浪,曾进孤儿院、难民收容所,或在同学家东住西住,后来又听说日军烧杀中手上……。童年遭遇这样悲惨,虽归罪于父母,最终原因也就归罪于日本军阀侵华战争,他们再痛苦灾难、生活熬炼中直到解放,他们的受害经历当由经历人另行叙述,作为我们整个家庭受日军侵华之害的另一部分。好在解放后,姐弟两都参加革命工作,成为革命干部及著名学者,他们将以自己受害经历,参加到受侵略战争之害要求赔偿的行列中来。
  我的一家和一生,都被日本侵华战争毁灭了,回想受害之深,肝胆俱裂,我和我子孙们都万分痛恨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暴行。我母亲在1956年去世,治新妹与丈夫顾学才先后去世,如今我姜门中或者的我这一代老人,只剩下我一人。故乡像我这样年纪的也不多了,这部血泪史,我要记录下来,发表出去,以告诫后背永远要爱国,要记住这亿万人的受害历史。
  今读到上面提到的那篇文章,我为童增陈健等爱国青年,伸张正义的行动,激动不已。日本侵华战争造成的惨祸沉睡了半个世纪,我们通过受害索赔,一方面弥补创痛于万一;另一方面唤醒历史,对国人进行活生生爱国主义教育,以增强国人发愤图强建设四化凝聚力、战斗力,我们还要广泛宣传,以此教育后人。
  特一并寄来我的受害索赔签名和身份证复印件并致以一个八旬老人的崇高敬意。
  我现在通信地址:四川省达县市,地区妇幼保健所薛有为转,邮政编码:635000

八二老人姜治南手书
1992年10月16日

另外:女儿薛明仪是达县市缫丝厂工人,当我年老停业后我户口就迁到该厂。(因小儿到西昌工作,小女是支边青年)
现小儿调来四川达县市,地区妇幼保健所,我就跟他住了。

童增、陈健同志:
  我很支持母亲参加这一活动,看见了这篇文章后,立即推荐给她看,同时我也感激文章作者李佩钰同志和《读者文摘》杂志刊用这篇文章,越来越多的人关心这件事,这就说明你们很有成绩,祝你们事业成功。
  致
敬礼

四川省达县地区妇幼保健所薛有为

5

日本侵华时期受害者要求赔偿
签名 姜治南 1992年10月16日
现在住址四川省达县市地区妇幼保健所
薛有为收转

陈健同志:收到此材料后,请按信末地址回我一封信,另外还有什么要求(例如填表一类)
请一并告知,以免老人悬念。薛有为
10/16

s3757-e s3757-p1 s3757-p2 s3757-p3 s3757-p4 s3757-p5 s3757-p6 s3757-p7

其它(OT), 强奸(RA),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